乐乐梦游天国世界(二)

大陆法轮功学员口述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前文)我从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么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里面全是蛆虫。我还看见了地狱,地狱比地球大好几倍。

地狱里的生命太难看了,它们都在受着各种刑罚,哭叫着,刑具各种各样,恐怖极了。

一次在屋里我想仔细看看地狱,荷花姐用荷花簪一划,展现出地狱:大门口有个大鬼在把守,这个大鬼长得十分丑陋,大鼻子、大眼睛向外突出、大耳朵、大牙齿、大嘴、大胡子。我俩穿墙而入。地狱是一层一层的,每层外边都有大鬼在大门口把守。我看到了很多场面。有的地狱里的小鬼在用烧红了的针往恶人的眼睛里或手指上扎。有的小鬼将恶人的舌头拽出来用像梳子一样的刑具拉舌头,舌头拉下后放在盐水里。

还有的小鬼在剥人皮,剥皮时先用刀把肉皮切开一处,接着往下扒,恶人脸部的皮特别厚,皮扒完后就被扔进一个装满盐水和辣椒水的容器里。有个罪很大的恶人被小鬼用刀削他手指和腿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削,削一片撒些盐,削一片再撒些盐,肉削没了再把他的指骨和腿骨碾碎。有的罪轻的人被放在大蛇堆里,让蛇咬他。

我还看见了刀山、火海和油锅。刀山是刀组成的山,刀尖朝上,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恶人被小鬼推在刀山上,嗷嗷大叫,几天后肉烂没了,就剩下骨头。火海是火组成的海,里面的火就像海浪一样翻腾,罪人被小鬼扔进火海后,瞬间就不见了,连灰都找不着,只听一声声喊叫,罪小的人才下火海,如分赃或小偷小摸等。油锅很大,里面的油滚烫滚烫的,小鬼拿着一个底部带眼的方形容器,上面没有盖,只有四根绳,先将恶人放进去,再连人带容器一起放到油面烫恶人,一会提出来,然后再放入油面,再提出来,直至将恶人烫死。最后,小鬼将容器一翻个,把恶人倒入油锅,一会儿恶人就魂飞魄散。

我们接着往里走,我看见有一个大柱子,柱子上面有火,小鬼先将恶人的双手用链子锁上,再将他往柱子上一靠,恶人的身子就被烫出了花,这时柱子上有许多虫子爬到他身上,吃他的肉。有一层地狱里有一条窄路,路面插满匕首,刀尖朝上,恶人由小鬼拖着在上面走,走到路的尽头时下面是悬崖,悬崖底部插满了刀,也是刀尖朝上,小鬼让恶人往下跳,恶人不敢跳,小鬼就推他,推也不跳就见一个闪电把恶人击下去,摔在悬崖底的刀上。

有一层地狱里有个门,小鬼拎着恶人将门打开,眼前出现一个万丈深渊,深渊底部非常潮湿,也很阴暗,小鬼将恶人扔了下去,深渊里有许多大虫子,比大象还大,虫子的爪子长满了像针一样的刺,恶人一下来就被这些虫子用爪子插住,然后,虫子的头儿过来用像针一样的尖嘴扎进恶人的头顶,吸他的脑浆、血液和内脏,恶人嚎叫一会儿就死了,这时,所有的虫子张开大嘴,将恶人的躯体吃光,连骨头都不剩。看到这儿,我感到胸闷、恶心,透不过气来。

我们继续往前走,我看见一个地狱里的小鬼拿着两把一毫米薄的大斧子,这小鬼长得锯齿獠牙,眼睛似牛眼大,恶人被绑到一个大柱子上,这个小鬼用两把大斧子切恶人的肉,直至切死。还有一个恶人被固定在木板上,小鬼用刀将他的前胸切开,掏出他的心和肝,都是黑的,真是狼心狗肺,这恶人使劲嚎叫,然后小鬼把他内脏里的其余器官切碎,直至恶人死亡。还有一个大鬼拿着像电钻一样的刑具,只见小鬼拽来一个恶人,大鬼用电钻钻恶人的头部,恶人的脑浆立刻喷了出来,喷得大鬼、小鬼和恶人满脸都是。在有一层地狱里恶人由小鬼拖来扔进一个大泥潭里,恶人在泥潭里挣扎一会儿就不能动弹了,只剩下眼睛还能动时,无数只小虫子就爬进他的眼睛和耳朵里,再钻进他的心脏,将他的五脏六腑吃光。

一些恶人罪业深重,必须层层受罚,往往是一层的尸首留下或销毁了,另一层的身体被小鬼提走,进入下一层地狱,然后又一层身体被提走再拖入下一层地狱……。

在常人中做坏事的人比谤佛害佛之人罪轻得多,干了较多坏事的人与稍有谤佛言语的罪业等同,古时的人们在世时如果骂人过多者,下地狱时要被拉舌头,现在的人如果在世时只做了骂人的事,死后就不受刑了,因为地狱里太拥挤,小鬼们忙不过来了。

地狱里的小鬼们长著尖尖的指尖,腰间围着破布,身上的皮肤暗淡无光。

我不想再往前走了,就与荷花姐姐往回走。

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一颗大树,树上挂着三种纸:白纸、黑纸和黑白相间的纸,上面写满了人名。白纸上的人是自然死亡的,即寿终的,他们的罪业很小。黑白相间的人要看黑的成分占多少,黑的比例大,罪业就大,反之就小。罪轻者(一般指未参与迫害大法之人)要先到判官那儿判决,他们还有悔过的机会。如真心悔过还可转生成人。判断他们是否真心悔过是由一个大兽来认定的。这大兽大肚子、大嘴,嘴上长满了肉须,大兽爬到想悔过之人身旁,用耳朵贴住他的心脏听一会儿,如果此人真心悔过大兽就走开,如果说谎大兽就张开大嘴把他吞了,在肚子里用闪电将他击死。随声附和谤佛之人,因为不是真心谤佛,也给悔过机会。

在黑白相间的纸上,黑的成分多者一般多是谤佛之徒,而黑纸上的人全是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或极少数十恶不赦之人。这些恶人虽说阳寿未到,但小鬼们每天都去索他们的命。(现在两个黑白无常忙不过来,阎王爷就让小鬼去助阵捉人)目前小鬼们很忙。每提来一个邪恶之徒,小鬼便拿着通行证,直接送到第一层地狱的大门口,把守地狱大门的大鬼将手中的长矛往地上一戳,他身后的大门就“当”一声开了,恶徒便被送进去。

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与荷花姐姐一蹦,出了地狱。

我们在看地狱时,屋里的桌子也凑过来看,花儿也过来看。花儿看见小鬼在用刀切恶人,还以为正在做菜。

(待续)

(本文转载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乐乐是辽宁省某市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1岁,不久前的一个夜晚,她做了一个长梦,梦中她到了天国世界,也称快乐天国,还见到了地狱。第二天早晨醒来后记忆清晰,本文记录的是经她口述整理的梦中情节。
  • 难得周末无事,天气又那么好,约上几家朋友到湖边玩玩,还可以顺便给小朋友们拍照。于是2位爸爸、2位妈妈、2个baby、4个小男生,外加穆枫(摄影师)浩浩荡荡冲向湖边。

    六月初的加拿大还不是很热,太阳虽然高照,下午的气温才升到二十几度,但湖边沙滩上的游人还真不少,做日光浴的、遛狗的、玩球的、拍照的……当然水中更热闹:浅水区戏水的孩子、深水区的摩托艇和帆船,当然还少不了携子戏水的大雁。

    看到西人小朋友在水中玩的开心,身边的4个小男生也迫不及待的踢掉鞋子准备下水。为了配合拍照,穆枫也只好下水,这几块大岩石西面的水底都是圆圆的鹅卵石,有些表面还有青苔,踩在脚下感觉有些滑,湖水很凉但不刺骨,但决不是多数华人家长可以接受的程度。

    这时就很佩服西人,他们的孩子们就穿着短裤在水里扑腾,小baby都一样下水;华人家庭的孩子还没换下秋冬的长裤呢。

    男孩子们脾性各不相同,千千卷起裤脚就冲下水,3分钟之内裤子和袖子就湿了;呈呈和乐乐手挽著裤腿慢慢趟水;贝贝就先在水边徘徊,美其名曰:“我先适应适应。”

    在大家的鼓励下,贝贝也慢慢下水了,不过他很快就踩到青苔,坐到水中。这次贝贝表现得挺勇敢,几句安慰鼓励的话就让他把眼泪收了回去。

    至于华华,就缩在妈妈怀里,用小男高音唱出一串“不要、不要、不要……”并用高高翘起的双脚来表达他坚决不碰水、不离开妈妈怀抱的意愿。当然小妹妹就很乖了,外公抱着踩踩湖水,也都没有问题。后来人家自己坐在地上玩小石头也一样很开心。

    很快男孩子们就在叔叔的带领下在大岩石的东面开始了持续整个下午的“筑坝”工程。东边的水底都是细细的砂石,叔叔是整个“工程”的主力选手加技术总监,手拿一条枯树枝,很快就挖好了总工程量的80%;千千、呈呈使大力气挖,但是不太注重结果;乐乐不说话,但是坏掉的地方他都看得到,挖沙的同时都会很小心,不要弄湿裤子。

    看到细砂水坝被水一点点冲毁,家长们在岸上快乐的指点:“要用石头加在沙子里面阿……”,“不是放在上面啦,放水坝中间啦……”然后贝贝就会喊:“你们别都傻站着啊,快点挖啊……”,“快点捡石头啊……”最终还是叔叔捡到一条大树枝,加在水坝里面才阻止了水坝的全线崩塌。

    计划没有变化快,本来穆枫是打算拍到夕阳西下的,谁知叔叔给男孩子们买了雪糕,在吃出一身鸡皮疙瘩之后,今天在湖边清凉戏水就划上了句号。于是穆枫只好遗憾的和夕阳说再见了。◇

  • 《口是心非》(Duplicity)(近期推出),是茱莉亚罗勃兹从影以来吻戏最多的一部戏。
  • 看起来要色诱孔子并非易事,而戴着现代感十足的古典蓝色珠链帽也不轻松…
  • (大纪元记者王禹奚采访报导)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公立学校所有五年级学生于2009年5月20日至22日在斯特拉斯摩(Strathmore)音乐中心观赏了一场特别的演出,表演是由斯特拉斯摩音乐中心、国家爱乐乐团(National Philharmonic)以及蒙郡公校主办,负责演出的是皮奥特.加耶夫斯基(Piotr Gajewski)担任指挥的国家爱乐乐团。
  • 贝琪是一位平面和网页设计师,也是一位长笛演奏者。她表示:整台晚会非常地精美,包括其色彩、音乐、舞蹈和天幕等各个方面。“天幕让人心驰神摇,太美了。有的时候,我光顾的看天幕了,都忘了看舞蹈了。”天幕上的很多细节,特别是表现天国世界的很多景象,让她不由自主的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 端午节连续假日即将到来,金门县警察局今天宣布自27日起,展开一连三天的交通大执法,加强取缔行车违规,希望大家快快乐乐吃粽子,平平安安过端午。
  • 她说:“我觉得自己被美妙的音乐带动,触动心灵,就好像飞到天国世界去一样。我喜爱传统文化,神韵把中国文化融合在舞蹈与音乐之中,让演出赋予个性、生动,充满魅力。”
  • 老电影院“一元电影票”排队抢购活动,是否能把观众吸回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