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梦游天国世界(四)

大陆法轮功学员口述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快乐天国的第一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宫殿里,我知道以前曾住在这里。一进屋躺在床上,特别舒服。一会儿屋里的墙跟我说话:“你从哪儿来的?我怎么想不起来了?”灯回答说:“我知道她是从一个叫地球的地方来的。”花盆说:“地球是什么?能吃吗?”花盆里的土说:“也许能吃,但得剥开之后,里面有个仁。”灯说:“那个东西不能吃,吃了肚子疼。我听说那是个不好的东西。”我听着听着睡着了。在宫殿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墙及屋内的物品都和我说话、交谈,一点也不寂寞,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每天起床后想洗脸时,就有一盆水来到身旁,盆里的水化成两只大手给我洗脸,洗完脸,毛巾就自动过来给我擦干净,然后水盆和毛巾又飞走了。想梳头,木梳自己就过来了,给我梳头,一秒钟就梳好,十分漂亮,然后发夹自己飞过来插在头发上。吃饭时,你想吃什么,只要一想,马上就都在桌子上了,做菜时,菜自己就飞到水里去洗,洗完后又飞到菜板上,刀自己去切,然后菜又飞到锅里,马上盘子就去了,菜就倒在盘子里,又飞到桌子上。吃饭的用具全都飞到桌子上了。吃的食物特别香,有的像牛排一样,但都是植物的。吃完饭,碗就自动到水那儿去洗,洗完又回到原来的地方,整整齐齐的放在那儿,然后毛巾擦完桌子后飞到水里洗,洗完自己拧干又晾在绳子上了。

第二天中午,荷花姐姐把我的两个小童子香玉和净玉找来,我就带她们玩,她们跟着我,我走哪儿跟哪儿。

第二天下午,我又去祖母家,看见有人外出办事,把十个孩子放在祖母那儿,祖母出去浇花,十个孩子中有一个小男孩特别淘气,在祖母弯腰浇花时,他从后面用手打了一下祖母的屁股,转身走了,祖母一回头没看见他,然后祖母又浇花,这小男孩又出来了,一下子让祖母捉住了,祖母打他屁股,他乐了。过了一会儿,我看见十八妹樱花来了,她身边带着一群比她还小的孩子,她带他们爬树,她教他们像猴子一样的爬,她在树上扔下一个果子,砸在一个小孩头上,这小孩拿起果子与樱花互相打。一会儿这群小孩都学会了爬树。然后他们就在树上住,说树上好玩,他们把衣服脱下变成了被褥,他们的父母让他们下来,他们不下来,大人也就不管了。

第三天早晨,祖母起来想打扫院子,笤帚不想让祖母拿着它扫,想自己扫,于是笤帚自己就扫起院子来,扫累了它就在花坛边休息。祖母浇花时,笤帚用笤帚把打了祖母一下,然后又靠在了墙上,祖母一回头没看见;一会儿祖母又浇花,这回是假装浇花,笤帚又起来打祖母,祖母一回头把它捉住。笤帚挣脱祖母的手,跑回屋里藏到门后,等祖母回到屋里,笤帚一下子立正站好了。

第三天,是快乐天国的快乐节,头天晚上大家就开始准备了,我们到森林里摘水果,摘了许多筐回来。这天早晨一醒来,外面就特别热闹,其他的姐姐都来了,大姐叫彩云;二姐叫香云;三姐叫净云;四姐叫丽云;五姐叫紫云,这五个叫云的姐姐穿着白色的衣服。六姐叫虹霞;七姐叫白霞;八姐叫紫霞;九姐叫净霞;十姐叫云霞,这五位叫霞的姐姐穿着粉色的衣服。十一姐叫梨花;十二姐叫桃花;十三姐叫水仙花;十四姐叫荷花,十五姐叫百合花;十六姐叫梅花,十七是我,叫莲花,十八妹叫樱花,叫花的姐妹穿着随便。姐妹们都在挂灯笼,荷花带我去天上散花,有许多人在下面跳舞。鱼儿也来了,是飞来的,像海豚,一尺多长,海豚的头上喷出珍珠,他身边跟着几条与他一模一样的小海豚,都是他的孩子,他们身上都发着七色的光,非常明亮。树上挂满了金铃、金三角、金方块,等金饰物,还挂着水晶、宝石等七色装饰物。快乐节的夜晚,天空放着礼花,十分耀眼、明亮。

开晚会时我困了,就回宫殿里睡觉,等醒来时已回到人间。

* * * * * * * * *

后记:

我的名字叫乐乐,今年十一岁,出生时十斤重,大家原以为是双胞胎,结果不是。我生下后不哭,像个大孩子,医院里的婴儿服我穿着小。婴儿室的护士特别喜欢我,在我的脑门上点了个红点。第三天我就由外祖母抱回了家。因为我不哭不闹,乐乐呵呵,所以家人给我取名叫乐乐。

我的外祖母是位非常精进的老年大法弟子。我从小由外祖母带大,现在也与她生活在一起,我很小的时候就得法了,迫害发生后,我经常与外祖母一起出去发传单,我还向同学们讲真象。

荷花姐在天上给我显现的梅花,就是我的同班同学王玉(化名),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目前她还没得法(以后我会帮助她),平时我给她讲大法真象,她都接受。做完这个梦后,我将梦中情节告诉她,她非常相信,她对我说:“怪不得我小的时候总感觉自己飞著走,飞著上下楼,我告诉我妈,她不相信,还骂我‘胡思乱想’。 ”

荷花姐在天上给我显示樱花妹妹就是现在我舅舅家的小表妹,今年四岁。她特别愿意跟祖母(我的外祖母)在一起,她会背许多《洪吟》。一天她从幼儿园回来对祖母说:“奶奶,我背《神醒》,小朋友都听不懂。”她经常提醒奶奶发正念,有时也跟着一起发正念。

荷花姐在天上给我显示的百合花,我还不知道是谁,不过荷花姐后来又托梦告诉我:她住在外地,早已得法,而且做得很好。

(本文转载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宫殿住了三天,在这个快乐天国里,众生都高高兴兴的、快快乐乐的生活,无忧无虑,有一次宫殿里的墙说:“听说有悲伤,什么是悲伤,悲伤是啥?”花盆里的土说:“可能是高兴吧!”花盆说:“那何必叫悲伤呢?就叫高兴,悲伤的意思大概就是吃吧!”
  • 我从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么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里面全是蛆虫。我还看见了地狱,地狱比地球大好几倍。
  • 乐乐是辽宁省某市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1岁,不久前的一个夜晚,她做了一个长梦,梦中她到了天国世界,也称快乐天国,还见到了地狱。第二天早晨醒来后记忆清晰,本文记录的是经她口述整理的梦中情节。
  • 难得周末无事,天气又那么好,约上几家朋友到湖边玩玩,还可以顺便给小朋友们拍照。于是2位爸爸、2位妈妈、2个baby、4个小男生,外加穆枫(摄影师)浩浩荡荡冲向湖边。

    六月初的加拿大还不是很热,太阳虽然高照,下午的气温才升到二十几度,但湖边沙滩上的游人还真不少,做日光浴的、遛狗的、玩球的、拍照的……当然水中更热闹:浅水区戏水的孩子、深水区的摩托艇和帆船,当然还少不了携子戏水的大雁。

    看到西人小朋友在水中玩的开心,身边的4个小男生也迫不及待的踢掉鞋子准备下水。为了配合拍照,穆枫也只好下水,这几块大岩石西面的水底都是圆圆的鹅卵石,有些表面还有青苔,踩在脚下感觉有些滑,湖水很凉但不刺骨,但决不是多数华人家长可以接受的程度。

    这时就很佩服西人,他们的孩子们就穿着短裤在水里扑腾,小baby都一样下水;华人家庭的孩子还没换下秋冬的长裤呢。

    男孩子们脾性各不相同,千千卷起裤脚就冲下水,3分钟之内裤子和袖子就湿了;呈呈和乐乐手挽著裤腿慢慢趟水;贝贝就先在水边徘徊,美其名曰:“我先适应适应。”

    在大家的鼓励下,贝贝也慢慢下水了,不过他很快就踩到青苔,坐到水中。这次贝贝表现得挺勇敢,几句安慰鼓励的话就让他把眼泪收了回去。

    至于华华,就缩在妈妈怀里,用小男高音唱出一串“不要、不要、不要……”并用高高翘起的双脚来表达他坚决不碰水、不离开妈妈怀抱的意愿。当然小妹妹就很乖了,外公抱着踩踩湖水,也都没有问题。后来人家自己坐在地上玩小石头也一样很开心。

    很快男孩子们就在叔叔的带领下在大岩石的东面开始了持续整个下午的“筑坝”工程。东边的水底都是细细的砂石,叔叔是整个“工程”的主力选手加技术总监,手拿一条枯树枝,很快就挖好了总工程量的80%;千千、呈呈使大力气挖,但是不太注重结果;乐乐不说话,但是坏掉的地方他都看得到,挖沙的同时都会很小心,不要弄湿裤子。

    看到细砂水坝被水一点点冲毁,家长们在岸上快乐的指点:“要用石头加在沙子里面阿……”,“不是放在上面啦,放水坝中间啦……”然后贝贝就会喊:“你们别都傻站着啊,快点挖啊……”,“快点捡石头啊……”最终还是叔叔捡到一条大树枝,加在水坝里面才阻止了水坝的全线崩塌。

    计划没有变化快,本来穆枫是打算拍到夕阳西下的,谁知叔叔给男孩子们买了雪糕,在吃出一身鸡皮疙瘩之后,今天在湖边清凉戏水就划上了句号。于是穆枫只好遗憾的和夕阳说再见了。◇

  • 《口是心非》(Duplicity)(近期推出),是茱莉亚罗勃兹从影以来吻戏最多的一部戏。
  • 看起来要色诱孔子并非易事,而戴着现代感十足的古典蓝色珠链帽也不轻松…
  • (大纪元记者王禹奚采访报导)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公立学校所有五年级学生于2009年5月20日至22日在斯特拉斯摩(Strathmore)音乐中心观赏了一场特别的演出,表演是由斯特拉斯摩音乐中心、国家爱乐乐团(National Philharmonic)以及蒙郡公校主办,负责演出的是皮奥特.加耶夫斯基(Piotr Gajewski)担任指挥的国家爱乐乐团。
  • 贝琪是一位平面和网页设计师,也是一位长笛演奏者。她表示:整台晚会非常地精美,包括其色彩、音乐、舞蹈和天幕等各个方面。“天幕让人心驰神摇,太美了。有的时候,我光顾的看天幕了,都忘了看舞蹈了。”天幕上的很多细节,特别是表现天国世界的很多景象,让她不由自主的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 端午节连续假日即将到来,金门县警察局今天宣布自27日起,展开一连三天的交通大执法,加强取缔行车违规,希望大家快快乐乐吃粽子,平平安安过端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