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53)

柳江放排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素素)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三妹拉着小牛没命地跑,一直跑到江边,两人累得一下子瘫倒在岸边一排排的木头上,上气不接下气。就在他两要痛痛快快休息一会的时候,突然一阵长长的口哨,划破长空。两人本能地“弹”了起来,东张西望,他们惊奇地发现,两岸在移动,远处的山峰也在移动。天哪!他们上了一条长长的木排,长得望不到边际。而那一声口哨,就是放排开始的号令,伴随着隐隐约约的放排歌,长长的木排开始向下游漂去:

杉木杉木粗又长!
木排铺满三门江。
瑶家放排出山去,
漂过梧州,漂向广州,漂远方!

不管是去梧州,还是去广州,只要离开柳州就好。三妹和小牛干脆就留在木排上,随江漂流,两岸风光在晚霞中无限美丽。第二天早上,放排人发现了他们。
“喂,你们要去哪里?”放排人问。
“广东。”三妹回答。
“广东?”放排人问:“你们熬得到广东吗?”
熬?要熬著去吗?三妹和小牛互望了一眼。
“什么时候可以到达广东?”三妹问。
“什么时候?告诉你们吧,这个月底才到武宣,至于广东嘛,没有三个月是到不了的。”
三个月!太长啦,迟早会出事。三妹很清楚,她“冲击”衙门,“毁坏”公堂,官府肯定不会放过她。事实上,柳州的大街小巷现在已贴满了布告:

查得刘犯三妹,宜山下枧人士;
景龙三年出生,一贯刁蛮成性;
为人不守本分,败坏风俗人伦;
唱歌造谣惑众,为首聚众生事;
开元十七年秋,公然冲击衙门;
刺杀朝廷命官,砸毁州府公堂;
……

城里的人们议论纷纷:“天哪!冲击衙门!”“公堂都毁了!”“是谁被刺杀了?”“州官被杀了” “这必定是死罪呀!”
为安全起见,三妹和小牛离开了木排,上岸步行。两人一路走一路唱:
山中只有藤缠树,
世上哪有树缠藤,
青藤若是不缠树,
枉过一春有一春。

连就连,
我俩结交订百年,
哪个九十七岁死,
奈何桥上等三年。

经过几次生离死别,刘三妹和李小牛已经爱得死去活来,他们手牵着手,一边走一边唱,不知走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也不知唱了千首歌还是万首歌。唱着唱着,三妹突然发现自己能有意识地发出那“特别”的声音了。
一直以来,刘三妹觉得自己的声音与众不同,时而会有某种“威力”,否则就不会出现“大闹洞房”“新郎昏倒”之事。后来在凤山城外遇到老虎,三妹吓得大喊大叫继而昏死过去,醒来后却平安无事,还糊里糊涂得到“虎口里救出两少年”的美名。
这类事情反复出现,三妹已朦胧之中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某种“威力”。特别是高声喊叫时,那声音可以无止境翻高,一会尖刺如刀剑,一会浑厚如铜鼓;有时男声女声交替出现令人迷惑,有时像多人齐唱一人顶万人;那声音时而像闪电一样直冲云霄,时而像万马奔腾震动大地。但当时毕竟自己也一同昏过去了,所以只是怀疑而已。
在墟场外唱歌时,与莫老爷的队伍相遇,为免阿牛哥被莫管家抓走,三妹惊恐喊叫,竟亲眼看到莫家的人抱头鼠窜,那时三妹已完全肯定与自己的声音有关。只是过后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同样的声音。三妹觉得,那声音似乎是在特别愤怒或惊慌时才会出现。
昨天在衙门里,三妹再次亲眼看到自己的声音的“威力”:众衙役四处逃窜、纷纷倒地,莫老爷像无头苍蝇,桌椅翻倒、门窗破碎,州官撞到了石柱上,想不到连命也没有了。同样的,事后三妹极力回忆当时的情景,试图叫出当时的声音来,但做不到。
今天,三妹终于能控制那个声音了,能随时随地发出“威力”了,只要唱到高音时,舌头逐渐往后卷,声音也随之再提高,突然猛烈再翻高音,就会形成。
“我想不通,咳,咳。”小牛一边咳嗽一边说:“你在宜山被砍藤落水前,为什么不像这样喊叫呢?”
“我喊了,没用。”三妹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当时三妹喊了两声,在见到领头的打了个踉跄后就停止了喊叫。如果当时她继续喊叫,或许不是她落水而是那几个砍藤者落水。
“当时我在朦胧中有个奇怪的想法,”三妹回忆道:“我想既然要死了,何必在死之前欠下人命呢?”
“嗨!他们死总比你死好吧?”小牛说。
“但现在的结果是,我既没有死,也没欠他们的命债,这不更好吗?”三妹
“说的也是,咳咳!”小牛一边咳嗽一边点头。几天来,小牛一直在咳嗽,三妹认为那晚在木排上他就已经着凉伤风了,应该找大夫看一看。但小牛认为很快就会好的。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6-19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