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54)

官匪一家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梦子)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过了重阳之后,天气越来越冷,清早的路边都结冰了。三妹和小牛可没有带御寒的衣服,只得一路往南走,漫无目的地往暖和的方向走,只想走得远远的,没注意山高水险,豺狼当道。
“哪——里——走?”
一声吼叫,两人吓得几乎飞了起来,以为官兵来了。待到对方喊出第二句时,才知道来者是一群土匪,领头的是一位胖子:“留下买路钱,快!要钱不要命!”
“大哥啊!咳咳!”小牛一边咳嗽一边说:“我们身无分文,留条活路吧!咳咳!”
“看样子,他们不会有什么油水,连行李都没有。”一位小土匪说,语气略带失望。
“这姑娘倒是很有油水!”胖胖的土匪头,呆呆地望着刘三妹,垂涎三尺。
“嗨!不是说好吃素不吃荤,劫财不劫色的吗?”小土匪提醒道。
“废话!偶尔开开荤也是可以的。”土匪头挥着一把带环的大钢刀,那环在钢刀上旋转,发出呤呤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土匪头命令道:“把那男的绑起来,女的交给我。”
“不——行!”三妹提高嗓门叫了起来,声音越来越高,小牛突然意识到她要“发威”,机警地死死掩耳,迅速跑开。土匪们被叫声“刺”得抱头鼠窜,连滚带爬。
过了片刻,那土匪头慢慢醒来,仿佛看到两位同伴横七竖八地躺在身边。土匪头挣扎着想站立,但试了几次都起不来。就在他恍恍惚惚之时,赫然发现面前有一双绣花鞋,再往上是宽边短脚裤,似乎见过这裤子。土匪头继续慢慢抬头,妈呀!面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唱歌的女子,女子手力握著的正是自己那把带环的大钢刀。
“这下死定了。”土匪头闭上双眼,等待着脑袋搬家。
“哐当”一声,大钢刀落到了自己面前,只听那女子摔下一句话就离去了:“改恶从善吧!”

三妹和小牛继续走在南下的路上。
“我已经灵活掌握了。”三妹高兴地说。
“你是掌握了,咳咳!不过,以后叫之前,先提示我一下。咳咳!”小牛一边说一边咳嗽。
“好!”三妹应承,“但你要答应我,去看看病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第二天一早,路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都是民工。有的在抬木头,有的在打桩。还有监工在巡视,不时训斥民工,偶尔还可见到当官的走过。这时他们才发现,他们来到了一座正在兴建的城下。只是这座“城”比普通的城略小,是砖木结构。
“奇怪!他们为什么不唱歌?”三妹不解:“干这么重的活,不唱歌怎么挺得下去?”
“咳!咳!”小牛一边咳嗽一边说:“瓦锅不都是这样吗?听说去到北方中原,那里满大街都是瓦锅,如果你在那里唱歌,人们会像看猴子一样看你。”
“那谁受得了?不如死去算啦!”三妹说。
在他们看来,干重活又辛苦又单调,如果不唱歌解闷,根本干不下去。广西人都这样唱:“皇帝上朝要唱礼,种田辛苦要唱歌。”
既然是一座城,肯定会有能看病的大夫。于是,小牛在路边工棚里等待,三妹穿过人群进入正在兴建的城门,到里边寻找大夫。刚一进门,就发现木桩下有一位老人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胸前有被鞭打的痕迹。
“大、大伯,是谁把你打成这样?”三妹关切地问。
“监工打的。”老人强忍剧痛。
“为什么要打你?”
“不光是打我,这里每一个役工都被打过。”
“役工?”三妹心里一惊:“大伯,你们在建什么城?像皇宫一样。”
“你们大概是外地来的吧,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在建珍珠城。”老人吃力地说。
“珍珠城!这里是合浦啦?”三妹不敢相信。
老人点点头。
“建这么大个城来干什么?”三妹大惑不解。
“你有所不知。”老人说:“皇上每年要用很多合浦珍珠,干脆就建这样一座珍珠城,以后供皇室用的珍珠首饰就从这里加工出来。”
“真够苦的啦!”三妹说。
“这才是开头呢,更大的苦难在以后。”老人说。
“以后?”三妹问。
“将来珍珠城建好后就更苦了,许多人家就要被迫搬进去,世世代代不能出来,世世代代为皇室做珍珠,子子孙孙做下去。”老人说。
“为什么不跑呢?”三妹问。
“能跑的都跑了,就剩我们这些老弱病残的了。”老人说。
“大——胆!竟敢在这里偷懒!”一位当官模样的人突然出现在城上,恶狠狠地指著老人:“来人!给我绑起来打!”
几位监工闻声跑下来,其中一位胖胖的监工,一见到三妹就惊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原来这位胖监工,竟然就是昨天那伙土匪中的“土匪头”。刘三妹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天哪!这不是官匪一家吗?”
显然土匪头也认出面前这位姑娘是谁了,保命要紧!土匪头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跑什么——?”当官的咆哮。
“大人啊,惹不得啊!”土匪头一边跑一边叫,头也不敢回。
“什么惹不得?这是御用工地!谁人敢捣乱?”当官的暴跳如雷,从腰间拔出剑冲下来。
三妹本能地大叫起来,那叫声持续升高,两旁的小树微微颤抖,建筑木架摇摇晃晃,继而飞沙走石,大地震动,人们纷纷躲避逃窜。当官的失去平衡,捂著双耳滚下石阶,几位赶来救援的监工也抱着头颅四处逃窜。三妹的叫声,进一步升高,如万马奔腾,天崩地裂。这时,奇迹出现了:“轰隆隆”一阵阵巨响,巨大的城墙,随着建筑木架一起坍塌,卷起的尘埃像冲天的巨浪。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6-21 10: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