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56)

仙逝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素素)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李小牛怎么会死呢?
“离开柳州之后,他就开始咳嗽,”三妹强忍悲痛:“到了广东,就咳得更厉害,有时还吐血。”
“大夫怎么说?”蓝妈妈问。
“大夫先是说他得的是百日咳,后来又说他得的是肺痨。”三妹已泣不成声。
“肺痨!”蓝芬尖叫:“那是不治之症来的!”
原来,三妹带着小牛,跑遍广东四处求医,看了许多大夫和江湖郎中,没人能医好他的病,最后客死他乡,埋葬在阳春县的铜石岩下。带着阿牛哥的灵位牌,刘三妹周游各省,四处唱歌。从广东的阳春到湖南的冷水滩,从贵州的都匀到云南的丽江。三妹把歌声带到了村村寨寨,据说三妹所到之处,本来不会唱歌的村镇,后来都唱了起来。三妹漫无目的地走,无止境地唱,不知不觉中竟回到了广西。
大家聚精会神地听完刘三妹的经历,不觉天已大亮。
“我出去买早市,回来再和你商量下一步的事,”蓝妈妈严肃地说:“记住,不管怎么样,你得赶快离开这里,官兵不会放过你。”
说完后,蓝妈妈提着篮子走了,其余的人不愿离去,大家围着三妹问长问短。
突然,远处传来歌声。是一年一度的“三月三”都洛歌墟,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走!唱几首再说。”刘三妹终于抵挡不住诱惑。
一呼百应,大家兴高采烈地向都洛墟场奔去。

三妹的歌声再度响起:
唱过一山又一山,
唱过一滩又一滩,
唱尽人间的苦难,
唱到满山杜鹃开。

早起的农夫停下手中的活路听歌;还赖在床上的人推开窗户寻找歌声的来源,私塾里的学生停止了朗读。

蓝妈妈赶早市回来,提着满满一篮子的田螺和配菜,要为三妹煮一锅美味的螺蛳汤。蓝妈妈一边踩着听到的歌乐哼唱着山歌,一边盘算著怎样才能让三妹避开官府的耳目。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仔细听歌,蓝妈妈听出远处传来的是三妹的歌,不好!会出事的!“唰!”的一声,蓝妈妈扔下手中的篮子,朝着歌声的方向冲去。
晚了!蓝妈妈来晚了!当她到达水泄不通的都洛墟场时,已见到大队官兵包围上来。
“三妹快跑——!”蓝妈妈不顾一切地大声叫喊。
没等三妹反应过来,莫老爷的管家莫进财已出现在面前,显然他是引路的,身后的过江龙一声令下,众官兵向刘三妹猛扑过去。
三妹转身飞跑,像小兔子一样奔跑在熟悉的乡间小路上,把紧随其后的官兵拉开了一大段距离。跑着跑着,三妹渐渐感到体力不支,眼看官兵越来越近,三妹决定使出绝招。她停了下来,慢慢转身,做了一个深呼吸,突然大声喊叫。那声音好像五雷霹顶,直冲云霄,天摇地动。倒下一大片官兵,头破血流。后边的一看情况不妙,抱头捂耳,四处逃窜。
三妹赢得时间再次起跑,没多久,官兵们也重整旗鼓,紧紧追赶。
当官兵再次逼近时,三妹使出全身力气,再次狂叫,又倒下一片。
这样反复几次后,三妹已精疲力竭。
“前面是小龙潭,把她逼向龙潭,她怕水的,她无路可逃了!”莫管家大叫。
“对!”过江龙命令道:“你们轮番冲锋,别让她喘息,她会耗尽体力的!”
在官兵们的轮番冲击下,刘三妹显然越来越难“支撑”。
“好!车轮战术,定叫她插翅难飞!”莫管家一边说一边习惯性地点人中,突然,莫管家惊奇地发现,点住人中时,几乎听不到三妹的叫喊声。试了几次确实如此,莫管家高兴无比。
“按住这里!快!这里!”莫管家点着人中,大声地提醒过江龙。
过江龙愤怒地踹了莫管家一脚:“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些!”
莫管家几次想解释得明白一点,但过江龙都不与理会,加上要躲避飞来的砂石和杂物,谁也没空理会莫管家。最后,莫管家点住人中独自站了起来,迎著飞来的砂石和退下的士兵向前走去。过江龙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也试着点人中,确实有效。于是他也站起来,一手持刀一手点人中向前走去。过不了多久,所有的士兵都点着人中向前冲去。
望着步步进逼的官兵,刘三妹惊恐万分,她不知道为什么官兵们都手点人中,也不知道自己的“威力”为何失效。只见她一边拖着疲惫的身子后退,一边尝试变化音调,试图恢复自己的“威力”,但无论怎么变,都无济于事,毕竟她已精疲力尽。
三妹最后退到无路可退了:身后是深不见底的小龙潭。
望着四面围上来的官兵,三妹用尽最后的力气去叫喊,但叫喊声只能“吹”弯小树、掀起砂石,却阻挡不了手点人中的官兵。
三妹意识到已走投无路了,在官兵和潭水之间,她宁愿选择水,尽管她终生畏惧水。刘三妹大叫一声,纵身跳下小龙潭。“轰隆”一声巨响,掀起一阵巨浪,整个龙潭都在震动,人们四散逃去。
就在大家惊魂稍定,看着那漫出的潭水渐渐回流之时,突然,又一声巨响。潭中飞出一条红色大鲤鱼,带着一道红光。鱼背上载着一人,仔细一看,正是刘三妹。
载着三妹的鲤鱼在龙潭上空稍作停留后便向远空飞去,越飞越远,越来越小,最后消失。
就在目瞪口呆的人们回过神来,仰著的头也慢慢放下之际,大地微微颤动,潭水再次上漫。天空中那消失点又出现,越变越大,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是那条红鲤鱼只身飞回来啦,只见鲤鱼俯冲下来,身上的鳞片一块块脱落,鱼体渐渐变成一座小山向下冲来。
“轰隆隆——”小山重重地插在龙潭边。

斗转星移,时过境迁,唯有那红鲤鱼化作的石山——立鱼峰,仍耸立在柳州城中的小龙潭边。刘三妹的故事,连同她的山歌,代代相传。

(全书完)
                                    2007年7月30日于雪梨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6-25 10: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