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人的天国世界所见所闻(上)

大陆法轮功学员口述(整理)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我在家里,一下子感觉进入了一个西方人的那种“天国世界”(我本人对西方文化很陌生,只是原来从电影作品里接触过的一点),现在我回忆著把过程记述下来:

我看到两个“小天使”,他们引导着我来到他们的世界的。他们的形象至今在我眼前浮现:卷卷的头发金黄金黄的;眼睛翠蓝翠蓝的;浑身圆滚滚、胖嘟嘟的;背上有两个小翅膀,头上有个光圈;咧著小嘴向我笑;天真可爱的没法说。他们盘旋在我头顶上方,我伸手想逗逗他们,他们就躲开,然后再飞回来。

我在他们的引导下进入了那个世界,一路上看到许多西方人那种形象的天使有男有女,他们穿的是那种白色的袍子一样的衣服,朝我微笑并施以他们的礼节(一种很文雅的鞠躬),我单掌放胸前回礼,路的两侧到处是闪著光芒的奇异花草,也有些我说不出名的动物偶尔在不远的地方闪现,远处有条河闪著彩色的光芒,路的两边不时会出现白色的石桌、石椅,桌上面摆放有装着水果的盘子与盛着饮品(好像是果汁一样的东西)的罐子,有些天使会去取用,但不见消耗。整个世界看起来像是个大花园一样,一草一木都很那么精致并且散发着光芒,虽然这天国世界给我感觉是挺美好的,可我总感觉哪儿有点不对劲,总感觉少点什么。

这样我来到一座不高的山下面,白色的山但不同于现实世界的白,而且整个山都在释放着光泽。那两个小天使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山的顶部有三座建筑,中间的很大,两边各有一座较小的,三座建筑的样子都不相同。我走上山,右边这个建筑里有声音传出。我走过去一看,里面有张很大的半环形的桌子,室内有不少天使,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正对门坐着两个,他们虽然也穿那种白袍子,但袍子上多了装饰。我在门口听着,一个站着的天使为另一个站着的天使在辩解什么,感觉是一个天使犯了什么错了,另一个在为他辩解。我一想这是人家内部的事我不好多听呀,就朝中间那个大的建筑走过去了。这建筑很高大,雄伟,先是一排高大的柱子,好像两边各有大约二十根左右吧,具体我没数,对称排列。柱子后面是与柱子平行的过道,然后是大门,进了门正对着大门的对面放着一个有很高靠背的大椅子,两边对称的也有几张但是要小的多,室内墙壁上有许多彩饰与壁画,很漂亮,看不出是刻的还是画的。

这时我听到有人跟我打招呼,回头看到一个天使在向我微笑,好像是刚才右边建筑里正对门坐着的两个天使之一。我们相互施礼,我感觉他对我虽然陌生但并不奇怪,很礼貌的说:“我们的国度欢迎您的到来。”我说我是在人间修炼“法轮大法”的,不知道怎么就到你们这来了,他微笑着好像是知道。这时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他比我见到的其他天使要高大,头上的光圈亮度更高、两个硕大的翅膀收拢著垂在身后,构成他身体的物质是一种像透明的玉一样的物质(只能这么形容),整个身体有柔和光泽发出来,也穿白袍子,但颈间与腰间有金色的装饰物,手里拿着一根有纹饰的、金色的、不太长的棒子一样的东西。

我们沿路下了山,一边沿我来的路返回,一边听他介绍他们的国度,我记得他说他们的王好像是“莫尔思王”(读音)。他也说了他的名字,可我没记住,对我来说太绕口。他说他们的这个国度存在已经很久很久了,有六个最有能力的天使(他是其中一个)与众天使一起陪伴着他们的王,在他们这个世界里还有众多的其他的天国国度,而且相互也有往来,其他天国国度的王和天使也来会来他们这做客。不同的国度里的王有着不同的神力,“莫尔思王”的神力是通过他的祈祷可以使这个世界中的最神圣的花开放(我想这可能就是他从宇宙法中证悟到的他的理的具体体现)。在他印象里那原来的情景是永恒的美好、欢乐。但在后来他们国度的那些神圣的花就不再开放了,一些神圣的现象也不再出现了……,这个世界里的其他天国国度里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从那时起他们的王与其他天国国度的王一样不再欢乐了。天使们也问过为什么这样,“莫尔思王”回答他们说是“世界失去了恒定”。(待续)

(本文摘编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兼职
    在西方发达国家,超过60%以上的人除工资收入外,还会利用各种金融工具、独资或者合股经营赚钱。做个“小业主”被认为是最受人推崇的生财方式。目前在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除了自己的工作外,业余时间忙着打理自己的小产业。在朋友聚会上,眼下人们最热门话题就是怎样拥有一份自己的“小产业”。如果你还是除了上班就无所事事,那就落伍了!
  • 轻度台风“莲花”行进速度缓慢,依据中央气象局资料,莲花台风今天上午八点中心位置,还在鹅銮鼻“西南西方”四百公里海面,预估未来还是向北走,今天下午除了东部地区外,其它地区午后可能出现大雨或豪雨,气象局昨天晚上发布海上台风警报,至于何时发布陆上台风警报,还需观察。
  • 不知从何时起,在中华古国的上上下下流行开了一个荒诞离奇的被叫做“西方反华势力”的词句,还有与“西方反华势力相勾结”等等诸如此类的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论。很多迎合低级趣味的二流子、人渣滓和一些御用文人总是喜欢使用这些字眼来诋毁正直和善良的人们。在四川地震灾区,因为豆腐渣校舍而死难的学生家长进行抗议活动的时候,也有人窜出来胡乱地叫嚣,硬把这些讨说法的学生家长与所谓的西方反华势力挂勾。
  • 卖火柴的小姑娘和卖灯草的老大爷都是不幸的弱者,一个是西方世界的童话,一个是“和谐盛世”的现实,似乎不好类比。但他们追求光明和温饱的希望都被无情粉碎,却是并无二致的同样遭遇,故而一样地使人潸然泪下、歔欷不已。但,小女孩的“幸运”是终于见到最爱她的奶奶,老人最不幸的是看见了号称“妈妈”的狼外婆。
  • 在快乐天国的第一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宫殿里,我知道以前曾住在这里。一进屋躺在床上,特别舒服。一会儿屋里的墙跟我说话:“你从哪儿来的?我怎么想不起来了?”灯回答说:“我知道她是从一个叫地球的地方来的。”花盆说:“地球是什么?能吃吗?”花盆里的土说:“也许能吃,但得剥开之后,里面有个仁。”灯说:“那个东西不能吃,吃了肚子疼。我听说那是个不好的东西。”我听着听着睡着了。在宫殿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墙及屋内的物品都和我说话、交谈,一点也不寂寞,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 (大纪元记者李天宇编译报导)BBC日前刊文分析全球经济萧条的主要原因。文章认为造成金融危机的原因是所谓的“杠杆借贷”(Leverage)。西方大银行迅速地创建了一条链接东西方的金融高速公路,将包括中国、俄罗斯和中东在内的东方经济体快速增长的储蓄资金借给西方的购房者和企业等消费者,造成西方过度的借贷。以美国和英国为例。如果将个人、企业和公共部门所有的贷款加在一起,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竟高达300%,为历史最高记录,远远超出了其所能承受的能力。以目前很低的利率计算,仅利率支出就高达GDP的20%,当然这还不包括数以万亿美元计的本金偿还。
  • 马勒戈壁国有一辽阔的大草原。多少年来,草原上的各种动物自由自在的生活在那里。六十年前,有一群狼、狈、鹰、犬、河蟹、蛤蟆等动物从西方来到了这里,强行霸占了大草原,并设立了动物管理局对草原上的动物进行管理。
  • (中央社记者杨一峰台北17日电)台北市长郝龙斌今天接受广播节目专访时表示,最简单的环保方式就是吃素,而台湾吃素的条件比西方要强了许多,而吃素可以从一天吃一餐素开始。
  • 我在宫殿住了三天,在这个快乐天国里,众生都高高兴兴的、快快乐乐的生活,无忧无虑,有一次宫殿里的墙说:“听说有悲伤,什么是悲伤,悲伤是啥?”花盆里的土说:“可能是高兴吧!”花盆说:“那何必叫悲伤呢?就叫高兴,悲伤的意思大概就是吃吧!”
  • 【大纪元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田野多伦多报导)2009年6月15日,多伦多国际电影节集团(TIFFG)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其地标性建筑电影中心Bell Lightbox将于明年正式落成。届时,它将放映包括华语在内的不同语种影片,使西方人进一步了解东方文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