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人的天国世界所见所闻(下)

大陆法轮功学员口述(整理)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随后的日子,“莫尔思王”经常独自祷告。直到有一天“莫尔思王”召集并告诉他们说:他的“父”告诉他说上界天国也都失恒了,“大造物主”要到地上去从新恒定所有的世界,他的“父”要跟随“大造物主”下行去地上,求“大造物主”从新恒定自己的国度。这时他们这世界里的很多的王都得到类似的启示,他们聚集到一起商议,最后决定从这些王中选出一批使者(他们的叫法)去地上,去向“大造物主”求得恒定世界的方法,“莫尔思王”是其中之一。

当“莫尔思王”要离开时,他们天国内所有的天使都流着泪跪求跟随“莫尔思王”去,莫尔思王告诫他们说:“你们千万不能去,你们去了就会迷失,‘大造物主’一定会帮我们恒定世界,并送我回来,你们在这里等着我。”然后“莫尔思王”与其他国度的王就下行去了地上。从那以后他们时时思念着他们的“王”,而他们所能做的只是祈祷,期盼着他们的王早点回来。

他还告诉了我他们的王及他所认识的其他王现在的情况。“莫尔思王”与另一个“王”在地上的俄罗斯,一个在荷兰、一个在丹麦。这时他已送我到他们国度的大门口了(来时我没记得怎么进来的,也没记得有大门。现在才看到那是直耸天际的白色的大门,形态跟咱们东方世界的门不同),站那里我回头想再看一看他们的国度,先前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又来了,但又说不出哪儿不对。那天使好像是读懂我的思想,说:“你所感觉到的我们国度缺失的是欢乐,自从我们的王离开后,我们国度里连一草一木都再也没有快乐过。”这时我也读到了他的思想──“求大造物主怜悯他们的王不要迷失在地上并送他回来。”同时也感受到他思想里的那种期盼的悲苦,于是我对他说:“我的师尊正在人间开传宇宙大法挽救整个宇宙天体。我的师尊慈悲一切众生、救度一切众生,也包括你们的王。而且大法在地上俄罗斯、荷兰、丹麦等很多地方都已开传,你们安心等待吧。”

我向他告辞离开了他们的国度,信步走着回忆师尊讲过的法。我正想着有一道光从我头顶上方射下来,我抬头看去天空就像平行的裂开一样,并显露出上面的天国世界,再上面还有、再上面还有(只能这样形容),只是一层比一层更大、更透明、更光亮,离我最近的这层我看的比较清楚,并显现出几个“神”(因为从形体到装束与这儿的天使差异很大,我只能称他们为“神”吧)。他们正注视着下面,从他们的目光中我读出那是“期盼”,我想他们也正期盼着他们的主或王的回归吧。这时那道光收了上去,天也复合如初。我的思想也瞬间回到现实。

(本文摘编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我在家里,一下子感觉进入了一个西方人的那种“天国世界”(我本人对西方文化很陌生,只是原来从电影作品里接触过的一点),现在我回忆著把过程记述下来:
  • 兼职
    在西方发达国家,超过60%以上的人除工资收入外,还会利用各种金融工具、独资或者合股经营赚钱。做个“小业主”被认为是最受人推崇的生财方式。目前在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除了自己的工作外,业余时间忙着打理自己的小产业。在朋友聚会上,眼下人们最热门话题就是怎样拥有一份自己的“小产业”。如果你还是除了上班就无所事事,那就落伍了!
  • 不知从何时起,在中华古国的上上下下流行开了一个荒诞离奇的被叫做“西方反华势力”的词句,还有与“西方反华势力相勾结”等等诸如此类的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论。很多迎合低级趣味的二流子、人渣滓和一些御用文人总是喜欢使用这些字眼来诋毁正直和善良的人们。在四川地震灾区,因为豆腐渣校舍而死难的学生家长进行抗议活动的时候,也有人窜出来胡乱地叫嚣,硬把这些讨说法的学生家长与所谓的西方反华势力挂勾。
  • 卖火柴的小姑娘和卖灯草的老大爷都是不幸的弱者,一个是西方世界的童话,一个是“和谐盛世”的现实,似乎不好类比。但他们追求光明和温饱的希望都被无情粉碎,却是并无二致的同样遭遇,故而一样地使人潸然泪下、歔欷不已。但,小女孩的“幸运”是终于见到最爱她的奶奶,老人最不幸的是看见了号称“妈妈”的狼外婆。
  • 在快乐天国的第一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宫殿里,我知道以前曾住在这里。一进屋躺在床上,特别舒服。一会儿屋里的墙跟我说话:“你从哪儿来的?我怎么想不起来了?”灯回答说:“我知道她是从一个叫地球的地方来的。”花盆说:“地球是什么?能吃吗?”花盆里的土说:“也许能吃,但得剥开之后,里面有个仁。”灯说:“那个东西不能吃,吃了肚子疼。我听说那是个不好的东西。”我听着听着睡着了。在宫殿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墙及屋内的物品都和我说话、交谈,一点也不寂寞,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 (大纪元记者李天宇编译报导)BBC日前刊文分析全球经济萧条的主要原因。文章认为造成金融危机的原因是所谓的“杠杆借贷”(Leverage)。西方大银行迅速地创建了一条链接东西方的金融高速公路,将包括中国、俄罗斯和中东在内的东方经济体快速增长的储蓄资金借给西方的购房者和企业等消费者,造成西方过度的借贷。以美国和英国为例。如果将个人、企业和公共部门所有的贷款加在一起,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竟高达300%,为历史最高记录,远远超出了其所能承受的能力。以目前很低的利率计算,仅利率支出就高达GDP的20%,当然这还不包括数以万亿美元计的本金偿还。
  • 马勒戈壁国有一辽阔的大草原。多少年来,草原上的各种动物自由自在的生活在那里。六十年前,有一群狼、狈、鹰、犬、河蟹、蛤蟆等动物从西方来到了这里,强行霸占了大草原,并设立了动物管理局对草原上的动物进行管理。
  • (中央社记者杨一峰台北17日电)台北市长郝龙斌今天接受广播节目专访时表示,最简单的环保方式就是吃素,而台湾吃素的条件比西方要强了许多,而吃素可以从一天吃一餐素开始。
  • 我在宫殿住了三天,在这个快乐天国里,众生都高高兴兴的、快快乐乐的生活,无忧无虑,有一次宫殿里的墙说:“听说有悲伤,什么是悲伤,悲伤是啥?”花盆里的土说:“可能是高兴吧!”花盆说:“那何必叫悲伤呢?就叫高兴,悲伤的意思大概就是吃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