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湖北石首万人抗暴案(1)

6.20湖北石首万人抗暴 民众打跑警察。(大纪元资料图)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2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直播节目。前两天在湖北石首县发生了一起万人抗暴案,我们看一段很短的影片,看看您觉得这是个什么情况?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视频播放)

是的,您没有看错,一开始显现出来的是数千名的抗暴部队进驻,其中有两次,有上万名民众把这些抗暴部队打退。到底他们这么多人出来是抗什么样的暴?这些武装部队是来做什么的?结果只是为了一具尸体。

那么到底这是什么样的一具尸体,整个案情又是怎么样的呢?让我们再来看一段详细的影片,介绍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我们接着进行今天的讨论。

(影片播放)

记者:6月17日晚间7点30分左右,湖北石首市永隆大酒店一名23岁的男性厨师涂远高从酒店三楼坠下,当场死亡,当地警方前往调查后,声称涂远高死前留了一封遗书,说明自己悲观厌世而自杀。

这项调查结果引发了民众相当大的反弹,因为坠落现场没有任何血迹,再加上尸体伤痕累累,一些伤口早已凝固为血块,让人怀疑涂远高在坠楼前已经被人杀害。有民众把涂远高的尸体拍照存证,并指出他的头上甚至被钉上钉子,而且下体被捏碎,惨不忍睹。

令人更为怀疑的是酒店的态度,这场离奇命案发生后,酒店就大门深锁,老板也避不见面。不过,6月18日,死者的家属突然接到酒店的回复,指示家属如果承认涂远高是自杀身亡,可以获得人民币3万5千元的赔偿,如果不承认,当天晚上就会把遗体送往殡仪馆火化。而警方的口径和酒店一致,同样强迫家属速速将遗体火化。

死者涂远高的父亲坚持要查清死因,拒绝火化,他在酒店放置了煤气罐,表示要与这些抢他儿子尸体的人同归于尽。民众同情涂家的遭遇,逐渐围观的人数越来越多,不断往酒店外围扩增。

6月19日凌晨,警车和殡仪馆的车到达,企图把涂远高的尸体搬走,将近两千民众堵在酒店门口阻止,但是警方过没多久再度返还酒店,并开始对民众殴打抓捕,有十多人因此受伤并被抓进了看守所。这一次民众的愤怒反抗情绪达到了最高点,前来声援的民众人数突然暴增。

石首市居民陈女士:那个屋子里面全部放了煤气罐,如果这些人进去,他就把煤气罐全部点燃,他们就不敢进去。来了这么多官兵他没的办法,从永隆宾馆一直到我们农业局的位置,大概有几百米,一直到现在还有1、2万人在那儿围着看,全部是满的,已经制止不下来,5、6万人他们都说不止,乡下农民全部搭车来。

记者:数万人向警方丢掷砖块、石头、啤酒罐,并掀翻了警车、消防车,双方间的冲突一直持续到了20日的早晨,当局出动武警使用催泪弹和高压水柱镇压,然而突如其来的一阵雨导致催泪弹无法起到作用。

石首市居民王先生:当时公安局、派出所就想把尸体给弄去火化,当地老百姓很愤怒,就把警车给掀啦,现在还有很多人,那是成千上万,武警全都来了,但都没用,把车掀了,老百姓还在叫好,全部在鼓掌。当地老百姓是自发的,没有什么组织之类的,它有两条主要干道已经全给封了。

记者:还有目击者说,这次参与反抗的包括妇女和小孩,她们在街头勇敢的与武警对攻,有些妇女边哭边打。涂远高的死亡触发了另一条神经,揭开公安局和永隆酒店的关系不单纯,据知情者说,公安局长、法院院长夫人连同酒店老板走私贩卖毒品,而这件事情被涂远高发现,也是导致他惨死的原因。

6月20日晚间,当局不断在街头向市民广播,如果民众再不撤退,后果将自行负责。有大批民众不断在互联网上留言,猜测、担忧将有大事发生,有可能演变成另一个六四屠城。

6月21日凌晨约4点50分,涂远高的家属被迫交出尸体进行火化,据说还有民众赶往火葬场路上拦截,但情况不明。

据报导,永隆酒店在1999年也曾发生类似案件,当时一名女性怀疑是遭到强奸后被人丢下楼。中共地方政府和警方不当处里刑事案件,因而爆发万人以上的警民冲突,在这两年已经屡见不鲜,有评论指出,当“权大于法”的作风把民众压到底线的时候,更多的镇压只会引来排山倒海的抵抗。

(影片播放完毕)

主持人:非常谢谢各位观众朋友今天跟我们一起参与这个话题的讨论,我们今天谈的是“湖北石首万人抗暴案”。欢迎各位观众朋友拨打我们的电话646-519-2879,Skype:RDHD2008。中国大陆的免费电话是4007087995-8991160297。

我们今天现场的两位特别来宾,第一位是“中国和平联盟”的唐柏桥,唐先生您好。第二位是我们中国时政专家,也是资深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嘉宾:元庆好。

主持人:欢迎各位朋友拨打我们的电话跟我们讨论。我们刚刚看了一段很长的影片,很详尽的介绍了情况,但是很多观众朋友可能对这个事情还不了解。这个事情的起因就是这个厨师从酒店掉下来,官方说他是自杀。我们是不是可以稍微描述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为什么这么多老百姓他们认为这不是自杀,为什么官方一来就说他是自杀,又有什么样的疑点,横河先生您是不是可以讲一下?

横河:我觉得这个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其实第一天我看到第一条消息后,我还没有认真的把它当做一件事情看,因为就是一个人从楼上掉下来死亡,然后没有其它任何消息,但是显然当地的人不这么看,当地的人认为这是一件大事情。

也就是说知道的人只是认为酒店摔死一个人,但是当地的人却把它看的很深,因为知道这个酒店的背景,知道这个酒店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以及当地地方官员对民众这种压迫。当地的官府也知道这是件什么事情,所以紧跟着事情就爆发出来了,爆发出来以后,各地都知道了。

所以最关键的问题是,第一、这个酒店长期以来是一个黑窝;第二、这个酒店有县公安和县政府的背景在里头,这是一个县级市;第三、长期以来盘剥老百姓,以前还有过案例,也就是这个案子结束以后,我们不是看到说又发现三具尸体吗?所以长期以来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是黑窝。那么这个事情发生的过程,也确实很值得推敲,怎么会发生有上万名的武警到来,这是值得讨论的。

主持人:是,唐先生您认为呢?

唐柏桥:用四个字就可以形容石首这个事情,这不是一个“偶发事件”,中国有一句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说这个事情是一个积累过程。比如在美国偶然发生这样事情,就算是一个个别的冤案,也不会激发起民众这么大的怨气和愤怒,就是因为已经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比如永隆大酒店,几年以前发生过一个少女离奇死亡,后来也一再发生类似情况,所以老百姓都在传,在当地茶前饭后都在谈,对这个东西已经深恶痛绝了,只是说没有一个爆发点,所以这件事一出现以后,它就有了一个爆发点。再加上当局总是有那种僵化的思维,它总是采取一种好像要把这个事情掩盖掉,欲盖弥彰的做出这种姿态。

它不知道怎么按照正确的方向去处理,总是按照错误的思路去处理,而这个错误的思路刚好又让老百姓更反感,等于火上浇油了,这样的话就造成了民愤沸腾。石首是个县级市,总共才不到10万人口,也就7、8万人口,但是有7万人上街,连政府都承认有5、6万,当然也包括一些乡下的。

也就是除了政府官员,重要的政府官员、公务员,因为他们那里也动员了,所以公务员不要去,可能除了那些公务员和政府官员、机关单位以外,其他能来的都来了,所以刚才影片上面都介绍了,妇女、小孩都出来了,妇女小孩一般是不会管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良心上实在感到过意不去了,就是说他感到已经非常愤怒了,他才会这样行动起来。

有一点像89年军队开枪杀学生以后,有一些老太太就跪下来求那些军人不要杀学生,结果他们把老太太也杀了。不是有一些军人也被吊死了,被烧死了,就是那种极端的反应。老百姓根本看不下去了,你把这个老太太都杀了。所以这个事情呢,后续虽然会把石首这个事情镇压下去了,但是我们可以预见更大规模的这种所谓强势抗暴或是其它理智的抗暴还会风起云涌。

因为这个事情中共并没有用正确的方法处理,比方说严惩凶手把这个法院院长的夫人,把公安局长绳之以法。哪怕就是跟邓玉娇的案子比起来,处理的是更恶劣。所以我想的话这样子只会激起更大的民愤,然后下一次比方说在重庆、在长沙发生类似的事情,那长沙的人重庆的人肯定也会像石首一样起来。

主持人:这个案子的本身,我们看到有7万人,因为根据他们的估计最起码是4万人以上,有人讲有7万人,这么样大规模的群众在很短时间起来的话,是不是在近年来是很罕见的?

横河:在这个地方其实是很罕见的,石首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以前只是一个县。现在后来提升县级市,县政府所在地就是几条街,非常小的一个地方。

但是这一个地方有一个特征,就是这种小地方大家都互相都是认识的,像大城市很多人不认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个地方呢,就是一讲这个大酒店,人人都知道,一讲这里的厨师,也许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认识他,所以这一下子民众就可以聚集起来,而且地方小,所以不需要用很多的这种通讯方式把别人召过来,大家一传人家全都过来了,就这几条街,一开门问什么事?就都去了。所以反应速度特别快。

另外一方面,警察这一方面,就是政府这一方面,也在不断升级,很有意思的是,最早的时候17日出事的,18日这一天跟他家里的人商量谈判,谈判的结果就是给三万多块钱,你就算了,把他烧掉。

不然的话,政府就要出面抢尸了。大家不同意就守在那里,所以从19日凌晨开始一直到20日这一天,实际上是来来回回的抢尸。那么警方调动越来越多,先是从荆州调动武警,荆州是它的上一级,然后紧接着就从省里面调武警。

所以最后是由省长,省委书记,这是比较罕见的。由省长,省委书记直接到达石首,就地指挥,因为来了上万武警,地区没有这么高指挥权可以动用武警的指挥系统。我觉得可能有一点像美国的国民警卫队,就是省一级是有权调动的,调动一万名武警。所以最后就升级到一个准军事部队,实际上是一个军事部队。所以这是一场军事行动,而不是一般的民众的和政府之间的纠纷了。到后来已经发生发展成军事行动了。

主持人:那么像这么大一个不管是军事行动,因为我们看到人民对抗,我们刚刚在里面也看到,这个人民他起来打,刚刚唐先生提到了“六四”,跟这个事情的对比。就是在今天这个情况里面,这么多的民众他们也是勇敢站出来击退武装部队,听说这个击退了两次。

唐柏桥:对,他这个,刚刚横河先生我补充一点,这一次的镇压力度还不是很紧,因为即使调动的话,现在披露出来,从湖南也调了,广西也调了,河南也调了。所以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到就有四个省调了部队,就是在湖南据说就调了将近一个师,做为后备。


石首数万民众抗暴事件中愤怒的群众将警车掀翻 (网络)

就是说你看现在整个架式是,公安基本上已经是靠边站了,没有任何作用,当地的武警一下就被打走了。所以清场的时候他其实是全部都是用外地的,我跟当地有联系,当地的人说全部是讲外地话的,根本就当地人听不懂,什么原因呢?

所以甚至他们有煽动说那个尸体是法轮功学员,就是他们想用一切卑鄙的方法挑拨受害者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是用当地的武警的话,或当地的公安的话,说难听一点他们就是消极怠工,也就是罢工。

他们自己都深恶痛绝,下不了手,他们就像刚才横河先生说的这是我们乡亲父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像吉首一样的,吉首的公安都说我们军民一家,因为他们也是集资案的受害者。这个事情也是一样,也是我们石首的普通老百姓受欺负,一般的公安他想我也是普通老百姓。

尤其是一般的武警,地方的武警,所以他们被迫的要从外地调,现在有一个现象,在全国各地都是一样,只要有上万人以上的,基本上是要从外地调,从外地调的话那就是中央一级的,所以没有中央政治局那一级拍板的话,或是周永康以上拍板的话,湖北省委书记是不能到湖南调武警的,或者是调军队的,尤其是军队那是中央军事委员会,或者是国家军事委员会。

所以这个事情的话,我觉得我们不能把它看成是地方事件,就是中共所有的罪刑,所有的做的不对的都要谴责的,从上到下都是要谴责的。

而且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可以看的到中共现在所采取的方法,就是这种方法,就是它与民为敌,然后采取欺骗、哄骗、恐吓,还有利诱,各种方式来把它们这个已经无法维持的政权,来想办法来延续寿命。你比方说是浙江大学(杭州阔少胡斌当街飙车撞死浙江大学青年才子谭卓的事件)赔款134万。

这一次为什么只赔3万5千元,因为这里的是农民,这里的人是小地方的人,浙江大学是大地方的人。就像是亮价,就像是卖东西一样的,跟你讨价还价。假如我们不知道真实情况,假设他头上真的钉了四个钉子的话,那是一个谋杀案。如果是谋杀案的话,你想赔3万5千元了事,跟刚赔不久的浙江大学的134万比,差太远了。

那也说不过去,我要是石首人我也不答应,那你太小瞧我石首人了。我跟浙江人的命就差几十倍吗?所以他就是这样草菅人命,所以我想这个事情的话,我们要从这个高度去看,这就是为什么中共中央在情况这么清楚情况下,不去惩治这些凶手。

比方说邓玉娇案,你看全国民意那么强大的压力下,他就说好像有一点被民意击退了,但是他没有去把黄德智抓起来,没有去处罚邓大贵。或者是民事去惩罚他,现在反过来邓玉娇还面临着被民事起诉,因为他判他有罪了。邓大贵家人是可以去民事诉讼邓玉娇的,如果他家里死人的话告他100万都告的来,那邓玉娇就算放回了,就算自由了,他这一辈子可能也背负着巨大的债务。

所以这些东西我们都应该看到,而现在是一样子,你看永隆酒店那么黑,刚才横河先生说了又发现什么三具尸体,很多毒针,打毒品的针。你也不是医院,那出那么多东西来,这个是全城市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为什么事情闹的这么大了,闹到中央去了,为什么中共中央的人就没有人可以力挽狂澜。说这个事情我一定要处理对一次,哪怕有一次对,但是为什么没有?这个才是关键。我理解的最大的关键在哪里?因为它觉得这口子不能松,因为一松,从上到下全是黑。

就像这次深圳市市长许宗衡,现在你只要一查下去,就会发现任何一个中共的官员都是黑的不能再黑,如果再往下查的话,更黑。然后一直查下去的话,中共这个政权就跨了。老百姓就会唾弃它们,所以它必须把真相盖住,就像邓玉娇这个案子一样,哪怕我把你放了,但是我这边绝对不能动。我们现在要呼吁老百姓一定要把真相追到底,不能说放我自由了我就算了。本来就是应该自由的,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我们要启发老百姓。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湖北石首万人抗暴案(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湖北石首万人抗暴案(下)(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6-27 1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