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失落的瑰宝 日本皇女佛门路

任子慧

新纪元周刊第124期【艺术文化】栏目 (2009/06/04刊)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8日讯】一个特殊的展览揭开了古时日本皇家女的特殊命运。令人惊讶的是,在悠久的皇室历史中,承载着皇家与佛家的一段悠远流长的缘分。

“被遗忘的历史瑰宝”近期在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展出。这个展览呈现给现代人一段被历史埋没而仅存的十三所“尼姑庵”,这些寺院初代及承传的住持多是皇女或与皇族有关的女性。

这些文化瑰宝向人们揭开了古代公主皇女命运的神秘面纱,让人一探古代皇女的生活方式,并重新认识日本皇族与佛门的不解之缘。

中世纪到江户时代期间,当皇女幼小的时候,身为父王的天皇就已经为女儿安排了神圣的修行之路。差不多到学龄前时期,这些小公主将如出嫁带嫁妆般、喜气洋洋的踏入佛门。由于年龄尚小,一并带入寺院的“嫁妆”样样俱全,带有皇家独有的贵气,寺院宛如一个小宫廷,同时也倍增寺院的神秘色彩。

起源于七世纪的尼门迹寺院,一八六七年明治维新时期被当时的政府发令将佛教与神道强行分离开,将神道国教化,日本变成了一个信仰神道的国家。当时强制废除佛教,并发出皇女出家的禁制令,在没有皇家的庇护及财政资助下,尼门寺难以维系。如今在极力修复下,尼门寺仅剩下十三所,主要集中在京都及奈良,而仅存的珍贵物品有一百八十件。


灵鉴寺书院建于十七世纪后期,门画可以看到《官女唐子游图》的部分。书院是皇女入寺后的基本生活空间。(摄影/金井杜道)

在战火中,不论环境如何艰难,这些皇女住持们都完好地维护了宫廷中原有的美术、文学以及高尚的传统文化,然而如此珍贵的历史文化,却已经被人遗忘,而发掘此文化瑰宝的却是一个美国人。

重现皇女精神世界

“被遗忘的历史瑰宝”不仅吸引众多民众,天皇家族也分别前往观赏。明仁天皇流露出很怀念的神情,告诉周围人这些玩具是怎样玩的,曾经游玩了哪些地方等。当平民出身的皇后美智子浏览一些玩具的说明时,天皇则向她解说他很熟悉的玩法。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研究日本中世纪历史的准教授横沟女士说:“展品勾起天皇小时候的记忆。”

另一位民间出身嫁入皇室的太子妃纪子问了一些问题,也让夫婿二皇子文仁亲王和其他皇室成员,掀起童年游玩故事的回忆。横沟女士说,看到这一幕令人感觉,皇室成员犹如回到他们自己所熟悉的特殊生活圈子。

不过,所有这些珍品与现代皇家已经没有关系了,都是寺院各自承传下来的。

长久以来,皇女信仰及精神世界鲜为日本人所知,是一个世人所遗忘的角落,这是首次将寺院这方面的物品展现给世人。横沟说:“这次展览并非纯粹是皇族的物品展,更重要的是其承传下来的信仰部分,而且是尼僧们的心愿。这些贵族皇家的尼僧们,希望借此将他们的信仰及精神世界展现给世人。”


装饰著一对金色长尾鸟的镜子。(摄影/任子慧)


灵鉴寺的展品得度台,类似化妆整发时的小型化妆台。黑漆加上金色的菊花,呈现出皇家的贵气。(摄影/任子慧)


典雅多采的彩绘饰物。(摄影/金井杜道)

皇女丰富的尼僧人生

皇女的尼僧人生是从小就决定的,皇女出家对于整个皇族来说,是个莫大殊胜的事情,所以整个过程也是喜庆非常。横沟教授意味深长地说:“现在俗世的人们是很难想像的。”人们会认为,公主从小进入寺院、踏上修行之路,生活会很乏味,很艰苦,其实不然。

“公主除了阅读佛法经书之外,同时还会学习书道、茶道等上流社会女性的修养,诵经、书道,诗歌、日本和歌等多方面的知识。可谓琴棋书画样样通。”从展出的珍品中不难发现,成长过程中,公主从画花鸟开始,到自画像以及绘画佛像,从玩具式的绘画纸牌的学习,到汉字书法的训练,以及抄写经文等的过程,都能自然的令观展者在脑海中浮现出她们当时生活及修行的情景。

据有关资料显示,皇女出生后直至学龄前为止,都在皇宫中生活,进入佛门寺院的年龄并没有一定限制,例如有皇女在出生后两个月即被决定将进入昙华寺,到八岁那年正式入寺。

在临近入寺前,皇女会前往天皇、皇后、皇太子各自的御所进行道别仪式,同时接受盛大的款待。据史料记载,皇女进入寺院会举行犹如结婚嫁娶般盛大仪式,皇女坐上皇家轿子,前呼后拥的大批侍从跟随,喜气洋洋、长长的队伍浩浩荡荡进入寺庙。学龄前左右的皇女会有奶妈及侍女等随行入寺。在正式削发为尼开始修行前,皇女得经过各方面的学习,以及喝食及得度等严格仪式。

当时佛门修炼是在皇室及国家的庇护下,包括财政资源的支持。在寺院中的皇女不但具有得天独厚的丰富高深文化修养,还拥有自创的书法诗词以及绘画等的作品,其中很多被收录于著名诗词作品中。也因为她们可以读懂艰深的汉文诗词,而受到人们的尊敬,也有记载显示,多位尼僧还兼职宫中的一些事务。

横沟女士说,不仅入寺时受赠丰厚的皇室用品,在过年过节时,天皇还会运送大量宫中的生活用品、衣物、书籍及玩具给女儿,皇女入寺院后并非就与娘家断绝皇族关系。故此次的展览犹如打开宫廷之门,让平民百姓一窥神秘的皇家点滴。


陪同宝镜寺的中兴德严理丰尼(1672-1745年)入寺的一部分“嫁妆”,是伴随着她的童年玩偶。(摄影/任子慧)

民间流传两位菩萨转世的皇后

最古老的中宫寺及法华寺的故事最为人所知,民间一直流传两位皇家女性为菩萨转世。

据《日本书纪》记载,日本飞鸟时代用明天皇的二皇子圣德太子(五七四至六二二年)被尊为日本佛教始祖,他共建造了七座壮观的寺庙,包括日本第一所寺庙——著名的四天王寺。其中一所中宫寺,是圣德太子专为母亲穴穗部间人皇后所建造。这是尼门足迹的第一所寺院。

间人皇后与圣德太子及中宫寺之间有着特殊的缘分,据说如此有佛缘的太子非一般凡夫俗子。中世纪的文献记载,相传慈悲的间人皇后是阿弥陀佛转生。而另一个有趣的记载,圣德太子又名厩户皇子,因为太子在马房前出生,典故也同样指出母亲间人皇女是救世观音投胎等。

自此以后,佛教与日本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圣武天皇(七零一至七五六年)摄政期间,为祈求国泰民安,令全国各地兴建至少八十五座规模宏大的国分寺及国分尼寺庙,犹如庙宇网络般,而所有寺庙与各地执政部门的建筑并列,形成两座盛大建筑物。

据说,这些与当时的光明皇后(七零一至七六零年)有很大关系。光明皇后不但虔诚信奉佛教,也拥有贵族的家庭教育背景,并且受中国唐代佛教的影响,倾注一生于佛教在日本的广泛传播,为佛教经典的写经提供财政援助,也设立多所救济院。光明皇后居住的御所于七四五年建立,名为法华寺,是尼门寺中第二古老的寺院。

不能不提及的是,唐代高僧鉴真和尚历尽艰险东渡日本传导佛法,即时逢圣武天皇摄政期间,有记载显示鉴真受到天皇上下盛大的款待。

有一个关于光明皇后与法华寺浴场的传说为人所乐道。光明皇后在最初建造浴场时,曾经发誓亲手帮助第一位前来入浴者洗澡,而当天第一位入浴者是一位得了严重皮肤病的老年男人,善良的光明皇后并不介意,亲手帮助这位老人清洗身体,于此之际,那位老人家忽然变成了一个觉者,原来是神佛在试探皇后有无诚心。至今有记载显示,法华寺的一部分现址是当时的浴场。此段佳话一直流传至今。

法华寺尊奉的十一面观音菩萨,也有一段光明皇后的故事。古时在印度西北部的国家刚达拉(音译)国王,发愿希望拜见观音菩萨,之后佛托梦告诉他,东海岛国日本的皇后即是菩萨转生。
 


手持法华经经卷的马郎妇观音像。唐代元和年中,传说观音菩萨化身一位民间美女,教化众生。(摄影/任子慧)


皇女小时候的衣服,这件有绣上瀑布图案的寓意,愿皇女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又直又亮。(摄影/任子慧)

皇女修行环境变迁

佛教一直在日本流传至八世纪中叶,因为儒教思想渗入佛门,男尊女卑的的价值观,渐渐令女性的地位降低,尼僧得不到国家认可,普遍认为,女性必须先转世成为男性,才有机会修行成菩萨。有文献表明,这种思想并不被当时所有的尼僧所认同,她们认为,只要一心不乱精进修练,必能修成。

而自九世纪,再没有新建的尼僧寺院,一些信奉佛门的贵族已婚女性大多在家修行、独自修行。这种情况持续到十三世纪,贵族皇家女性入寺院专修的方式重新兴起,并举行正统的得度仪式。京都及奈良的比丘尼庵的繁盛期则在十七、八世纪。然而江户时代(一六零三~一八六七年)末期,明治时代开始,又再度恶化。

进入明治时代,当时的新政府把废除佛门为其执政的一环,将神道从佛门中强行分离出去,成为以神道为主的国教。同时严禁皇女入寺庙,也下达法律要求废置,并强行尼僧还俗,致使比丘尼庵在没有财政的支援下,很快走向没落。

在被剥夺朝廷武士将领显赫贵族的庇护下,财政来源顿成一大问题,皇族尼僧或者变卖土地及贵重的物品,而一般的尼僧住持,则依靠教授茶道及花道作为收入来源。尽管环境丕变,她们并没有放弃信仰,同时保留下来象征该所寺院历史文化的财产。近代二战后的土地改革,寺院土地再度削减,令尼门安定的财政基础再陷困境。

现代的尼僧多来自各个阶层,每个寺院的运营也各有不同。过去的尼僧因多为皇家贵族,相互之间都有连带的血缘关系,也拥有共同的宫廷式文化,令人有一体的感觉;而现今的日本寺庙则多是各家表现独特个性之处。

洋人挖掘日本尼僧文化的奇缘

由于明治时代起禁止皇女出家,尼僧的社会地位发生很大变化,至今在京都奈良地区剩下的尼门迹寺院只有十三所,尼僧的信仰及生活方式代代遗留下来,成为每个寺院的文化遗产,也是日本历史文化中一个重要部分。

由于尼门迹寺院平时不对外公开,此一展览让更多民众了解各个寺院建立的背景及承传、尼僧在寺院中的礼仪及生活信仰,以及她们奠基皇室宫廷的独特修行方式。

有趣的是这个皇女尼门寺的日本珍贵文化,却是一名美国人芭芭拉‧如许(Barbara Ruch)依循神奇的心灵呼唤而挖掘出来。

这位研究日本中世纪文化二十多年的女士表示,一直以来,都以为日本的佛教修行的僧人是男性。然而一九八零年的一天,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前往参观京都景爱寺时,见到临济禅尼五山高大的无外如大禅尼的雕塑,当时与塑像四目相投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了打开长久封锁的钥匙响声,犹如有人推她去打开被人遗忘的尼僧世界的大门。

这位女士似乎听到:“请进来与我们会面吧,如果没有我们的存在,日本的文化不会是这种形式所留存的。”从那时起,芭芭拉‧如许开始了为寻回这段珍贵的历史而努力,并进行修复工程,至今已近三十年,得以将日本这段被埋没的佛缘瑰宝再次展现给现代人。◇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24期【艺术文化】栏目 (2009/06/04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26/6463.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发生在去年下半年的金融风暴,袭卷全球各国,中国亦无法幸免。中共在去年十一月提出四兆人民币(约五千八百六十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十六)的刺激经济方案。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共预计在未来数年内投入四千五百亿美元的金额在公共建设上,包括港口、机场、桥梁、学校、医院、公路、铁路等,以创造就业机会以及促进内地省份的经济成长。中共虽然大手笔的推出各项刺激经济的计划,但却未公布细节,令人不禁怀疑实际投入刺激方案的经费及其实际的运用情形。
  • 一九四九年,渡海来台的前辈书画家傅狷夫,对台湾壮丽的高山大海、阿里山的云海烟岚情有独钟,数十年身历其境、写生取材,开创以“裂罅皴”画山石、“点渍法”写海浪、“染渍法”染云海,将传统笔墨活用在台湾自然山水中,开创水墨画新纪元
  • 与著名厨师一起就餐,是独特而愉快的经历,这大概与跟作曲家一起听音乐会、美术家一起看画展差不多吧。上周末与名厨仲毅先生一起吃饭,就受益良多。仲先生非常诚实善良,很讲义气,也正气十足,他是去年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的亚军,也是美国“中餐百家”评比中一百个最佳中餐馆之一、宾州阿伦城(Allentown)“美味轩”的东主。
  • 当美国《时代周刊》的专栏作家佳士汀‧福克斯(Justin Fox)四年前作为《财富》杂志的记者去中国的时候,他就对西方大公司的总裁们对中共如此不顾原则、卑躬屈膝,“近乎小狗般的痴迷”,而感到迷惑不解。这个职业记者的直觉是对的,西方公司高管的行为,不仅伤害了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的利益,还助纣为虐、伤害了全社会的道德基础。
  • 为追寻佛法真理,她吃尽万般苦;为修炼还业九死一生的传奇,彷如当代密勒日巴再现。在佛经中记载的优昙婆罗花开、转轮圣王下世度人的此刻,释证通的故事值得玩味
  •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北京发生大屠杀后,一个勇于只身上前阻挡坦克车队进入天安门的身影传遍了世界,从此成为六四精神的象征。
  • 邓玉娇手刃淫官的案件已演变成一场席卷中国的事件,是自二十年前六四学生运动以来最强大的民意怒潮。此案成为聚焦的亮点,不仅在于显现一个农村女孩在物欲横流中做到了“威武不屈,富贵不淫”,全国民众赞誉邓玉娇是“中华烈女”,甚至中共控制的媒体也一面倒地谴责中共司法的黑暗。
  • 澳门以赌闻名于世,有“东方的拉斯维加斯”之称。来自各地的赌客为澳门带来大笔钞票。近来,由于经济风暴和中共主张经济多样化,澳门赌博业正日渐衰退。澳门经济的成败对邻近的香港有借鉴的作用,也是中共“一国两制”政策的试验品,以及对台统战的手段之一,中共必然不会轻忽。
  • 念高中时学校只有俄语老师,缺英语老师。不得已,我们学的第一外语就是俄语。老师年龄很大,卷舌音清楚准确,看起来也像俄国人。等到真正开始学英语,已经是上大学的时候了。再后来,不借助字典、直接读懂英文原文的文章时,感到非常激动,觉得语言这东西真是奇妙,世界的一扇门被打开了。最初的那几篇,在头脑中的印象非常深刻,其中一篇是“金质小号”。
  • 二零零一年说得一口流利中文的咨询专家保罗密勒(Paul Midler)来到中国,并且提供在中国投资设厂的西方企业咨询服务。在接受委托进行调查以及亲自见证中国制产品的安全、品质问题的真相后,密勒先生最近完成一本探讨中国制产品问题的书籍──“不良的中国制产品:隐藏在中国制程流程背后的技巧手段(Poorly Madein China: An Inside Account of the Tactics Behind China’s Production Game)”。他在书中以轻快的文笔叙述中国制造部门的情况,同时不忘向读者指出在中国的生产过程背后所隐藏的不为人知的手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