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回家的声音(9)

柏拉图博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声音”悄悄接近“神洲大陆”,首先引起他注意的是一个迷路的小男孩。“我想回家,我要回家!”,这个五岁大的孩子一边啜泣,一边想着怎么找到回家的路。“声音”看着小男孩,“是啊,是啊!找不到回家的路,真是糟糕啊!世人如果找不到回天上的家的路,怎么办啊,那可更惨了!我可都要为你们急哭了!”。“情”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钻了出来,对“声音”哈哈大笑:“你哭啊,你跟这个小朋友一起哭吧!”

小男孩突然停止哭泣,环视四周,“谁在说话啊?在跟我说话吗?”,“情”知趣的暂退到一边去,看看“声音”有什么本领?在小男孩面前的“声音”一挥手画出一个“天国”的景象样给小男孩看,这个“天国”里面琳琅满目,有雄伟壮观美丽山景,看起来甜甜的溪水,还有好美好美的仙女在歌唱、跳舞,他们轻盈剔透的千姿百态,人间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

小男孩睁大眼睛、张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天国景象”,赞叹的说“哇!好棒的地方啊!怎么去这个地方啊?”。“声音”看到机会来了!透过思维传感告诉小男孩,“你在天上的家,比你现在看到的这个“天国”还漂亮!你想回家看看吗?”小男孩似乎听到了“声音”,没想到一个转念,小男孩竟然放声大哭,“哇!对,我要回家!我要找我妈妈!”小男孩急急的往前走去。“声音”跟了上去,“我讲的是你天上的家,不是你人间的家!回人间的家很容易的啊,回天上的家才难呢!你听到了吗?”

这个哭红了眼的小男孩小白开始抱怨。小白越难过,“情”在小白的身前身后就绕的更紧,而距离“声音”却越来越远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情”得意到不行,一直重复这一句话。

此时的“情”简直忙昏了,忙着在小男孩的思想上,和身体的四周,加上一层又一层思念的“情”、难过的“情”、抱怨的“情”、疑惑的“情”的物质,小男孩被各式各样的“情绪”缠绕着。

“声音”望着哭花了脸的小白发出一念,我不会放弃小白的!这个纯洁的孩子,是天上的孩子,是创世主的孩子!忙昏了的“情”听不到“声音”的念叨,反而说“小朋友没有大人的复杂观念,他们直接的反应,表现出的是情绪,是他们自己要的,我给的乐此不疲,我最喜欢小朋友了!”。

“声音”没有因为“情”的冷嘲热讽而动心,从远处继续把“天国”美好的景象展现给小白看。但是小白心里占满了妈妈的影子,想念妈妈,不想看身边的任何景象了。“声音”悠悠的想“小白啊,你知道吗?天上的妈妈也在思念你啊,希望你想起她,赶快赶快回到天上的家相聚啊!”

此时,小白人间的妈妈出现了,找到了小白,双手紧紧环绕着小白,母子相拥泣不成声,“声音”看到这一幕,无奈的摇摇头。“小白啊,小白啊,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声音”才刚想完,天上立刻闪下一个光束把小白和妈妈分开,这时“声音”看到了真相!原来妈妈是小金点们安排来不让小白回天的羁绊,但是小白却是万王之王安排来要把妈妈一起带回天上的家的高层生命!小白是第一批的主角之一!

“我得想想办法!”跟在小白母子身后的“声音”费力的想着,“情”则是轻松的也跟在后面,等著看“回家的声音”的人间大戏。(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间有个理儿,凡是坏了的东西,都要被淘汰的,物质是这样,人心(思想)也是这样。人心都随大流坏下去,当然也是要被淘汰的。每当大面积人心变坏了的时候就是大面积淘汰人类的时候。
  • “情”跟在“声音”的后面,继续向人们撒著“香粉”,声音被“情的香粉”臭的够呛,“情”一边撒著,一边无奈的对“声音”说,“这是我的工作,我不是存心捣蛋的”。
  • 有很多人去听一位哲学家讲授人生成功的秘诀,结果那位哲学家给每位听众一本小册子,上面有10个寓言故事,人们看了以后,都觉得受益匪浅。
  • 所有寓言故事
    讲的都有道理
    莞尔的幽默小品
    蕴含深一层的意义
    阅读故事之余
    领悟了趣味,反省了教训
  • 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写了一本寓言故事集《呆子伊凡》,里面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个老魔鬼看到人间的生活过得太幸福了,他说:“我们要去扰乱一下,要不然魔鬼就不存在了。”

  • 万王之王的光束闪耀在人群中,协助“声音”寻找出“人间大舞台”上第一批的历史主角,当光束经过他们时,他们身上也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微弱光芒。“哇,这第一批的主角,男、女、老、少都有!有好多好多的东方人,还有西方高鼻子、蓝眼睛的,布满了社会各个阶层,从事著各式各样的行业,还有淘气的,也有可爱的小朋友!”。“声音”简直目不暇给。
  • 就在“声音”定睛看着人类的时候,那道光彩耀眼的光束又从不知道多高的宇宙射进了地球。这回光束从上而下的向四面八方展开,把 整个人间照亮成一个五彩缤纷的大舞台。
  • “声音”急急往人中去,要开始找人“回家”了!“情”紧紧尾随着“声音”,还想要跟“声音”说些什么,但是“声音”真的不想理会,不想把时间花在“情”的身上了。
  • “情”诧异的问“声音”,“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很奇怪吗?”,“声音”很认真的、一字一字的问“情”,“你跟它们,跟这些小金点们是一伙的吗?”“情”忍不住大笑起来,“声音”紧紧的瞅著“情”,“有什么好笑?你回答我啊!赶快回答我啊!”。“情”哼了一声说,“你还说有什么‘天大的事’,什么使命?你连我们都是一伙的都不知道,你是想来这里骗“人”的吗?”
  • 就在“情”陷入沈思的时候,天际又显现出万王之王的光束,目前只有“声音”可以看的到这道庄严又光彩夺目的光束,那是来自极高处的一个更高的能量,穿过层层大穹后,进入人世后所选择的某一个显现形式。当然“声音”是永远永远都不会知道“光束”的真相。“声音”说“但我知道那是万物生命的泉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