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 小显托梦

早逝的罗成在灵堂上抚平哀痛
袁荣易

罗成鬼魂(孙丽虹饰演)边走边唱“二簧原板”:“黑暗暗雾沉沉随风飘荡。冷飕飕凄惨惨转回故乡”。

【字号】    
   标签: tags: ,

共产党严厉管制传统京剧,举凡‘宣传封建迷信’的戏都不准演出。1962年72岁高龄的姜妙香(1890-1972年)加入共产党,他生平有出叫座的名剧《小显》(又名《罗成托梦》),共产党统治后,早就没能再演出过,即使他加入共产党也不能为他解禁。

另一位著名小生叶盛兰(1914-1978年),曾被划为右派受过折磨(他儿子后来却做了高阶的党代表),叶盛兰演全本《罗成》的时候,《小显》这一折删去不演,有头没尾,草草结束。在共产社会底下,艺术尊严是不存在的,尽管姜、叶二人的小生地位被推崇的很高,但都得遵从共产党的规定。

1989年天津纪念姜妙香诞辰一百周年,举办专场演出,借机将《小显》推出,试探之下没被查禁,毕竟这是一出发挥小生唱功的经典名剧,从此之后演的人多起来,成为广受欢迎的一出戏。

其实在85年左右,在天津和北京举办了一场挖掘传统剧目的演出,就出现有鬼魂内容的《大显》,显是显灵的意思,这是杨七郎被潘洪射死之后,变成鬼魂向老令公显灵托梦。它就是《托兆碰碑》里的托兆,因为是大花脸演鬼魂,所以俗称《大显》(同理,小生演鬼魂称为《小显》)。

大陆演《托兆碰碑》因为鬼神迷信的禁令,不能演杨七郎托兆这段,而且戏的名称叫《李陵碑》,或《苏武庙》、《两狼山》,将带有迷信性质的“托兆”两个字隐匿起来。演出时,硬将杨七郎这段鬼魂戏跳过,戏里缺了杨七郎的托兆(大显),整出戏的结构都不对,后面出现牧羊人、李陵碑都是为点化作用而设的,现在掐掉这个主结构,全剧散漫不知所云。

《大显》这段戏被砍掉,老令公只好马虎交待,说做了个梦,放心不下,要杨六郎突围去找救兵。老令公这段“说梦话”,迷信的性质更重,依梦下决策,怎么说服别人?赶明儿,领导下命令,说是做了个梦,放心不下,下命令叫你做这做那。请问你会不会说这个领导迷信,不只是迷信,你会说他根本不正常。共产党胡乱删戏改戏,弄多了看的观众变成弱智,真是会瞎折腾人!

高精度图片
罗成鬼魂(孙丽虹饰演)来到灵堂。国光剧团演出。

《大显》给搞的七零八落,《小显》恢复演出后却一路放行,没人删改,其中有着难以言喻的因素。因为这变成一出权充“国觞”的悲歌了。

文革之时,毛泽东利用年轻学生的热情,挑起红卫兵造反、砸碎一切。在全国性的串联、武斗中,许多人丧生(没有明确数字,成了没人管的冤魂),还有知青下乡,剥削、压制人的正常成长。经历这十年浩劫的人,痛定思痛,心中永远有一个不能解开的结。然而政府装聋作哑,2006年许多人想发起纪念文革40周年的活动,毕竟这么多年了,这些人也年过半百,当年的惨痛历程,藉纪念得到一点抚平也应该。可是共产党当局用“梦话”搪塞,说为了“安定团结”,硬把人的情绪继续扭曲与压抑。

《小显》因此成了勉强可供作舒发的微小管道,唱出哀悼的声音。千千万万年轻的生命被误导、被作贱,更多的百姓不明不白的死去。《小显》那个耳旁戴着纸钱的年轻亡魂,无限冤屈的唱个不停,当你凝神乍听到此段,文革的惨状好像历历在目:

(二簧原板)
俺在罗门为公子,长大成人武艺超群。一十六岁保唐王,

(转二簧垛板)
俺亦曾东荡西除、南征北剿、马不停蹄、血战疆场,到如今只落得一命归阴。

高精度图片
罗成鬼魂(孙丽虹饰演)悲歌诉说自己无辜的早逝。

罗成死时23岁。而文革的冤魂,没有任何歌曲或祭仪纪念他们。西洋人搞科学,可还有“安魂曲”之类安慰鬼魂的音乐;而曾是礼仪之邦的中国,心肠却狠到这种地步。

古代鬼魂在地狱还有望乡台的设置,做七的四十九天,死者与人间仍有仪式上的联系,慎终追远的文化模式,不只安慰亡灵,也让生者更懂珍惜生命。《小显》中,罗成的鬼魂冤死后有家可回,鬼魂回到这个熟悉的场所,获得很大的平静。我们生者也仿佛感受到,同感安慰。如果像共产党,鬼魂只准去见马克斯,光想那股尴尬劲就够瞧的。

高精度图片

(二簧原板)
黑暗暗雾沉沉随风飘荡,冷飕飕凄惨惨转回故乡。
我主爷来吊祭龙恩光降,众王侯见灵位亦要悲伤。
叫鬼卒驾阴风急忙前往,

(二簧摇板) 可怜我英雄汉一命身亡。

这出戏一开始,罗成带着四个鬼卒上场,边走边唱这段“二簧原板”。根据记载是纯用唢呐腔,每唱一节,众鬼卒必同堆罗汉一般,幻成种种怪戏,令人发噱,这是世人所谓的“鬼趣”。罗成边走边哭,鬼儿边走边玩。台湾民俗丧礼,犹存此种悲中喜的冲淡,这是道教主张对生死达观,希望人看开的拙趣表演。

第二场戏秦王李世民同秦叔宝、徐茂公、程咬金来到灵堂,安慰罗妻与幼子罗通,并在灵堂守灵过夜。罗成来到灵堂,小显于众人梦中,他大段大段的唱,直到尽哀而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七星庙》又称《佘塘关》,是芙蓉草(赵桐珊)的常演剧目,原来是一出梆子戏,芙蓉草饰演活泼聪慧的佘赛花,不慌不忙,解开一桩被父亲搞砸的婚事,而能嫁给自己的意中人。

    从前的婚姻有父母做主。佘赛花的父亲佘洪,将女儿许配给杨家(杨继业),但是一念的干扰,他竟又将女儿许配给崔家(崔龙)。这下事情糟糕了,一家女儿吃了两家的茶,这两家谁也不肯退让。佘洪拿不出解决的办法,佘赛花怎么经历这个死关?

  • 武生的开蒙戏,通常是《石秀探庄》连着《林冲夜奔》一起学,这两出都是昆腔戏,词藻典雅固然可以变化演员气质,增添斯文气,最特别的是两出戏所表现的空间大不相同。《林冲夜奔》是沿着一条道路,往前直奔;《石秀探庄》则是在庄内错综巷弄中穿梭,平面区域分叉转弯,使人迷失其中。学会这两出戏等于学了两种不同的空间型态,往后再演他戏,就能很快溶入背景。武生的武功技法配上各种空间背景,身段表演契合、脚步儿笃定不慌乱。
  • 去年底的电影“叶问”,造成很大轰动。在广东佛山,叶问如同平常人一样的生活着,善待妻子小孩,对朋友也很好;除了练武,平日就爱去茶楼饮茶,品味饮食文化。叶问不喜张扬,有人找上门来比武,他关门比试,旁人无法得知输赢。这样一位低调的武术家,却引起许多观众共鸣,被他唤起一些什么来。

    京剧也有类似不张扬的一出戏《打青龙》。在赫赫有名的杨家将府中(天波府),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却有一个烧火的小丫头拥有杰出的武功。杨家将的环境,许多人习武,这位丫头杨排风,也受到熏陶,她不知苦不知累,一有空她就勤练,练成了常人所不能及的盖世武功。

  • 清代从康熙皇帝起设置宫廷戏,积极收集编纂剧目以供演出。到了乾隆时期成套的戏曲已是洋洋大观,如《升平宝筏》演西游记故事、《昭代箫韶》演杨家将故事,而《忠义璇图》演的是水浒传的整套故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清一代,全国各地都发展出自己当地特色的戏曲,对于移风易俗起了很大的作用。儒家的礼教,调和了戏曲,使中国民风出现一种活泼性,对事情的看法较有弹性,不致于刻板或不通人情。
  • 〔自由时报记者蔡彰盛、黄美珠/竹市报导〕在新竹市某大学任教的陈姓教师,4月29日送发烧的母亲到医院求诊,隔天竟不治,陈姓教师说,母亲节前夕亡母托梦表示自己“死不瞑目”,家属为此控诉院方医疗疏失,昨天新竹地检署初步相验发现,刘妇有心脏肥大、肺积水、甲状腺肿大等迹象,必须等细菌培养结果出炉之后,才能确定真正死因,并做后续调查。
  •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凭意气,选择糊里糊涂的死去。《锁五龙》里的单雄信就是这样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单骑踹唐营,可是不明时势,终于自取灭亡。很少有人会把单雄信视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岗寨(贾家楼)结义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虑大局,有勇无谋就被大潮流给淘汰掉了。
  • “请协助完成台湾警察的心愿。”一封简单的电子邮件,台湾警方、红十字会与中国红十字会动员上百分会,短短一天就完成艰钜的寻人任务,替台湾警察联系到人在中国、从未谋面的亲人。
  • 桃园中坜分局仁爱派出所员警刘鸿毅去年十二月侦办一起肇事逃逸死亡车祸案,36小时内从现场遗留的水箱罩等物品找到嫌犯,查缉到案,钟姓死者父亲原先许下心愿,破案时会向警方致意,却忙于工作迟迟未实现诺言,前天钟姓父亲梦见儿子托梦才想起这件事,带着水果向员警表达感谢之意。
  • 【大纪元2月24日讯】〔自由时报记者黄佳琳/高县报导〕省道台27线正进行拓宽工程,省道旁的伯公庙面临拆迁命运,当地人梦见伯公骑着水牛,守护在水圳旁不愿离去,为了让水圳文化能永续保存,六龟乡新威村长等人发动乐捐,短短两天就募得20余万元,希望能为伯公找到一个安住的场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