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子里的梦溪

苏凰

(photos.com)

【字号】    
   标签: tags:

我曾经记得有这么一处境界,
但却不是在天上。
我沿着一条河道上走,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方。
河道的两旁有很大雾弥漫着的山,
山脚下是矮小但丛生的蓑叶之树,
自然有花,
却是零星相间的白与黄。
那附近是没有稻子的,
我显然的闻到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稻香。
水里流下也不知道是谁的一个香囊,
而在它的左右浮着几瓣红药。
或许,
这里是没有鸟兽的,
我这样想。
我继续往前走,
前面的大石上坐着从水府来的几个小妖,
虽然奇形怪状,
它们却奇怪我对它们的思量。
因为是在月下,
所以我甚喜欢它们身上发出的珊瑚之光。
水中之空明若翡翠,
它在静静的流淌。
我欣赏著这些,
唉,也感叹人生之生死无常。
也想从此景内获取天地殊有的奥妙,
一些儿的灵感、一些儿的感伤。
我希望出现一位青衣的姑娘。
我感伤著、回味着,
也希望这水色之翠里面必然有尊者的赤文宝章。
让我解脱生死无复彷徨。
我拿起水的青草,
放在鼻下亲嗅,
体会的一种幽微,
曾是月之色与水之香,
这固然是我多年的动作,
里面也没有大的名堂。
我走过水中央,
“先生,你还想再要点桂花糕么?”
有个姑娘笑盈盈的招呼,
这声音恰是有些儿吴侬软腔。 @*

<--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天是中共的什么、什么鬼诞之日了,我走入城内,在一个广场上又有一些个狭人在忙碌著,下午六点就敲锣打场的吆喝起来——不消说,又是中共自己给自己磕头跪安来了,果然祗见那帮男不男、女不女的狭人拿起话筒喊了起来“我们要为人民服务”,不久,台下也引来一些闲人观看,其中的一个瞧着那穿红衣服的女演员裸露的白膀子发呆,张著口,大嘴巴似乎还流着口水。
  • 在山的南边,生有许多的野松,昨天来了一位嘉宾,与她坐在松下,纵论了半日的天下事,现将它公布,以备讨论。
  • 独自在野外走一会儿,下雨天戴上斗笠,体会雨声,当山雾弥漫,天地间惟我一人,那更是如宋元文人画里所绘寒山似的意境了。
  • 现在我之说的江南,已经永远带有梦色,因为它消失了,被无常之手拿入了另一世界...
  • 昔之剑客者,出于战国,为君侯佐命,光赞大业,求化圣代,一诺既成,虽死而弗顾,其燕赵悲歌之节,舍身取义之道,虽应星辰日月之变,又岂鸿烈之所谓也?
  • 农家小屋,白而落单,想来真如郊外别墅,山有圆丘者,种有小茶树,一路之上,也有竹林如海,过一湖泊,水准似镜,中心略为欣喜。
  • 当地之农人普遍感到中共之陵迫,但不知道该如何办?有胆大者说必须改朝换代。有人认为多党制好,中共专政是国家诸难之原,这是让我感到惊讶之处。
  • 又是夏日了,去了一趟儿城,却还是感觉没有什么意思,大约在人间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之前,一切恐怕也还是都那样儿,不可能有爽心悦目的改变。
  • 今天所遇无非神仙,莫非我宿世的什么人来找我了?赐我灵丹妙药让我脱去凡胎……
  • 近来看见一些对“天灭中共”的认识,个人认为不能最后成立,甚有必要为之正义,这也是“天灭中共”过程中必须说清的一个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