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历险记(165)

Huckleberry Finn
马克.吐温 Mark Twain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随后他们出来了,并且把他锁在里面。我本来希望大伙儿会说,不妨把他身上的镣铐去掉一两根,因为实在太笨重了。或者有人会主张除了给他面包和水外,还该给他吃点肉和蔬菜。不过这些人并没有想到这一些。依我看,我最好还是不必插进去。不过据我判断,等我过了眼前这一关,我不妨设法把医生说的这番话告诉萨莉阿姨。我是说,作一些解释,说明我怎样忘了说西特中了一枪的事,也就是指那个吓人的夜晚,我们划了小船去追那个逃跑的黑奴,忘了提西特中枪的那回事。

  不过我有的是时间。萨莉阿姨整天整夜待在病人的房间里。每逢西拉斯姨父没精打采走过来,我马上就躲到一边去。

  第二天早上,我听说汤姆病情大大好转。他们说,萨莉阿姨已经前去打盹去了。我就偷偷溜进了病房。我心想,如果他醒了,我们就可以编好一个经得起盘问的故事给这家子人听。不过他正睡着哩。并且睡得非常安稳。他的脸色发白,可已经不像刚回家时那么烧得通红的了。所以我便坐了下来,等着他醒转来。大约半个钟头光景,萨莉阿姨轻手轻脚走了进来。这样一来,我又一次不知道怎样办才好啦。她对我摆摆手,叫我别作声。她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低声说起话来。说如今大家都可以高高兴兴了,因为一切迹象都是第一等的。他睡得这么久,看起来病不断往好处发展,病情也平静,十有八九醒来时会神志正常。

  所以我们就坐在那里守着。后来他微微欠动,很自然地睁开眼睛看了看。他说:“哈啰,我怎么在家里啊?怎么一回事啊?木筏子在哪里?”

  “很好,很好。”我说。

  “那杰姆呢?”

  “也很好。”我说。不过没有能说得爽快。他倒没有注意到,只是说:“好!精彩!现在我们一切平安无事啦!你跟姨妈讲过了么?”

  我正想讲是,可是她插进来说:“讲什么?西特?”

  “啊,讲这件事前前后后的经过啊。”

  “什么前前后后?”

  “啊,就是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啊。就只是一件事啊,就是我们怎样把逃亡的黑奴放走,恢复自由啊——由我和汤姆一起。”

  “天啊!放——这孩子在讲什么啊,亲爱的,亲爱的,眼看得又神志不清啦!”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正在这时,正当他们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最后骂几句作为告别的表示时,老医生来了,四下里看了一下说:“对待他嘛,别太过分了,因为他可不是一个坏黑奴。
  • 我正想再出去遛达一会,对自己有好处,不过我已动弹不得。啊,这时,她还来不及拆信,便把信一扔奔了出去——因为她看到了什么啦,我也看到了。是汤姆.莎耶躺在床垫上。
  • 哈特福德市是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的首府,也是康州的第三大城市。这座快拥有400年历史的城市,一如马克.吐温当年所说般的美丽,但这位大作家肯定做梦都不会想到布什耐尔剧院会在2009年喜迎东方神韵。今年3月21日和22日,神韵在哈特福德市的布甚耐尔剧院举行三场巡回演出。
  • 姨父十点钟左右回来的,显得有些神情不安。他没有找到汤姆的踪影。萨莉阿姨就大大不安起来,西拉斯姨父说,不用担什么心——男孩嘛,就是男孩,明早上,你准定会看到他
  • 当时我慌乱到了极点,我偷偷上了楼,把他们锁在了房间里!我就是这么干了的。换了别人,谁都会这么干啊。
  • 我们便往邮局走去,去“找”西特,不过正如我意料中的,他不在。老人呢,他从邮局收了一封信。我们等了相当久,可是西特并没有来。老人说,走吧,让西特玩够后步行回家吧,
  • 我把医生从床上叫了起来。医生是位老年人,为人和气、慈祥。我对他说,我和我的一个兄弟昨天下午到西班牙岛上去钓鱼,就在我们找到的一个木筏子上露宿。
  • 我知道他心里是颗白人的心。我也料到了他会说他刚才说的话——所以现在事情就好办了。我就对汤姆说,我要去找个医生。他为了这便大闹了起来,可是我和杰姆始终坚持,寸步不让。
  • 有些人便进了小屋,只是黑漆漆的看不见我们,差点儿踩着了我们。我们这时急忙往床底下钻。我们顺顺当当钻到了床底下,从洞中钻了出来,行动迅速,轻手轻脚
  • 我已经慌得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因为这伙人如今已是焦躁不安,其中有些人主张立时立刻马上就动手,去埋伏好,等候那些亡命之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