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洗尘: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应该怎样做?

李洗尘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6日讯】1989年6月4日,经过民主选举,使波兰摆脱了共产党的统治,瓦文萨当选波兰第一任民选总统。而在亚洲的大陆中国,中共邪党在同一天用坦克和机枪血腥屠杀了反对贪腐、争取民主的大学生和北京民众(据民间统计被屠杀人数达数千人)。

转瞬二十年已经过去了,波兰人经过自己的努力已经获得了自由。2009年5月底,波兰庆祝重获自由20周年盛大的近万人庆典音乐会,在芝加哥(这个城市是波兰人在美国的聚居地)举行,波兰前总统瓦文萨(Lech Walesa)亲临致辞并观看演出。

头发花白的瓦文萨先生一出现在音乐会现场时,便吸引了大批媒体争相报导。当他听到一位记者是代表中文媒体,并对中国的命运发问时,不懂英文的他听到“China”,立刻说OK,欣然停下第一个接受新唐人电视台记者的采访。记者问到瓦文萨对于中国能够摆脱共产统治的看法,他立刻给与了肯定的答复。瓦文萨幽默但不改他一贯严肃的表情说到:“波兰就像一个小的马车,而中国是一辆巨大的车,所以波兰可以开的很快,中国可能就要慢一点。我们要理解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以不同的速度变革,但是最终结果还是一样的。”

这次波兰人的庆典音乐会由ABC 7的Alan Krashesky主持,多位波兰著名艺术家表演了精彩的节目,包括肖邦音乐演奏,舞蹈,钢琴即兴演奏等,全场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当晚华沙市长通过视频发来了贺词,伊州州长Patt Quinn因为公务无法参加,也发来了祝贺,芝戴利市长也派来了专员表示庆贺。在晚会现场,瓦文萨铿锵有力的发表了精彩的演说并全程观看了节目。他的到来赢得了全场数千名波兰裔及其他族裔的支持者起立鼓掌和欢呼尖叫。即使在节目进行中,每次大屏幕上切换到坐在第一排的瓦文萨,全场也会掌声涌起。(瓦文萨总统在波兰人心中具有崇高的地位,被誉为波兰民族的拯救者。瓦文萨于1983年获诺贝尔和平奖。)波兰是整个东欧板块中第一个解脱共产主义魔咒的国家。主持人特别强调“波兰是全欧洲自由运动的先驱”(Poland started the freedom revolution throughout Europe!)顿时全场掌声雷动,观众中有人激动的大喊“波兰!波兰!”,口哨声喝采声欢呼声经久不息。

今年是柏林墙被推翻20周年,世界各地的前共产国家人民纷纷举办大型纪念活动。那么我们大陆人目前对于二十年前的六四事件是一个什么状态呢?今天的大陆人已经普遍淡忘了六四,甚至学校的学生们都已经不知二十年前的这一天发生过什么?赵紫阳是谁?王丹是谁?但是中共邪党对这一天可是如临大敌,六四二十周年祭日前一天,北京著名的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被当局禁止出门。多名北京国保守堵在其家门口,拒绝她带孩子前往参加自己母亲今日的生日聚会。期间遭遇国保的粗暴对待,报警也无人理会,曾金燕向外紧急呼吁“我必须出去。” 曾金燕的朋友表示北京国保,因为六四到来就阻止曾金燕母女出门,是对胡锦涛提出建设和谐社会的极大讽刺。(被誉为中国著名人权活动家的胡佳,目前还被关押在狱中。去年十月二十三日,欧洲议会将最高人权奖–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颁给他,之前胡佳还荣获无国界记者的“新闻自由特别奖”、巴黎荣誉市民及零八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其实我们中国大陆人也不是麻木不仁,只是六四真相被中共邪党完全掩盖了起来,在中共媒体和教育课本里,“六四”这两个字都已经被有预谋的过滤掉了。知道真相的香港就不一样了,1989年得知中共邪党屠杀民众后,上百万香港市民闻讯愤怒地走上街头抗议中共残杀百姓。其后的二十年来,每到六四都会有大批民众以各种方式祭奠那些冤死的亡灵。

香港支联会今年举行六四20周年大游行,多达8千人参加,其中包括许多年青人,配合今年“毋忘六四,继承英烈志;薪火相传,接好民主棒”的主题。游行队伍由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由数十名在1989年出生,现年20岁的年青人带头,象征薪火相传。今年游行的一名香港大学学生说:“今年我们这班(指这届)大概都是89年出生。其实我们都觉得,可能以前的教育不足够,来到大学之后,让我们了解了六四这件事,我们都觉得当时的89民运精神应该一直流传下去,做到薪火相传。”

在游行出发前,支联会先举行新生代看“六四”座谈会,呼吁新一代接棒,各民主党派派出青年代表出席。有青年代表表示,今天大家走出来,是真正行使大家的权利、自由,也都是让曾荫权及中央政府知道:香港人愿意为他们的自由而奋斗,亦都愿意为国内的同胞他们的自由而奋斗。他们并说,会借着六四晚会等让新一代认识这一段历史,让大家明白香港人和国内的同胞是血脉相连的。“今天的香港就是中国的缩影,如果我们不继续抗争下去、不继续发声,我们最终只会变成如中国一样: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没有任何人权的一部分。”

其实今日的大陆民众也已经普遍觉醒,比如女刀客邓玉娇正当防卫、努杀淫官邓贵大一案已经在全国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自从此案在互联网上一曝光,民众正义力量突显,弄得中共邪党现在是骑虎难下,被民众逼得是步步为营,想冒坏水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再上演——“我是流氓我怕谁”了。中共邪党从想判邓玉娇杀人,到监视居住,再到防卫过当;关押邓玉娇的地点也是一换再换,也就是说已经被正义力量逼得精神错乱、语无伦次了。

更为可喜的是,一些武汉的年轻人走上街头上演街头剧声援邓玉娇。这就是真相的力量,大陆人与生俱来不都是要和中共邪党一起做恶的,恰恰相反,当更广大的民众能够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他们是一定要弃恶扬善的。的确是如正义网民们所说的:“营救邓玉娇就是营救我们自己。”

其实在大陆还有一件更应该得到全民声援的大事,就是法轮功受迫害这件事。请您回想一下,1999年前全国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前体委主任伍绍祖、前总理朱镕基等对法轮功调查后,都得出了非常正面的结论,1999年,法轮功从4.25万人大上访到7.20受迫害,乃至后来法轮功学员前仆后继的走上天安门高喊:“法轮大法好!”,然后就是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至今已经有超过三千人被迫害致死,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还有法轮功如今已经洪传到全世界114个国家,香港至今可以随意修炼法轮功等等等等。那么请问您,这些真相您了解多少呢?

还好,我们这个民族拥有博大精深的五千年传统神传文化,曾经在各个领域诞生了无数仁人志士。终于,面对法轮功的空前浩劫国人不再沉默,比如高智晟人权大律师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经历了中共邪党“黑夜、黑帮、黑头套”、用电棍点击、用牙签扎生殖器等酷刑的折磨下,不但没有低头,他还向中共邪党的官员讲,替法轮功说话是一个道德底线的问题。

我们在为高智晟律师和法轮功信仰者在邪恶面前不低头喝采的同时,我们更加欣慰的看到更多更多的人权律师勇敢的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最近还发生了李春富、张凯律师在重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遭到酷刑折磨的恶性事件,李春富律师被扇耳光、手腕被恶警用手铐勒出了血,此事件已经引起了北京律师界的公愤。

事件当晚二位律师在强大的正义声援下被释放,李春富律师谈到:“经过这一次在派出所进和出的经历,让我前所没有的感受到民主、法治、人权的重要性!愿法治之光早日照耀中国!”

张凯律师在重庆发文这样说到:“昨晚接到同事的电话,谈及我在这里被公安拷打一事,没说几句话那边失声大哭,一个七尺男儿,这让我忽然觉得有点亏欠。我们不由的在电话里含泪相劝。我知道:这样的哭泣不单单是为我,不单单是为我这次受难,却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为了法律、为了那我们这个民族不能承受的苦难。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常让我常常感到痛苦的无力承受,多少个难眠的夜晚,我伴随着这样的哭泣,多少次的酒醒时分,伴随着一声叹息。这是一个需要每个人忏悔的民族,我们可能不是邪恶的拥护者,但也是合作者、沉默者。每次我接手一个案子,都有一段苦难的故事揪着我的心,太多时候,我知道可能我为他做不了什么,但却可以陪着他走过苦难的心灵历程,这种经历常常让我有一种看不到希望的感觉。我们的国家希望在哪里?我曾经庆幸自己学习了法律,它让我看到了理想,看到了人类可以生活的自由、平等、彼此尊重的希望。我痛苦于自己学习法律,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度,理想的碎片让我的心灵历经沧桑、支离破碎。……”

2009年5月17日,近60名法学专家和律师参加的法律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数十名律师在会上集体手举横幅“强烈谴责重庆公安酷刑拷打执业律师”。看到这些民族的脊梁,我们真的应该为他们骄傲,是他们捍卫了我们这个忍受了中共邪党蹂躏了几十载的民族尊严,是他们在为人间的正义呐喊,他们的声音也一定会让中共邪党这个西来幽灵瑟瑟发抖。

“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真相、信仰……”都是中共邪党的天敌,不是这些正的因素要怎么样,是中共邪党本身就是一个邪灵,是西来幽灵,自从中共邪党祸乱中原,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块土地,甚至我们的山川、河流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涂炭,八千万国人已经被这个邪党夺走了生命。罪恶不能在延续,天要灭中共的时刻已经来临,在我们祭奠六四亡灵的时刻,请不要忘记,刽子手是中共邪党,只有解体中共邪党,我们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如果您还对中共邪党的邪恶没有看清,请赶快阅读奇书《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是导致今日5500多万勇士觉醒并退出中共邪党及其相关组织的天书,只要您明白了真相,您也一定会成为解体中共邪党的勇士,标榜史册,何乐而不为呢?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6-06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