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历险记(168)

Huckleberry Finn
马克.吐温 Mark Twain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字号】    
   标签: tags: , ,

  他的葆莉姨妈呢,她说,汤姆所说华珍老小姐在遗嘱里写明解放杰姆的话,是说的实情。这样一来,那汤姆.莎耶确确实实是吃尽苦头,费尽周折,为的是释放一个已经释放了的黑奴!凭他的教养,他怎么可能会帮助释放一个黑奴,这是在这以前,我一直弄不懂的,如今算弄明白了。

  葆莉姨妈还说,她接到萨莉姨妈的信,说汤姆和西特都已经平安到达,她就对自个儿说:“这下子可糟啦!我本该料到这一点的嘛,放他这样出门,却没有一个人照看好。看来我非得搭下水的船走一千一百英里的路,才好弄明白这个小家伙这一回究竟干了些什么,既然我接不到你这方面消息的回信。”

  “啊,我可从没有接到过你的来信啊。”萨莉阿姨说。

  “啊,这怪啦。我给你写了两封信,问你信上说的西特已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啊,我一封也没有收到啊,姐。”

  葆莉姨妈慢慢地转过身来,厉声说:“你,汤姆!”

  “嗯——怎么啦。”他有点儿不高兴地说。

  “不准你对我‘怎么啦’、‘怎么啦’的,你这淘气鬼——把那些信交出来。”

  “什么信?”

  “那些信。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是我非得揪住你不可的话,那我就——”

  “信在箱子里。这下好了吧。我从邮局取的,至今原封未动。我没有看。我动也没有动。不过我知道,信准会引起麻烦。我心想,如果你不着急,我就——”

  “好啊,真该揍你一顿,准没有错。我发了另一封信,说我动身来了,我恐怕他——”

  “不,那是昨天到的,我还没有看,不过这没事,这封信我拿到了。”

  我愿意跟她打两块钱的赌,她肯定没有拿到。不过我想了一下,还是不打这个赌保险一些。所以我就没有作声。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汤姆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两眼直冒火,鼻翼一开一闭,仿佛像鱼腮一般,朝我叫了起来:“他们没有这个权把他给关起来!快去啊——一分钟也别耽误。把他给放了!他不是个奴隶啊!他跟全世界有腿走路的人一样自由啊!”
  • 我这一辈子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事。原来是你们啊,是你们这些坏小子掀起了这场祸害,害得大伙儿颠三倒四的,害得我们差点儿吓死。
  • 说如今大家都可以高高兴兴了,因为一切迹象都是第一等的。他睡得这么久,看起来病不断往好处发展,病情也平静,十有八九醒来时会神志正常。
  • 正在这时,正当他们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最后骂几句作为告别的表示时,老医生来了,四下里看了一下说:“对待他嘛,别太过分了,因为他可不是一个坏黑奴。
  • 我正想再出去遛达一会,对自己有好处,不过我已动弹不得。啊,这时,她还来不及拆信,便把信一扔奔了出去——因为她看到了什么啦,我也看到了。是汤姆.莎耶躺在床垫上。
  • 哈特福德市是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的首府,也是康州的第三大城市。这座快拥有400年历史的城市,一如马克.吐温当年所说般的美丽,但这位大作家肯定做梦都不会想到布什耐尔剧院会在2009年喜迎东方神韵。今年3月21日和22日,神韵在哈特福德市的布甚耐尔剧院举行三场巡回演出。
  • 姨父十点钟左右回来的,显得有些神情不安。他没有找到汤姆的踪影。萨莉阿姨就大大不安起来,西拉斯姨父说,不用担什么心——男孩嘛,就是男孩,明早上,你准定会看到他
  • 当时我慌乱到了极点,我偷偷上了楼,把他们锁在了房间里!我就是这么干了的。换了别人,谁都会这么干啊。
  • 我们便往邮局走去,去“找”西特,不过正如我意料中的,他不在。老人呢,他从邮局收了一封信。我们等了相当久,可是西特并没有来。老人说,走吧,让西特玩够后步行回家吧,
  • 我把医生从床上叫了起来。医生是位老年人,为人和气、慈祥。我对他说,我和我的一个兄弟昨天下午到西班牙岛上去钓鱼,就在我们找到的一个木筏子上露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