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的芬芳:我的两位母亲

文、图/徐正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我有两位母亲,一位是家母,一位是岳母,家母生于民国6年卒于民国60年,岳母生于16年卒于民国98年。

家母毕业于台北第三高女,而岳母毕业于花莲女中,也一样出生于富裕的家庭,因此能够到外地就读住宿学校,毕业后,都曾担任教职。家母任教在日据时代,而岳母任教于国民政府迁台初期。在那个年代,她们算是少数的知识妇女,在严格的寄宿学校学习养成教育下,培养出知所本末先后、知书达理的特质。

和家母相处的时间是出生到大学成长的阶段,在我的印象中,家母快乐的时间不多。因为家父是刚直硬颈的人,他反对祖父的续弦,在家庭遭到排挤,也因为不在国民党担任公职也不顺遂,一家之主不快乐,相信他的配偶也不会快乐。在家母过世前8年,家父过世了,家中的生计出了问题。在大家庭中,家母对内养家糊口对外又要应对得体,着实不容易,尤其孤儿寡母最容易受到亲戚的轻侮,那8年的日子,我看到她几乎只有在我和妹妹们考上好的中学、好的大学能扬眉吐气时,才能一展欢颜。

相对于家母,岳母就幸福许多,我和岳母相处是我开始工作、有了孩子、开始创业展业的时候。她是我写文章时第一位读者,也是我作画时,第一位评论好坏的观众,她甚至把我在报纸发表的文章剪贴成册。而我会写文章和作画则来自家母从小的潜移默化,我小时候许多寒暑假作业的成绩好,常是家母代为捉刀的结果。

家母和岳母相差10岁,但她们无缘彼此相识,相信家母若能多活几年,能够相识一定会情同姊妹,她们会用很文雅的日语和台语交谈,家母会受岳母的影响而有较多的欢乐,而岳母则能从家母的亲身感受中更能体会人间冷暖、世态炎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七线又称为北部横贯公路,从三民到宜兰约100多公里,风景秀丽,是台湾最美的山路之一,但是沿途多九弯十八拐,过了下午起雾或阴雨时,能见度不佳,从角板山到宜兰这一段路来往车辆不多。
  • 台湾南端是狭长的恒春半岛,半岛西边是台湾海峡,东岸面临太平洋。从东港南下,左转四重溪沿着山路,我们一行人到东海岸的旭海。

  • 桃园复兴乡是水蜜桃和香菇的产地,如今大量进口的水蜜桃和香菇,连原产地所购买的也很有可能是进口货,鱼目混珠难以分辨。
  • 北部横贯公路从三峡到宜兰,而五寮位于近三峡北横的起点不远处。公路沿溪而行,经过五寮是竹林夹道,这里是台湾北部竹笋的产区,因品质好,在市场常见菜贩标榜其竹笋来自五寮。
  • 侯硐是台湾东北角的山城,曾经是煤炭的产地,后来不再采煤,人口逐渐外移,留下来的是瑞三煤矿公司的大楼和运煤的轨道天桥,矗立在青山绿水间。

  • 女歌唱家潘月云曾有首歌——胭脂北投,歌曲中怀念早期北投如花园一样的美丽,而叹息后来灯红酒绿污染了北投。
  • 每年的清明扫墓是兄弟姊妹团聚的时刻,扫完墓之后,大家都习惯地一同到大稻埕慈圣宫露店,享用一顿丰盛的午餐。
  • 李教授是阿美族原住民,他和他的哥哥都是国内有名的音乐家,留着胡子充满阳刚气息。

    在三芝乡种有机蔬菜的皮尔夫妇,邀请我和内人,和他们的一些好友,在周日中午,到石碇山中的一家叫做“不知处”的餐厅用餐。这家餐厅正是李教授夫妇俩所经营。

  • 平日工作忙,中午用餐时间短,常去吃午餐的餐厅老板娘常劝我吃慢些,说我吃饭好像是把菜和饭直接倒入口中,这样对身体不好。享受一顿慢食是要有心情和时间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