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救六条命 如今冤狱在身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潘本余,昔日是个铁汉子,曾救六人性命,如今被中共监狱折磨得生命垂危,腹部水肿,不能进食;身体多处有烟头烫和疥的痕迹。(明慧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姜华明综合报导)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潘本余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因长期遭迫害,身体备受摧残,但泰来监狱一直不许他保外就医治疗。在其几次生死关头奄奄一息时,狱警程强仍然威胁:“你不写三书(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就不放人,保外就医就不给你上报。”直到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狱方和齐市六一零等部门为推卸责任才通知家人将潘本余接回家中。目前潘本余呼吸困难,不能吃饭睡觉,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修大法做好人 先后救六条人命

潘本余是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齐铁环卫站工人。九七年夏天,邻人送给潘本余一本《转法轮》,他看后觉得这书教人修心向善太好了,便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改变了多年不好的思想观念,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九七年九月,在他家楼后的火车道口,火车突然鸣笛,一男孩一女孩骑自行车相撞,两人都摔在铁轨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潘本余将两个孩子及他们的自行车都扔出铁轨,而潘本余自己的衣服则被疾驶过的火车挂破,摆脱险境后,潘本余依然心有余悸,脸都吓白了。

潘本余还在齐齐哈尔浏园(嫩江流域)先后救过四个溺水之人。其中一个是建华厂三十来岁的张姓职工,此人在岸边深水处呛水喊救命,潘本余跳下水,被溺水人死命抓住胳膊、挠掉一条肉,他还是尽全力将那人拖上岸。这个人得救后表示感谢并留下姓名,潘本余说:不用谢,能见死不救吗?

说句公道话而被囚劳教所

这样一个舍己救人修心向善的好人,却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的镇压中,经历了残酷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中共新闻媒体铺天盖地诬陷抹黑法轮功,潘本余心想:“只有这部法才能使一个人真正的从内心改变,使其成为好人。这么好的一部法,这么伟大的师父竟遭如此诽谤、不公,我要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他向单位领导请假去北京,却被单位软禁在办公室,由家人送饭;九月份,单位伙同齐铁分局将他劫持到加格达奇党校,在洗脑班里迫害两个月;之后齐铁公安将其直接送到齐齐哈尔市齐铁碾子山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碾子山劳教所一中队,队长姜佰利指使犯人天天毒打潘本余,寒冬腊月警察用自来水管向他身体哧冷水,一连哧一、两个小时,把他冻的浑身抽搐、不能动弹;警察还用塑料管抽潘本余的头,他被打的不能走路,不会查数,感觉不到饥饱,睡觉颠倒,不让睡就痴傻的坐着。头脑恢复后潘本余写了申诉信,信却被警察没收,人则被监视并饿饭。潘本余从天亮到天黑被强迫挖地基,稍怠慢一点就被打骂。他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劳教获释。

二度被劳教 惨遭迫害

回家后潘本余回单位要求上班,经理张玉晶、书记董霞说:“你已被开除,今后单位与你没任何关系。”此后潘本余没有经济来源,生活窘迫。

二零零零年七月,潘本余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刚离开家家就被抄,途中被围追堵截,辗转来到北京。当时北京遍地是公安、便衣,由于身份证被街道办事处拿走,他只好露宿街头。七月二十二日潘本余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警察疯狂的骑摩托车往他身上撞、从他腿部压过去,几个警察连拽带打,揪扯着将他绑架到一小屋里。后来潘本余被齐铁公安处带回齐铁看守所,又被哈铁路局枉判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月,潘本余被关押在富裕劳教所。

潘本余与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大监舍里。法轮功学员李齐、马勇拒绝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被警察贾维军带出去毒打、被电棍电击。潘本余从监舍出去制止,被犯人打翻在地,强行按住。警察贾维军数次指使犯人将潘本余弄到猪舍毒打。一次把潘本余打昏了,贾却说是装的,并用开水往潘本余身上浇,潘本余身上被烫的起泡。警察还不给潘本余吃饱饭、不让他上厕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马勇、李齐、张晓春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写声明要求无罪释放,贾维军指使犯人打法轮功学员,连六旬老人杨立成也不放过。潘本余见此情况便高喊“法轮大法好!”全体大法学员也一起喊。潘本余被警察和犯人打的口鼻流血,大牙被打掉一颗。贾维军叫嚣:“给我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齐市六一零却到劳教所里对法轮功学员倒打一耙:“你们承认错了,我们就不追究这事。”

此后,张晓春、马勇、王宝宪被富裕公安非法拘捕,送到富裕看守所。贾维军开大会疯狂叫嚣:“王宝宪就是我凑材料送进去的。”并让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不与政府对着干。王宝宪控告富裕劳教所的非法行径,被看守所狱警和犯人林立国活活打死。当时驻看守所王检察官还为刑事犯林立国做假证,说没打王宝宪;张晓春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灌浓盐水致死。

一日,劳教所某副大队长对潘本余说:“你们从铁路来的都不转化,跟我们对着干,我们的转化率一下子少了,都是因为你,抓应该抓你这样的。”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潘本余被非法拘捕,也被送到富裕看守所。

最高法院说放人 市610却判处4年监禁

潘本余在看守所炼功,狱警阻止并毒打他,用皮带往其脸上抽,顿时脸部血肉模糊,潘本余高喊:“法轮大法好!”在押犯人觉得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不该此般对待,都义愤的敲窗砸门也高喊“法轮大法好!”,潘本余还被戴手捧子、支棍、被关在铁笼子里遭审讯。

富裕法院对潘本余开庭,院长李平问:“你犯什么罪?”潘本余回答:“我没有罪。”李平又问:“你没犯罪检察院怎么起诉你呢?”潘本余质问检察官:“我没犯罪你对我栽赃陷害,你的良心哪里去了?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连老人都打,我阻止他们竟被打的鼻孔穿血,牙被打掉一颗,他们才是真正的犯罪。按照刑法,他们构成对我人身伤害,应判一至三年。”

之后潘本余申诉无罪,县彭检察长将材料转送到省检察院,省检察院处理不了就转送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回文说潘本余不够起诉点,起诉期限内不解决应该放人。齐市非法机关六一零等部门不同意。他们将潘本余非法超期关押一年多。期间王宝宪、张晓春被迫害致死。人死了瞒不住了,为封锁消息,他们抓紧对潘本余非法开庭。

被非法判刑后潘本余又申诉到齐齐哈尔中级法院,中法开庭审讯笔录和潘本余的口述不一致。潘本余说不按手印是因为这不是他说的,要求重新记录。下判决时法院把空白刑讯笔录让潘本余按手印,潘本余说:“我知道你们又要作假证,现在看守所所长在这里,警察在这里,我找到王检察官告诉他,中法拿空白笔录让我按手印,他们是栽赃陷害,纸包不住火,这事我告诉你已经是第三个人了,早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到时候你给我证明一下,揭露他们的罪恶。”

二零零二年八月一日,潘本余被非法判四年徒刑,他不服判决上诉到齐齐哈尔中级法院。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日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审判员关义民威胁潘本余说“再告就支门子把你打死在北安监狱”。

北安监狱的罪恶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潘本余被送到北安监狱,在北安监狱他继续申诉,被犯人打的头破血流。零三年三月,他将申诉交给监区负责人张铜鑫,等到七月他问张铜鑫“我的申诉应该返回来了。”张铜鑫竟说:“你写的还是法轮功那一套,国家正在打压,你写也没用。”他又将控告江泽民非法镇压法轮功的材料上交,北安监狱将他关小号,戴戒具,背铐穿地环儿,日夜锁在水泥地上不给被褥。一天潘本余对警察说自己尿血了,姓安的狱警破口大骂:“×××的,尿血谁没见过,你给我喝它。” 潘本余又说:“我吐血了。”安恶狠狠的说:“活该!”潘本余说:“你把铐子打开,我的双臂、肋骨、手脖子都锁烂了。”安说:“×××的,你吓唬谁?我要抓苍蝇往烂肉上放,让你长蛆。”潘本余又说:“你给我打开吧,我要大便。”安说:“你有屎往裤子里拉。”潘本余问:“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安说:“我要向监狱要政绩,四书我已经给你写好了,只要你签字,我马上就放你回去。”潘本余回答:“我不签。”

由于长期戴戒具一个姿势,不过血,导致潘本余肌肉腐烂,双臂骨缝长肉芽,疼痛难忍,每一分钟都在煎熬之中。潘本余被关小号迫害长达七十多天。

一日,省司法局人员来监狱检查工作,潘本余高喊:“我最冤哪,政府官员打死两名大法徒,为封锁消息把我关在监狱,我申诉他们就关我小号,酷刑折磨,想整死我。”姓安的狱警对检查人员谎说“他是精神病。”半个月以后将戒具卸下时,他双臂仍是被锁的姿势,已经不会动了。测血压高六十,低三十,整日昏迷状态。

终于,潘本余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从北安监狱获释。


法轮功学员潘本余,昔日是个铁汉子,曾救六人性命,如今被中共监狱折磨得生命垂危,腹部水肿,不能进食;身体多处有烟头烫和疥的痕迹。(明慧网)

再次被判刑 狱中被折磨得生命垂危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警察又到潘本余家砸门,潘本余被迫流离失所。同年十二月八日,潘本余在其父母家被北局宅派出所警察邢国南等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泰来监狱。在派出所,被铁锋区六一零王队长铐在暖气管子上;对其毒打致昏迷;还用皮鞋踹其肚子;打的便血。两天后被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被六一零王队长打的心、肝、肾衰竭,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齐市第二医院抢救。

二零零七年四月潘本余被铁锋区法院枉判七年。下判决时,法院把空白刑讯笔录让他按手印。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潘本余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春天起潘本余被关在泰来监狱医院,被迫害的肝腹水、浑身起红点子,警察说他身体没已经有一个好零件了。

二零零九年新年前后,潘本余的家属就去了泰来监狱五、六次,要求放人,监狱都拒不放人。三月二十五日,监狱打电话给家属让去探视。家属于三月二十六日见到潘本余,发现他的状况特别危险,已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探视的时候是被犯人抬出来的。当天家属再次找到泰来监狱刑法执行科科长张星军,要求放人,张星军百般推脱。前几次都是张星军出面阻挡放人。三月二十七日,焦急的家属又找到监狱长许伟,许伟推脱说:“按照规矩办事,按程序走,他(潘本余)还没有到时候(指还有一口气还没到生死边缘)。”

直到五月二十二日,狱方和齐市六一零等部门才将潘本余释放。潘本余在泰来监狱被严酷迫害,以致得了心脏病、肝腹水、心肌梗塞,出现吐血,头部肿大,生活不能自理,了解潘本余为人的乡邻、亲友都为他的生命担忧。人们期待着立即停止这场对良知、信仰、人权的迫害。(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7-12 9: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