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序(3)

辛灏年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二是在哲学上准确而又精彩地批判了“马列中国”的祖宗马克思,批评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 ── 黑格尔哲学。

众所周知的是,马克思主义是靠共产党的刺刀来为他实行思想专政的。换言之,就是在共产党国家,马克思主义鼓吹暴力,更依靠暴力来维护他自身这个统治思想。在马列子孙的中国,毛泽东的最高指示便是“指导我们事业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一九五七年,重庆中学的一位教师邓祜曾,就祇因为说了句“我们既然自称是拥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大国,为什么还要请一个大胡子的德国人来作我们的祖宗?”便被打成右派,且被迫害至死。在马列中国,这样的宗教迫害何止千千万万。

然而,悲剧却是,至今,当我们中国人已经明白马克思主义只给我们民族和人民制造了脓和血之后,我们非但还不敢公开地批判马克思主义,而且还要说“马克思主义是好的,只是我们中国人没有做好”。马克思主义不仅在我们中华儿女的身上化血为肉,腐蚀了他们的灵魂,甚至已经使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变成了马列子孙,而不识不认“三皇五帝、孔孟老庄……”才是自己的祖宗。犹使一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岂止是数典忘祖,至今还在“言必称马列”,而且“只敢高声大骂中华的祖先,不敢小声一骂马列子孙的祖宗”。以至今日都有寡脸鲜耻者,居然还在德国的马克思旧居前留言称﹕“我终于见到了我们的正宗了!”。在柏林曾属于原东德的马克思墓碑前,我们几乎只能看到一伙一伙的中国人围在那里表示崇敬……。亲眼目睹此情此景时,真不知我们中华儿女们是该哭还是该笑?

在马列中国,不仅“尊马辱华”,要与中华的传统思想、文化和历史决裂,长期为官方和刺刀所号召、所保护,而且,就连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来源──在欧洲“近代”和德意志封建社会末期产生的所谓德国“古典”哲学,马列中国的专家教授们也是一律地只敢捧,而绝不敢批评半句。虽然,黑格尔在西方,并不神气,在西方哲学的历史上地位并不高,从来没有象在共产党国家、特别是马列中国那样神气过。但黑格尔在我们中华儿女的国土上,却成了超越黄帝、孔孟、老庄的至尊。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在共产党血腥的刺刀尖下,已然是形神俱灭。

但是,中华儿女黄鹤昇先生,却绝不做马列子孙。他不仅敢于批判马克思,而且勇于批判黑格尔。他不是为了批判而批判,而是要批判不正确的“绝对理性”,追寻正确的“创造意识”。

黄先生在他的书中,就曾这样地批评黑格尔说﹕自康德以后,一些哲学家想标新立意,要打破康德的理性批判哲学。做得最为突出的,要数黑格尔。黑格尔创立的“精神辩证法”。其无所不论,无所不包,他似乎囊括了所有的人类知识。他从无到有,到事物矛盾的相互对立,再到否定之否定,经过螺旋式上升扬弃的运动和发展,达到最后的对立统一:绝对精神。黑格尔的哲学虽然张狂,将康德设置的理性界限于不顾。但他最后的“绝对精神”还是回归到上帝——将其绝对精神的荣耀归于上帝。

是的,浮现在黄先生笔下的黑格尔,不过是一个已经找出人间的“绝对理念”,却又将这一人间的“绝对理念”送回到上帝怀抱里面去的一个“大螺旋”罢了。

除此之外,黄先生还特别针对黑格尔所说的“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哲学谰言,在书中毫无遮拦地批评道﹕黑格尔说:“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也就是说,凡是流行的,便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便是真理。黑格尔更认为有客观思维、客观思想,以此为其绝对精神打保镖。我们说恶也是现实的东西,这现实是否合乎理性呢?但黑格尔否定恶合乎理性,看来黑格尔的辩证法也是不现实的。

然而,黄先生知道,真正张狂的,还是黑格尔的徒弟马克思。

为此,黄先生在书中明确地批判说﹕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是费尔巴哈的唯物论和黑格尔的辩证法两者揉合在一起的哲学。其哲学范畴基本是执形器物相而思辨,其所指涉的形而上理性思辨,也是关于物性之理;其思辨范畴归属于物质本体论(意识是物质的属性)。因此其道德哲学是由物而推己及人,即以占有财富(物质)多少来作阶级分析法,其人道是建立在物性与人互相作用的辩证上,由此引申出来的阶级斗争有其必然性。一则他将黑格尔的绝对精神——上帝抹掉,讲物质的无神论;二则无儒学那种讲心性的形而上学天命道德观,其所表现出来的就是弱肉强食、强者进取,弱者淘汰的物质发展观。

于是,黄先生便抓住了马克思主义的要害即“唯物辩证法”,予以了透彻的分析和批判。他睿智地指出﹕“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哲学是形而下的,这一点我们从列宁拚命反对形而上学就可以明证。我们从形而下来看唯物辩证法,唯物辩证法的原形就毕露了:与其说它是一门哲学,不如说它是一门物理学更恰当,或叫做“条件反射学”。诸位若不信,请看:物质(物质条件)反射给意识,意识(意识又以物质为条件)再反射回物质。只要我们将“反射”一词换成“决定”一词,就是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

如今还在马列中国苦熬的中华学者们,要是能够读到这样一段批判的言词,怕不是要“大快人心”,甚至是要“大快朵颐”的。

此时,我们再来回首尼采对辩证法的批判,就会更加觉得他言之有理。尼采说﹕“辩证法只是一个黔骡技穷的权宜之计,在使用辩证法之前,一个人必须先强行获得他的权力。”

尼采还批判说﹕“辩证法家手持一件无情的工具,他可以靠它成为暴君,他用自己的胜利来出别人的丑。辩证法家听任他的对手证明自己不是白痴,他使对手激怒,又使对手绝望。辩证法家扣留了他的对手的理智。”

黄先生的书证明了尼采对辩证法批判的准确,但他比尼采批判得更妥帖、更深刻、更哲学、也更富有“创造意识”。(待续)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一是提出了新理论和新概念,是完全走出了旧教条、旧框框的新理论、新概念。
  • 黄鹤昇先生的“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在黄花岗杂志连载之后,终于成书出版了。可是,作者却为难起我来,因为他要我为本书写一篇序。
  • 月9日,有关东北亚人权的世界学术研讨会在韩国国会宪政纪念馆召开,此研讨会由亚洲哲学会主办,旨在集全球正义力量敦促终止中国和北韩的集团虐杀罪行。
  • 彭博的教育哲学的中心要点是学校规模变小、不停评估学校表现,并用高薪留住有才华的管理者。
  • 本书是一部哲学专著。写的是人,如何才能“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人生无论是心智还是行为,如何才能与自然达到“合一”。
  • 洛克菲勒的座右铭是:不论遭遇怎样的失败与挫折,人要保持活力、永远坚强、坚毅,这是我惟一能做的事情洛克菲勒。
  • “是庄周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这是古人问的哲学式问题。数千年后的今天,挟带所有先进的科学理论和发明,我们继续追问:“如果真实是一场梦,我是在谁的梦中?”
  • 张骞他独立、外向、不安定、四海为家,对事物具有哲学的见解,以及拥有雄心壮志的大格局,人生又经历了各种不同的生活型态,加上他友善、亲切、具有非常好的抽象观念,这都吻合了中天射手的原型。尤其张骞所立下的丰功伟业,不仅在他生前、生后都光耀天下,这样的格局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星图上太阳的落点,就在中天上。俗语说:“如日中天”,这话说的很妙,完全正确。
  • 中国四川一名哲学硕士研究生在国外期间拜访达赖喇嘛和异议人士,回国后被校方开除学籍。当事人认定校方是受国家保安部门压力作出这一决定的。 (w2009-07-05-voa25.cfm)
  • Tucci还谈到他所从事的自然疗法,“我们不仅传授科学和技术学科,我们也传递一种生活哲学,我们试图拯救和寻找真正的自我。”今晚的神韵演出令他顿开茅塞:“我确实认为对于我们生活在城市的人们,神韵重新使我们找到了做人的根本和生命的意义。神韵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内心深处,这时我忘却了自我,我感到美的能量在传输,宾纷的色彩与精美的图像使我又重新与我内心的真我连系起来。”“的确,这场演出传递著一个伟大的和真正的精神力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