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凰:梦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14日讯】

我之是青色的
它滑入水里
在透明的光中让我不能说它的秘密

我之是月色的
它流向了篱笆的空隙
把一枝含苞的玫瑰开在了她的心底

我之梦是虹色的
它乍隐乍现
生出连绵不绝的芳草直到天的边际

我之梦最终是玉色的
它玲珑的样子
在我书房内使我忘记了那生死别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说在中国诸多奇花异树里我最喜欢桃树,那么桃树所产之果,桃子,也自然是我最喜欢吃的一种水果。
  • 在我故乡的三十年前,每到春天之后,就会飞来很多的燕子。它们一天到晚的都在飞,甚至在夏季的暑月,也仍然不停下来,它们轻盈的身段,有时浮现在西方黄昏的绯云中,浴着落日金色的光,一升一降的看来很有趣味,这也是不同于北国的一处风景,似乎有一种清灵的感触,而这感触从人间的芳草碧连天化来,沾有几分已去梦境的怀念。
  • 中国是一个盛产竹子的国家,特别是在江南的区域更是如此,而且品种也繁。俗语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竹子多的地方,人们也就靠竹子生活,它的根可以做成工艺品,它的枝干可以做成凉席,它的嫩笋是一类嘉筵,此外还有在竹林里雨季长大的竹荪等。
  • 我为有神论者,在少年时期曾经做个这样一个似是而非的梦。梦见自己化为一条愤怒无比的火龙,围着一尊巨佛咆哮不己,那佛面感觉有几分熟悉,却又不知在哪里见过——此去蜀地乐山,见了那尊临江而建的大佛,当下心中突然明白,原来梦中所见的佛,即是此座,于是为之燃香,再三作拜。
  • 像我这样的人,生活在现代中国,也的确没有什么趣味,生活的极其单调,有朋友说我是一个生活在现代中国的古人,我的一切怅惘与感伤由此而来,我真是蛮佩服她——光从我的文字就能洞明我的内境,不过话也只是说对了一半,因为更多的恐怕还是在于我的选择,如果我是面目可憎头脑可笑现代版的三寸丁谷树皮,那也就算了,可惜的是我还不是,长的倒像是西门官人,不过现在反而是那些党衙门内的三寸丁谷树皮日夜纵欲,有美人做陪。
  • “中共”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中文缩写,与其说是一个名词、名字,不如说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是中共反宇宙的邪恶过程。那么在此意义上说中共政府不成立,它祗是中共祸乱天下以所谓“政府”的名义而出现的工具。一些宪政主义者之所以在中共环境下屡为中共所戏,是因为他们未免在单向一元化的思考中共,以为中共仅仅就是独裁专政这么简单,而没有想到中共是反宇宙的邪恶过程,其存在本质是人类的劫运。而解决这个劫运或者说要终结这个反宇宙的邪恶过程,我们必须“反”中共,而以此为伟大的神圣,这个“反”是反中共的邪恶,人性上要求我们返本归真,复兴我们道德的价值,尊奉宇宙的真理,彻底解体中共。
  • 觉得自己有义务把把说出来,否则藏之心底也很不舒服,而且这二件事情也是中共当局长期故意为之的鸟戏,时间这么久了,现在也居然少有人把它很明白的说出来。
  • 我曾经记的有这么一处境界,
    但却不是在天上。
    我沿着一条河道上走,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