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序(5)

辛灏年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黄先生在他的书里是这样“尊康崇老”的:我读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后有一个震撼,就是觉得康德思想的深邃,他已窥见到人认识背后那个form(形式)。这,不就是当今电脑之所以可能的理论基础吗?早在200多年前,康德就发现了人心是如何获得知识的程式。所以我认为康德是电脑发明的鼻祖。而我们的老祖宗老子更厉害,早在2000多年前,就发现人心是如何中木马病毒的,并且发明一套洗去木马病毒办法,使人得到彻底的解放。如此看来,老子对康德这个认识形式是有所了解的,不然他就无法发明这套治人中木马病毒的方法。故庄子称老子为“古之博大真人哉!”

黄先生在他的书里又是这样地批评西方近代哲学的﹕由于理性的局限性,它不可能证明上帝的存在,因此西方哲学走到理性的尽头后,不是回归到自然主义(如斯宾诺莎)就是走向神秘主义(如谢林)或独断主义和怀疑论者(如休莫)。可以说,自康德宣布理性的局限性和点出“物自体不可知”之后,西方理性哲学已走入死胡同……黑格尔(想)用“否定之否定”来解决,宣称取得了“绝对精神”;而谢林则走向神秘主义;叔本华则用取消“生命意志”来找出这个“物自体”…………康德的“物自体”及他提出的“四大悖论”,给人留下两大哲学难题:一是如何证明上帝的存在?二是人是否可以获得绝对的自由?由于康德的批判哲学已指出理性哲学的局限性,认识须依赖于经验才有所发展,这就使人陷入两难的境地:一是人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天性得不到满足;二是人类灵魂游离于表象世界而无处归宿。

黄先生对他的中华古典哲学这样尊崇不已地介绍说﹕还是中国古老的《易》展现得好:阴阳互相转换,有时阳多,阴就少了;有时阴多,阳就少了。但不会是阳彻底战胜阴,也不会是阴彻底战胜阳,物极必反,“绝对”是没有的。儒家对处理事物的发展,采取一种“中庸”的态度,也就是在矛盾的两个对立面中,采取不偏不倚的中间路线。……其高明就高明在这里:中国人知道不可能彻底消灭矛盾,只能在矛盾的双方取得平衡,以求达致生存的最佳境地。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就是抓住中庸之道。

他还说:在《论语》里,子贡与孔子有一段很著名的对话:“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孔子的作法是很聪明的。他知道他人也是一个主体,一个会思的自由人,你的意识不能代替他的意识,于是孔子“反诸求己”,以己度人。凡是我不喜欢、不需要的东西,我也不会施加于他人。孔子这个做法,用我们现代的话说,叫做“将心比心”。孔子是向内转来求与外在他人的平衡的。他的表现,与海德格、萨特等存在主义者恰恰相反。孔子先求其内省来对待他人,严于律己,对他人采取宽恕的态度。他的哲学,是以一个“仁”字来建立的。“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黄先生终于用中国之特有的“吾之哲学观”,说出了我们在哲学上与西人的差异,是我们与他们“异”,他们比我们“差”。他说:

西方哲学家无法摆脱笛卡儿“我思,故我在”的魔匣,是其只有一个有对的“我”,而无中国人不言有对的“吾”。“我”是有对的,有一个对立面他人、它物而言。……我作为主体存在的时候,必有一个客体作为矛盾的对立面而存在。固说这个“我”,是有对有像有所执的,要与外界客体对象发生联系才能显现……但“吾”与“我”就不同了,吾完全在己,不涉及外物、他人,是无对的。吾就是吾,全在其自己,无矛盾的对立面,无外在而言“吾”。就是说,我是有辩证的,但吾是无辩证的。我们要使老子的道无所以可能,不能不论及中国古人这个“吾”的哲学观。。

但是:西哲没有“吾”(叔本华用辩证法来表达,他认为无的对立面就是全有。从这里我们也看出西哲无“吾”的一个缺失,他无法表达无矛盾的在),人们以为“无我”就失去了所有的人生价值了,实则这个真“吾”还是在的。叔本华很了不得,这个“无”,许多哲学家碰都不敢碰它,他们望而止步。无,一切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可论?还有什么可谈?讲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没有什么学问可做了。故他们宁可退回到知性、感性中去,但就是不敢再退一步到“无”的境地,他们不敢丢掉这个“思”,这个“我思”。以笛卡儿的说法,我思,我才能存在,若我不思,我就不存在了,这是万万使不得的。这就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去我存吾。“丧我”,就是无我,无我则无物,两者皆忘,而吾则立在其中,自由自在了。

黄先生终于批判了马列中国的那些数典忘祖者,特别是甘为马列子孙者﹕西人不懂得我华夏这个哲学的奥妙,批儒、道哲学可修成圣、至人,可成仙变神人为不可思议,实则西人无中国文化的这个“吾”也,他们不可能发展出中国此等哲学来。中国现代的一些学者,不知就里,受西方辩证哲学的影响,将辩证法引入儒学和道学的研究,特别是对老庄道无的研究,让人读了忍俊不禁。他们自以为是,说老子的道具有朴素的唯物辩证法思想,说老子的道是辩证的,无为就是有为,柔弱就是强壮,无德就是有德等,用此等辩证法解析老子,只能将老子的道降到有形相对的道,即实有的道。这如何窥见到老子道的“玄妙之门”?老子说那些形而下的辩证,就是为了说明他的道不需要辩证。他的道不同于人世间所说的道,他的德也不同于人世间所认同的德。他的道连个名称都说不清楚,我们何必乱拿那些实有的东西来与道比附。老子的道,是不能用意去猜度的,更不能用辩证法去辩出个所以然来。

黄先生,不仅通过对哲学的探讨和研究,用正确的研究方法和重大的研究成果,维护了自己的民族自尊和民族自信,而且他更用哲学上的新理论和新概念──他特有的“创造意识”,提升了我们中华民族的自信心和自尊心。面对今日的马列中国及其马列子孙集团而言,真是何其难得!何况黄先生的崭新哲学思想体系已见端倪,独成方家的美好前景已然是光彩耀眼,所以我才会在为这本书写的内容介绍中说﹕

本书是一本“通”书。这么说,不仅是因为“不通”和“未通”的书太多,更因为本书所拥有的哲学的新思想和新意识,是具有创造意义的,是自成一体的,是相当精深而又法乎自然的,是民族的而不是非民族的,是不薄今人爱古人和不薄西方爱中华的。所以本书才既能够跳出三界之外,又能够深入三界之内。如此,这本论述如何才能“通往天人合一之路”的纯哲学专著,才真正有可能引导你“通往天人合一之路”。

不揣浅陋,是为序。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于美国纽约(待续)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三是在哲学上“不薄今人爱古人”和“不薄西方爱中华”。
  • 上篇文章中我提到了西方大哲学家黑格尔的那句名言:“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合理的即是存在的。”然而正如佛陀所云:“法无定法”,不同的层次存在着不同的理,黑格尔的这句话虽然很有道理,然而一旦超越这个境界,就会发现它的理就不是那么绝对的了。
  • 第二是在哲学上准确而又精彩地批判了“马列中国”的祖宗马克思,批评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 ── 黑格尔哲学。
  • 第一是提出了新理论和新概念,是完全走出了旧教条、旧框框的新理论、新概念。
  • 黄鹤昇先生的“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在黄花岗杂志连载之后,终于成书出版了。可是,作者却为难起我来,因为他要我为本书写一篇序。
  • 月9日,有关东北亚人权的世界学术研讨会在韩国国会宪政纪念馆召开,此研讨会由亚洲哲学会主办,旨在集全球正义力量敦促终止中国和北韩的集团虐杀罪行。
  • 彭博的教育哲学的中心要点是学校规模变小、不停评估学校表现,并用高薪留住有才华的管理者。
  • 本书是一部哲学专著。写的是人,如何才能“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人生无论是心智还是行为,如何才能与自然达到“合一”。
  • 洛克菲勒的座右铭是:不论遭遇怎样的失败与挫折,人要保持活力、永远坚强、坚毅,这是我惟一能做的事情洛克菲勒。
  • “是庄周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这是古人问的哲学式问题。数千年后的今天,挟带所有先进的科学理论和发明,我们继续追问:“如果真实是一场梦,我是在谁的梦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