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14)

张霜颖

父亲给母亲的信,照片是父亲回到济南劳教所后的第一次探视,弟弟带去出生不久的儿子天依并偷拍了他们的合影。

【字号】    
   标签: tags: ,

秋莲无缘无故地被关押了,她自己心里完全不能够认可这种非法行为。她在心里大喊,中国还是不是一个国家啊?就算是流氓黑社会也不能这样啊!但是十几年来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不断的无理打压,使人们对公安的任何无理行动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几年来很多邪恶警察无所顾忌地对法轮功学员残酷施暴,虽然秋莲还是不时的把自己无罪的事实向他们申诉,使得有些警察慢慢地也产生了同情心,但是当秋莲刚刚被押到那个破房子的初期,那真是迫害无名何处诉啊。秋莲给母亲讲述了其中一个可怕的夜晚,秋莲的追溯让母亲胆战心寒!

秋莲被囚禁在破房子的那些日子是孤苦的。晓霞被送到劳教所走后,那个破房子就只有她一个年轻女人和一群男警察。每当她关上门想换件衣服时,警察就会一脚把门跺开说,“不许关门!” 一群男警察天天无所事事,有的就是对秋莲无穷无尽的刁难与骚扰。这时秋莲已经不再管商君送钱的事了,她满心希望赶快离开这个险境,那日子给她的感受就是一个羔羊落进狼群的陷阱。到后来,那些人的微笑都使她感到恐惧,那恐惧不是因为身体遭受的有形的迫害,而是来源于对一群没教养的男人的心理恐惧。好在后来秋莲所在的单位终于派来了一个女包夹,包夹人员虽然与自己形影不离,毕竟是同性的,秋莲心理总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但警察一找她谈话时,就会对包夹说,“你出去!”那时秋莲就会心生恐惧,那是对那些狼眼的恐惧。

“秋莲啊,你生得太漂亮了啊!”在洗脑班里,秋莲靓丽的容颜总是轻易地吸引了狼眼的窥视。古人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所以秋莲被迫害是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一天,公安大队长张元来了,这个人骄劣而狠毒,听说他在一次办案中,当事人是一个貌美少妇,他先利用手里的权利帮了她,过后又觉得没捞到什么油水,就不时的向少妇的丈夫借钱,每次都是三万、五万的。那少妇的丈夫哪敢不从?一个小家庭就成了张元的提款机了。少妇问他:“你老向他借钱又不还是什么意思啊?”他气势汹汹地说:“那算什么?我还没要他的老婆呢!”他无赖蛮横的样子更加使得那个丈夫怕了他,每次对他都是有求必应的。这个大队长真的使得张元的自我感觉好极了,他真是春风得意啊,所以他走路都是一摇三晃的。用那个洗脑班门卫的话说就是,“这小子总是牛烘烘的。”

那天张元来到了秋莲的监室。“陈秋莲,出来!”他站在监室门口高声大气的喊,正赶上秋莲上厕所回来,他看见了,上前就用胳膊肘儿捣了一下秋莲的胸部,秋莲冲口而出骂他道:“流氓!”谁知这一下却惹了大祸。张元勃然大怒,那些动作怎么能算流氓呢?那是公安的正常业务啊!这个小女子竟敢口出狂言破坏法律实施?! 张元上去就拼尽全力给了秋莲一拳。这一拳打得多重我们不得而知,秋莲当即倒地昏死过去。过后好长时间秋莲才醒转过来,那俊俏的脸被打得惨不忍睹,根本不能看了。秋莲的脸一边高高地肿起来,一边又青紫得像立秋霜打的青茄子,猛一看的话,根本分辨不出来是一张脸。张元把气息奄奄的她扔到床上,扬长而去,秋莲后来终于在疼痛难忍中沉沉地睡着了。秋莲的包夹说,她在睡着的时候,还不时的说,“好疼啊,好疼啊!”过了好久,谈到这个事情,那包夹还心有余悸的说,“那家伙真是打得太狠了!”

张元出去转了一圈,觉得对“法轮功”的打击还是太轻微了,在夜里一二点钟左右,他又鬼祟地窜回来,蜇回到秋莲的监室。中国的警察就是喜欢夜里干活,抓我的父母也是在夜里行动的,因为他们都是阴性的动物嘛!张元进了屋,看到秋莲还在睡着,便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揪下秋莲身上的被子,两手把迷迷糊糊的她高高的举起来,就向地上摔去。秋莲的脸正好磕在一个椅背上,她饱受蹂躏的脸上立刻被磕出一个大口子,鲜血哗哗的流了出来,弄得衣服和地上全是血。秋莲还没有从张元的重拳中恢复过来, 喘息未定,又被他这么大力一摔,更是雪上加霜,秋莲又昏死过去了。这情景使张元很满意,他终于回去睡觉了。但有神看护的大法弟子的生命力是强大的,秋莲一会儿就止住血了。

昏迷后醒来的秋莲坐在床上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在心里向师父求救。后来她笑着告诉母亲说,那时她充满了愤懑,只是在心里喊著:“师父帮帮我,那家伙太坏了,让他得到一些惩罚吧!”没过一会儿,她就安静的睡着了。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