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贵州福利院卖超生女婴牟取暴利

贵州镇远县超生父母因不能承受的超生罚款,不得不将女婴被计生办送到福利院,然后等待那些国外家庭出“抚养费”来领养,计生办、福利院从中牟取暴利。图为中国青海省西宁孤儿和残疾儿童福利中心的一位孤儿。(Photo by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日讯】贵州镇远县超生父母因不能承受的超生罚款,不得不将女婴被计生办抱走。被抱走的女婴被送到福利院,她们的出生信息被弄乱,取名为“古城某”,被当成弃婴,然后等待那些国外家庭出“抚养费”来领养,计生办、福利院从中牟取暴利。据《时代周报》报导,2003年至2005年间,贵州镇远县每年至少有100多个超生婴儿被强行抱到该县福利院, 2005年后人数相对少了。

今年32岁的李泽吉,是5个孩子的父亲,但现在叫他爸爸的人,却只有4个。失去的女儿没有名字,没有出生证明,在李泽吉的脑海里,甚至没有模样。李泽吉只能叫她“老三”。老三被抱走的时候只有36天大,老三的意义,就成了抵计划生育的四万罚款。

与李泽吉有着相同命运的父母,在镇远县还有300多户。他们都是因为无法交纳超生罚款,而被迫默许将孩子送往福利院。而在福利院进行统一“改造”后,这些孩子以3000美金的价格被卖到国外。
  
女儿的生命就是一笔罚款

“我不敢回来,当时计生的人在我们村里很厉害,砸房子抢耕牛抱电视的事经常发生,就是为了罚计划生育的款,所以他们把孩子抱走,就表示说我的罚款不用交了。”

失去老三以后,李泽吉开始频繁地做梦,老三在梦里不断地呼喊爸爸,但是梦中的老三没有模样。李泽吉没有被噩梦惊醒,也没有泪流满面。

2004年农历3月18日,李泽吉的妻子杨银燕在镇远县焦溪镇田溪村烂桥组顺利地生下一个女婴。依照当地习俗,给小孩起名字,通常都需要等到孩子上小学的时候。李泽吉说:“我好后悔没有早早地起好名字,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叫她。”

由于害怕当地计生部门的4万元罚款,李泽吉夫妇不得不在孩子满月之前远走他乡,临走之前,李泽吉将孩子送到了他堂哥李代武家寄养,堂哥跟他说,没生出男孩,就别回来。

但李泽吉没有想到的是,计生办的人,还是在当年农历4月24日的时候,将孩子从李代武家抱走了。

在整个田溪村,除了李泽吉家外,还有陆显德的孩子也被同样的方式抱走。陆显德的妻子杨水英无法忘记自己的孩子被抱走的全部过程。

回忆起 “老五”被抱走的那一天,杨水英至今很懊悔。“我家男人去赶集了,要不会拿锄头跟他们拚命。”
2004年农历4月15中午12点左右,焦溪镇计划生育股股长石光应来到杨水英家。“他说我交不起罚款,就要把孩子抱走。”杨水英说。

“这个孩子我硬要,要罚款,我交钱。”

“你这么穷怎么交钱,谁叫你不把小孩引掉。”石光应说。

杨水英没有任何理由反驳石光应。只能找来一床好点的小被子,给“老五”裹上。但她在孩子被抱出门后,就开始去追石光应。“石光应走的是后山一条很少人走的隐蔽小路,可以通到另一个叫路溪村的腊水坳,他们的车就在腊水坳等着的。”

当天下午3点左右,杨水英和石光应抱着“老五”到了镇上。她说镇上有车在等石光应,没有办任何手续,石光应就带着孩子离开了。临走的时候,石光应对杨水英说“不用担心,娃娃养大了以后,福利院会送出国去。”

福利院:以古城的名义

据资料显示,镇远福利院已经将2001年至今送养至国外的婴儿全部登记造册,这份册子里用了6 页纸记录着80个女婴的生日、捡拾地点、捡拾时间、入院时间、健康状况、经办人、送养地点等15项信息。其中有78名女婴被送往美国、比利时、西班牙。

而80个弃婴,都拥有了一个统一的复姓“古城”,如古城茜、古城惠、古城梅、古城雯…… “古城”指的就是镇远。两千多年来,镇远是名噪一时的水陆都会,扼守着由湖广经贵州进入云南和东南亚诸国的古驿道。

焦溪镇计划生育股前任股长石光应称,他们掌握着全镇所有超生家庭的小孩资料,小孩还在娘肚子里他们就开始盯上了,小孩一生下来,快的二十多天,最慢的两三个月他们就会把小孩强行抱走,不给抱也得抱,哭闹着不给抱也得抱,因为这是土政策的强行规定,但是几岁的小孩他们不要,“怕小孩能认路回家。”石光应说。

据悉,在2003到2005年期间,镇远县的农村超生家庭几乎没有人能交得起几万元的超生人口罚款,这也是石光应所说的:“拿不出钱我们就强行抱小孩抵罚款,凡是被当地计生部门强行抱到镇远县福利院去抵罚超生人口款的小孩只要是被抱进福利院就再也不给抱出来了。”
  
“老三”和“老五”在哪里?

那“老三”和“老五”究竟在哪里?已经出国了?或已经死去?福利院的人说,大约10个婴儿因为生病在福利院去世,姚福建否认了这一数字,但他确认了死亡事件本身。

远在美国的古城雯的养母给《时代周报》发来一份邮件,其中一张报纸的扫描文件是2004年8月14日《贵州都市报》刊发的一则贵州省民政厅的公告,公告中刊登了14名弃婴的基本情况,其中有两人的信息如下:“古城茜”(女),2004年4月16日生,同年6月8日被遗弃在镇远县蕉溪镇田溪村养育组村民陆显德家门前;“古城雯”(女),2004年5月13日生,同年6月3日被遗弃在镇远县蕉溪镇车溪村李代武家门前。

这则公告的右下角写道:望以上14名婴儿亲生父母见本公告之日起60日内速到镇远县社会福利院认领,逾期不领者,我院将规作弃婴安置。注:婴儿姓名由福利院所取,出生日期均为福利院估计。

从这两名婴儿的捡拾地点看来,正与杨水英和李泽吉家的两个孩子有着密切的联系。据李代武的妻子唐碧珍回忆,2004年4月20日,蕉溪镇田荣宝副镇长带工作组路过李代武家,听到婴儿哭,就问婴儿是哪来的。唐碧珍担心承认这个孩子是李泽吉生的话,会被罚款,于是撒谎说这个孩子是自己打渔的时候在河边捡的, 田副镇长当下表示,你不具备收养条件,捡到孩子必须交给福利院。于是,当天下午就把孩子抱走了。而李泽吉则表示,自己住在深山老林,哪里能看到报纸,所以对于民政局公布的这一消息丝毫不知情。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从民政厅的公告和实际情况来看,有着莫大的差异—陆显德和李代武的家门口,没有出现过弃婴。

至于报纸上出现的古城茜,镇远福利院的手册中,编号43的资料正是古城茜,她出生于2004年4月16日,于2004年6月8日由蕉溪镇田溪村陆显德在自家门前拾获。进入福利院的经办人是姚福建。

但这一日期却与陆显德和杨水英夫妇俩提供的小孩出生日期不一致。更重要的事,陆显德并没有捡到过小孩,况且陆显德家住在距离蕉溪镇大约10多公里的大山顶上,交通极为不便,即使要遗弃女婴,也没有必要送去他们家。

已经退休的福利院前院长肖培炎说,这么多婴儿,不排除登记时出错的可能。
  
女婴的身价

镇远县福利院的姚福建承认,78个孩子,每个孩子都以3000美元的“抚养费”被外籍人士抱走的。以当年的汇率计算,这笔款项相当于人民币190万元。

《时代周报》联系了远在美国伯利恒的中国籍华人胡英,她是古城慧养母的密友,她在电话中表示:“我们当时给镇远福利院交了3000美元。”胡英补充了一下,她依然保存这当年的收据。

据乐乐(化名)大专毕业,提供的一份文字资料中显示,2003至2005年期间,“镇远全县12个乡镇主抓计生工作的有关领导和计生人员将全县所有超生婴儿强行抱到该县福利院,然后再经该县福利院和该县民政局的有关领导将这些超生婴儿伪造假证以每个婴儿最低24000元人民币转“售”到国外去。2003年至2005年间,每年全县至少有100多个超生婴儿被强行抱到该县福利院,并且2005年至今还有超生婴儿被强行抱到该县福利院,不过人数相对少了很多。”

对于这份材料,石光应也承认,2003年之前,镇远县之所以要成立那家福利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专门寄养那些被计生部门从各乡镇强行抱来的超生小孩,然后再等待那些国外家庭出“抚养费”来领养,从中牟取暴利,但2005年至今抱去的小孩人数较少了。

寻找还在继续

windy不会放弃寻找古城慧的亲生父母,也会寻找在美国复姓“古城”的其他孩子,“windy事实上还在镇远资助了好几个孩子,也是为了让古城慧知道自己有个根在中国。”

6月30日下午3时左右,据民政局办公室的罗琼珍表示。“我们送出去的婴儿百分之百,绝对是弃婴或者孤儿。”但对于李泽吉和杨水英的“老三”和“老五”,罗琼珍犹豫了一会,“假如小孩的亲生父母,通过调查真的还在,可以通过省里办理相关手续,将孩子送回来。”

美国的胡英表示,古城慧从贵州来到美国已经好三四年,目前大约6岁,她的生活很好,身体很健康,而且喜欢游泳,喜欢体操,和她的美国哥哥关系也很好。而古城慧的美国妈妈Windy也曾经尝试让她接触一些中国的东西比如学汉语,包饺子,但她兴趣不大。

在古城慧的养父母这方面,胡英表示,自从2006年开始,windy已经感觉到古城慧的家人还在中国,所以想尽了一切办法与其生父母联系。“但是当时 的资料都很凌乱,所以找到古城慧父母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胡英解释,当年领养古城慧时,她在资料上的情况是在羊坪镇政府门前捡到的,随后被送往孤儿院,但是在2005年将古城慧带到美国以前,还听到寄养古城慧的阿姨说这个孩子其实来自涌溪镇。“这可能意味着福利院已经将所有孩子的出生地全部打乱了,所以这 个消息让人觉得很迷茫,也很沮丧。”更重要的是,在镇远福利院提供给windy的材料中,有关于《贵州都市报》刊登的消息,都复印在了一份A4纸上,“我们现在已经不敢确认这份资料的真假 了。”

而之所以所有的女婴都被称为被遗弃,是因为《收养法》第四条规定,只有丧失父母的孤儿以及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才可以被收养。

胡英说,windy不会放弃寻找古城慧的亲生父母,也会寻找在美国复姓“古城”的其他孩子,“windy事实上还在镇远资助了好几个孩子,也是为了让古城慧知道自己有个根在中国。”

但是假如真的找到了,至于是否会送回国让其家人继续培养,还很难说。“但一定会和生父母取得联系,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过得怎么样,也让孩子知道真相,然后继续在美国生活。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7-02 8: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