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筱心情日记:写于720

小筱
【字号】    
   标签: tags:

“我把你的日记Chm电子书,转化成txt了,放在手机里看。你的写作对我产生了影响……”晚上,从我的网络电话skype中收到这样的讯息,来自一位河南省的网友。他学的是电脑程式设计,软体开发,也常在夜里学习编程。

我跟他有过2次的语音谈话,谈到了修炼。今天,他跟我要了法轮大法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告诉我他会好好的学习。我为他感到高兴,能有此机缘与大法结缘,却也极度伤感,在今天720这样的日子里。

10年前的7月20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每年的这一天,全世界都会举行烛光悼念晚会,我参与了台湾桃竹苗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游行,手上拿着被迫害学员遭受活摘器官的展版,路上的行人,隔着马路目不转睛的看着,眉宇深锁。在晚会中,桃园县议员邱素芬致词说着:“这条路不好走,……我与所有法轮功的好朋友们紧密相连!……”是!中共一天不停止迫害,我们一定坚持用慈善、理性的一面、不间断的揭露其罪行,解体中共是为了停止其对大陆法轮功学员残无人性的迫害,为了停止其不断的蒙骗无辜善良的世人。

晚会中当我听到台湾营救中国受迫害法轮功协会代表廖女士发言时,感触特别的深刻。她说:“重庆一位66岁老年法轮功学员江锡清,被劳教所员警打昏后,以‘心肌梗塞’为由宣布死亡。但是他的儿女发现父亲在被冷冻7小时后,仍然有生命迹象,要求立即抢救,然而员警为了掩盖罪行,不顾其亲属苦苦要求,20多名劳教所员警竟将家属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冷冻库大门,将还活着的老人强行火化。”

因为时间有限,廖女士只能陈述事件的重点。我知道这案子,当子女们发现:老人的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大声的惊呼:“我爸没死,还是活的!” “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但是在场的20多个劳教所员警,强行将他们拖出冻库大门。而为江锡清辩护的律师张凯、李春富被江津区“610”员警当场殴打,并用手铐铐走。这不禁让我想到,著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高律师的家人,曾公布高律师2007年9月被国安特务秘密绑架,用12种酷刑折磨的经历,其中不单是电棍电击脸部、全身,嘴和等,还用牙签捅下身、泼尿等等的酷刑与精神折磨。在中国,连高律师这样海内外声望极高的律师都受到如此的迫害,不难想像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受着如何的苦难。而那殴打高律师的特务还大呼:“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冲法轮功那练过来的,……”

所有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在开庭前都会接到当地司法局的电话,不让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北京的金光鸿律师,在吉林磐石法院出庭为法轮功学员刘庆田做无罪辩护前,就接到法官和610对的警告。开庭中金律师一次次的辩护都被法官打断,最后法官说:“由于金光鸿律师经过我多次警告,他仍然不听,宣布休庭!”

按照中国法律,律师们一致认为应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绝对不会因为打压而退缩。相信我们持续的讲真相揭露中共的罪行,将会使所有善良正义的人们,更加关注这场迫害。

晚会最后,在场的朋友们共同唱着:“请坐在我身边”。歌声在风中飘荡著:

……就让慈悲把邪恶淘汰,让善良拥有未来,在一起,我们的祈祷, 让一切改变。

我们的真诚,让一切改变, 让一切改变……

(欢迎来信索取全部文章电子书(含手机观看txt 档)。请 e-mail到 g9200.g9200@msa.hinet.net 小筱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下才发现自己的思维:“这桌子是我们的,我要搬回去啊!”察觉内心是不悦的、与人争的。每当自己内心升起不舒服的想法时,我知道是自己哪颗心上来了,拧了劲了。
  • 这妇人感激后疑惑的问:“您为什么叫我两个礼拜后再带他来呢?您当时大可跟他讲同一句话呀!”
  • 将来您将因为这一善念与明辨善恶而给自己积福分的!真相将使您将来平安!我真诚的希望您平安。
  • “习以为常”往往成为隐藏的陷阱。今天的社会形式中,面对各种新奇与诱惑,是否还能自我把握好?
  • 记不得哪一年的春天,突然飞来了两只燕子在车库内筑起巢来。燕子来来回回、忙里忙外的叼来黄土和草茎粘在墙上,一皿状的巢很快的大功告成。从此以后,每年的春天它们总不忘旧巢的如期归来。
  • 星期五,我们搭夜车到垦丁,为庆祝五一三“法轮大法日”,和恭祝师父生日快乐。当天的阳光很烈,风也强劲,置身于六千多人的炼功场中,没有浮躁,心是平静而祥和的。
  • 表面的假平静欺骗不了自己。不祥和的状态持续到会议结束。晚上,我回想着整个过程:是对方有问题吗?我过一遍自己。“没有!我知道她是为了整体上的完善。”可为什么莫名的情绪就这样上来了呢?不悦的心就表示自己存在着问题。
  • “为我高兴吗?”夜已深,忽然收到这样一条讯息,我微笑着,一定是网友“岳”发来的讯息。

    “为了告诉你,我真的改变自己的好消息,才来上网的。”他说着。

    几个星期前,他告诉我:“我已经吃了三年多的咖啡因。”我看着视频中的他正抽著烟,杂乱的浏海、颓丧的模样。

  • 每个周末的清晨,我们会到石门山上炼功。石门山的地形平缓、坡度不大,山路两旁林荫茂密,空气新鲜。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有一位男士,带着他的爱犬来爬山,我与这条黄金猎犬也因而结下了一段有趣的缘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