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凰:玉歌

苏凰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莲花郎,采莲房,
秋水无痕奈如何?
当撷白花如此玉,
美人窗前述颜色。
乌云不堪侍儿剪,
愿结同心水明瑟。
女垣飘来琉璃光,
枕边幽草梦眼涩。
但求紫都桃叶记,
蓝桥一笑约神社。
孰知真人火龙子,
长醉箫鼓做仙蛰。
倩得蛾眉芙蓉屏,
素手亲调松醪和。
泪以晶莹成玛瑙,
岂知君王通天册?
朝云渡去春又晚,
彩霓究竟绛珠彻。
莲花郎,采莲房,
郎有碧莲多莲子,
累累芳洲千岁歌。@*<--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幼年的我有时爱在河边想一个古老而奇怪的问题——“我是谁,我到底来人间干什么? ”,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最后让我否定了达尔文的EVOLUTION论,因为如果其说成立那么无论人类基因的ATCG的排列,在复杂的自然生态环境的演变下,作为现在“我”的这个意识有可能在若干年之前存在过,也甚至有可能现在也有另一个人感到与“我”是同样的一个意识与存在、感受,他可能就是“我”。但我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譬如我们在一起交谈、饮茶、吃饭,甲与乙无论到底如何的类似与相同,可是甲还是感到自己祗是“甲”而不是乙,乙呢,也感到自己祗是“乙”而不是甲。
  • 幼年的我有时爱在河边想一个古老而奇怪的问题——“我是谁,我到底来人间干什么?”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最后让我否定了达尔文的进化论(EVOLUTION)。
  • 现在的天气实在太酷热,我所住之山居因为没有空调,是以无以在屋内销暑,夜坐无聊翻开一些古画以消遣,无意得大宋道君皇帝的《文会图》,心眼为之一开,见其碧树葱茏杨柳青青士大夫歌宴嘉会,几忘山中酷热矣!
  • 我现在不太愿意再写冰与火类型的文字:一是因为天气的因素;二是评论中共的最高水平的政论已经摆在那里了,那就是《九评》,没有办法去超越;三是我以为现代的中国人,在文化方面变异的太厉害了,从学院到企业到个人,几乎都是在和糨糊,譬如余秋雨的文章,虽然他名声大,但他的文字对于我简直就是没有办法看,我耐下心来曾读了几页,如果这也可道之为大师,那麽中国文化也可以说是亡了,所以我甚愿意来做个补充,写点文化方面的东西,不知在香港的董桥先生能看到否?
  • 亚瑟王接受了女巫的邀请随她去了圣地阿拉贡,船头茫茫烟水,他舍下王冠,把那神剑放在了水中,一时感慨万千——我受不了眼前的红蜻蜓、黑蜻蜓、甚至蓝蜻蜓的诱惑,包括那一片青翠欲滴的浅水茅草根的招引,赤著双脚,缓缓走下了河水,顿时被那清凉的冰冷淹没了全身。
  • 在我故乡的三十年前,每到春天之后,就会飞来很多的燕子。它们一天到晚的都在飞,甚至在夏季的暑月,也仍然不停下来,它们轻盈的身段,有时浮现在西方黄昏的绯云中,浴着落日金色的光,一升一降的看来很有趣味,这也是不同于北国的一处风景,似乎有一种清灵的感触,而这感触从人间的芳草碧连天化来,沾有几分已去梦境的怀念。
  • 我之梦是青色的
    它滑入水里
    在透明的光中让我不能说它的秘密
  • 前段时间有人在说教师要求提高工资,因为对比现在的物价,现在的教师工资太低了,所以有不少教师跑出来要求提高工资,于是有人将之说成是教师的维权是反对中共独裁的,应该予以支持云云。前几年我与父亲外出由他领路去观看中共所谓的“新建设”,父亲指点我说现在中共政府有几大必须保证其利益的集团:一是军警集团,二是公务员集团,三是教师集团。中共政府保其前二者,我想大家可以理解,因为中共政府现在的主政中心就是这两个,但为什么还要保教师集团呢?教师,不是长期在中共政府内处于低位的弱势么?一惯是乏人问津的冷衙门,怎么现在也热起来了呢?
  • 评论一:此次75事件说明中共邪教的统治危机在进一步的加深,中共邪教面临被解体的大势已经在世间有了最直接的表现。

    评论二:中共邪教当局绝对是此次75事件的绝对负责人。因为现在中国除中共以外没有第二个统治集团,不管汉、维两族的过去、现在的矛盾如何,中共邪教当局是此事件中能在国内动用国家力量予以解决的唯一执行人,那么这个负责中共不负谁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