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17)

身陷牢笼不自哀 各显神通讲真相
张霜颖

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一二一

那座破房子关了四个人,分住在几个房间里,还有几个房间是保卫和警察住的,两排房间的中间是一个大走廊,走廊的最南头是那个年久失修的厕所,在最北面出口处是一个用铁棂子装成的大铁门,那门外总是有两个大黑狗蹲著,两双狗眼滴溜溜的看着每一个被关押的人,和豢养他们的主人一样很尽责的看守着大门。那个姓黄的政委对那两只恶狗关怀备至,每次看到它们都是一副笑模样。原本爱狗倒也无可厚非,生命之间的互相关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黄某在法轮功学员面前的一举一动,总是表现的别有用心。开饭时,黄某经常用大家吃饭用的餐盘给狗也打一份饭,放在那两只黑狗面前给它们吃,吃完食物后,两只狗就在盘子上舔来舔去。狗用过餐后,黄政委就会把盘子送回食堂,下回再给法轮功学员用,一来二去,大家都觉得很恶心。

有一天,秋莲终于忍无可忍地对那政委说:“你是什么意思?你用大家吃饭的盘子喂狗,这是对我们人格的侮辱。再说狗身上带的细菌你能保证它不会传染人吗?你怎么不用你吃饭的碗拿来喂狗呢?”那政委笑笑,不以为意的说:“我愿意这样,你管不着!”秋莲正告他说:“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就要上告!”这黄政委走到哪里都是大家求着供著的,哪里受过这种气?他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走了,秋莲就真的开始准备上告的事情了。到了下午,黄某转回来,走到秋莲的房间,笑眯眯地对秋莲说:“拿吃饭的盘子喂狗的事,是我不对,我今后保证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了。”黄某突然逆转的态度令大家很高兴,在那样的环境下,秋莲保持了做人的尊严,那当然是很不容易的,因为那里是流氓的乐园,在那个世人不知,与世隔绝的环境里,他们随时都可以采取一些办法来报复被他们视为囚徒的法轮功学员,就像警察阻止不了田尚珍讲真相,就开车想把她撞死一样,母亲身处的可是个黑社会啊!

母亲和她身边的同修们,几年来,陆陆续续的“坐牢”经验很多,大家在不断的跌爬滚打中不但不再惧怕于中共的邪恶,反而更加义无反顾地在履行着自己救众生、讲真相的使命。母亲说:“同修们在牢里,没有愤愤的想法,只有救人的意愿。大家都说,大法受到的魔难,受害最深的是不明真相的众生,特别是还有人性和善念的警察,因为他们不知道末劫的真相,我们一定要放下自己的困苦去救度他们。因为我们的痛苦是暂时的,如果他们不明真相,生命就永远的完了。”所以牢中四姐妹就开始用一切办法讲真相。“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一天,骆秀芳对她的包夹们说,“佛在当年传法时,有一个坏人想毒死他,就派了一个贫穷的女佣去给佛送放了毒药的粥,代价是一枚金戒指。当佛端起来想喝的时候,那女佣的良心发现了,她劈手夺过粥。佛却对她说,‘我知道是那人派你来的,但是如果我不喝,他就不会给你那个金戒指了。’女佣惭愧得无地自容。”包夹们都被这个故事感动了。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包夹们慢慢地和骆秀芳说起了心里话,骆秀芳就顺便给她们讲什么是修炼的人,什么是佛,和大家在末劫时更要珍惜生命的道理。

她说:“不在末劫的时候,你做了不好的事,转生后可能过得苦一些,但是你可以还业,把自己弄干净了,将来还会有机会过好日子的。但是到了末劫,你做了破坏大法的事,生命就会永远的被销毁,在宇宙中再也不会存在了。你因为一时糊涂,在别人的指使下做了那些不该做的事情,永远失去了生存机会,这难道不可怕吗?所以,我一定要把真相告诉你,并不是让你非得像我一样,在被抓被打中修炼,就是为了让你能够活下去。”骆秀芳没有多少文化,但她很有亲和力,讲的道理也是浅显易懂,那些警察和包夹很快都喜欢上她了。

骆秀芳的丈夫曾给她起了个雅号,叫做拚命三郎。最能体现这个雅号的涵义就是她一次坐牢的经历。有一次她被判了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邪恶警察们用尽了各种方法转化她也没有达到目的。为了制止劳教所的进一步迫害,她就绝食了三个月,因为她坚决不吃不喝并坚决反迫害,那些人竟然无法对她进行强制灌食,三个月后,她失去了意识,只是日夜睁着眼,但没有生理反应。劳教所很害怕,就把她拉回家,扔给她的丈夫就跑了。然而回家后的她,凭借着对大法的坚定,恢复正常炼功学法,很快就康复了。结果,她的三年刑期变成了三个月。母亲说,大法弟子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和能力讲真相、反迫害,在中国这片大陆上,这样的故事说都说不完。骆秀芳身体好转后,照样洪法炼功,不管中共的炮火多么猛烈,她都是救人不止。但是她的生活也非常困苦,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得她失去了工作和收入,现在她的女儿在上大学,那学费几乎是分文没有,上哪去借呢?没办法,她和丈夫只得凑了一点钱,弄了个小店辛苦赚取一点生活费,然而奥运一来,她又被关起来,那个小店也在这次大抓捕中被砸掉了,在这个吸血的国家,老百姓想生存下去真是艰难啊!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