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大陆消息回顾(2009/7/20-26)

1998年,中国大陆,沈阳万人集体炼功。(明慧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8日讯】明慧网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廿日至廿六日报导了海内外各地的消息。位于北美的明慧网开通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廿五日,是发布世界各地有关法轮功的消息、评论和刊登法轮功学员的修炼体会和作品的网站。下面是最近一周获悉的大陆法轮功的部分消息:

丈夫被害死 妻子追究凶手遭劳教恐吓

零八年二月十三日下午,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王贵明正在大街上卖烤地瓜,一女“协警”主动来搭讪,确定王贵明是法轮功学员后,立即报警,新站派出所警察蜂拥而至绑架王贵明,进而审讯、酷刑折磨、野蛮灌食,极度虚弱的王贵明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二年。三天后,王贵明在朝阳沟劳教所死亡。

他的遗体上有两种明显的伤:一种是在头部、胸部、腹部、尾骨和肛门等处,都有烧焦的紫色伤痕,显然这是电击所致;另一种是头部有两处未缝合的大口子,约十公分长,劳教所称这是撞暖气片自杀时留下的。可是,颅骨毫无损伤、连血肿也没有,伤口创面非常整齐,有渗出的血珠,这更像是用刀割出的伤口。

王贵明家人和律师都决心要查明真相,让行凶者受到应有的处罚。劳教所拒不回答受害方的疑问,要赔偿三十万“私了”。王贵明的妻子韩凤霞为丈夫鸣冤上访,被警方追踪迫害,最后警察以劳教威胁韩凤霞及家人,迫使家人向警察妥协。

上海退休教师徐汉明第四次被警察绑架

零九年七月十七日,六十六岁的上海市延安西路第二小学退休教师,家住长宁区的法轮功学员徐汉明在家中被长宁“六一零”、长宁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并劫走了大量私人物品。

这是他第四次被绑架。零一年四月,他被强行关入洗脑班,关押三个多月。零五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徐汉明正在家中,当地六名“六一零”人员和长宁区的警察闯入她家,几个人抬头抬脚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老人野蛮绑架、抄家。这次徐汉明被关押两个多月。

零六年,因为临近“六国峰会”,六月十二日上午,徐汉明外出时被警察跟踪,回家长宁分局二名警察伙同四名国安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将老人从三楼一路拖拽至底楼,厕所不让用,拖鞋不让穿。九天后长宁分局匆忙捏造罪名,将徐汉明劳教一年。

当时认识徐汉明的亲朋、邻里、同事都愤愤不平,他们都知道徐老师自从学炼法轮大法后工作兢兢业业,多次主动帮助困难家庭的学生,不但拒收学生家长礼金、礼品,还拿出自己的工资奖励班上学生。

河北衡水安平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警察绑架

零九年六月十八日晚,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局长庞世军,国保四大队成员杜建亭伙同安平县公安局局长何凤林,副局长赵文欣,国保大队长孙义和,动用了近二十部车辆,七十余名警力,对安平县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大规模的绑架与抄家。被绑架的学员有张满仓、小玲、刘兰平、小玉、喜艳、杏分、李玲肖、朱建辉、张进中、王子会、刘素分、许小英、淑雅、小品、小格、小尊、书琴、小梅、孟建新、邓彦峰等廿七人,和一名不修炼的常人。十一个家庭被抄,大量物品及现金被劫走。

北京警察害死孙敏 伪造高坠死亡现场

武阳与妻子孙敏,是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为躲避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与迫害,流离失所到北京,住在丰台区角门。零九年四月廿二日上午约九点多钟,武阳在北京宣武区某鞋城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时被宣武区牛街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

当日下午,警察找到他们的住处,将武阳的妻子孙敏绑架到宣武区公安机构。据知情人说,他们二人都没说出姓名、原籍,一直是“零口供”。之后不法人员把孙敏迫害致死。

迫害死孙敏后,北京公安对外却称孙敏是跳楼“高坠死亡”,并委托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作孙敏的“尸表”检验,来证明孙敏符合“高坠死亡”。孙敏尸体有明显的电刑具、钝器等伤痕,但“尸表检验”把所有锐器、钝器所造成的外伤都说成“挫伤”,不明显外伤不提,只作“尸表”,不作内伤鉴定,以达到符合“高坠死亡 ”的目的。

北京公安于四月廿三日的凌晨趁夜深,到孙敏和武阳居住的楼下制造了“高坠死亡”的现场,照片显示尸体是在楼根下的,从五层高的楼跳下像没距离一样,显然尸体是被放在楼根下而不是跳下来掉在楼下的。同时公安给出的孙敏死亡时间有三个,各说不一。更多孙敏被迫害致死与武阳被绑架迫害的事实情况有待于进一步调查。

孙小军被浙江省公安厅和临平市第四监狱害死

浙江省富阳市法轮功学员孙小军,被浙江省公安厅与临平市第四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零九年六月三十日回家后一直不能吃东西,喝水都吐,大小便都在床上,身体一直抽筋,最后于七月十五日晚上十一点多含冤离世。

三十二岁的孙小军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多次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零七年六月五日,他被富阳市六一零、公安局、浙江省公安厅又一次绑架,关押于富阳市看守所;零八年一月十七日被判刑四年六个月。零八年五月十四日,孙小军被关押到浙江省临平市第四监狱,遭受一年多的折磨和摧残,一直被困于监狱的医院,被注射无名药物,一个原本有一百三十多斤重的健康小伙子被迫害得面黄肌瘦,只剩七十多斤。

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第四监狱一直不肯,后来为了不背责任,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把孙小军放回家。但没过几天,又一次把他强行绑架于浙江省第六人民医院,每天加倍注射无名药物,使他变得神志不清,大小便都在床上。

云南女医师遭监狱迫害致死

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医生、法轮法轮功学员沈跃萍,于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十一点多钟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沈跃萍曾被判五年,在云南女子第二监狱遭折磨,在禁闭室中被关了三年。零九年六月份,其家人接到了“保外就医”的通知,当时她已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沈跃萍是玉溪市妇幼保健医院的一位主治医师。她曾在二零零零年被劳教迫害了三年。后来,沈跃萍又被判五年,关押在云南女子二监,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沈跃萍拒绝所谓的“转化”,从零七年三月份开始就被关小号。据悉,关小号整天面对的都是警察轮番轰炸,不堪入耳的骂人之词以及收录机里的中共放毒。关小号期间不能洗澡洗衣、没有站、坐、和想问题的自由,来例假不允许用卫生巾、还会随时被打或用针扎,甚至会被在食物中下有损神经的药物等。

沈跃萍的家人从零六年十月份起,不被允许和她书信、通电话和见面。零九年六月份,她的家人接到了“保外就医”的通知,据悉当时一拔掉针水就呕吐,她已经被迫害得肺部穿孔。此后她一直在昆明第三医院,直到七月十六日晚上她含冤离世。

刚离苦狱三载半 又遭绑架陷囹圄

零九年六月廿一日,青海省西宁市李桂香因工作关系到化隆县办事,被化隆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到化隆县看守所。目前,李桂香已被转到青海海东地区某看守所关押。

李桂香,女,四十一岁,零一年十一月至零五年,累计被关押三年半,期间遭到青海省女子劳教所警察的残酷迫害,受到的酷刑包括数根高压电棍电、蒙头暴打、冬天不给铺盖、长期二到四副手铐将手脚固定于床上,且不让上厕所。为抵制迫害,她长期绝食,又遭到极其野蛮的灌食,令她痛苦万分。鼻伺管插入肠胃长达一个多星期。有一次狱医卸下她的下颌。

短讯:

零九年七月十四日,辽宁沈阳法轮功学员于洋开车到公司上班,上午十一点与约见的客户分手后,被沈阳国保特务秘密绑架,现下落不明。

零九年七月十一日,湖南省长沙市张新义在株洲市被当地国安蹲坑抓捕。随即张新义被劫持到株洲市石峰区公安分局,遭刑讯逼供。目前,张新义被关押在株洲市第二拘留所,绝食抵制迫害已持续三天。因为修炼法轮功,这已经是张新义女士的第三次被抓捕。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陈曼、胡慧芳、周肖军被中共操控法院秘密重判,陈曼被非法判刑七年、胡慧芳四年、周肖军六年。

零九年六月廿三日上午,湖北荆门法轮功学员柳德玉被警察殴打致伤,被迫流离失所。几天前,他在枝江再遭绑架,现被关押在湖北荆门虎牙关看守所。

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法轮功学员朱洪兵被判刑七年,遭大庆红卫星监狱非法关押和摧残,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垂危的朱洪兵回家半年后,于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零九年七月十五日上午,锦州法轮功学员刘常平正在开出租车途中被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绑架,七月十六日由于当地看守所人满,被转押至义县看守所继续迫害。据悉刘常平被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关押期间,家属曾到女儿河派出所了解情况时,受到所长张久义等恶警百般刁难。当刘常平被转押上警车送义县看守所时,刘常平儿子向恶警质问,为啥抓他爸爸?几名恶警蜂拥而上将未修炼的孩子脖子掐住,摁倒在地,绑架关押到女儿河派出所。到发稿时为止,刘常平儿子仍未获释。

零九年七月十七日上午,辽宁抚顺望花区朴屯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杜连发(七十九岁)和车桂芝(七十三岁)夫妻俩和他们的儿子(不是修炼人),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当天上午鲁彩华(女,六十岁左右)去杜连发家时,被蹲坑的恶警绑架。王凡(女,五十多岁)和白井志夫妻俩也是当天上午被绑架。杜连发的儿子已被放回。目前这五位老人都被关押在望花南沟地区的抚顺市看守所。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7-28 3: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