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19)

爱恨情仇因何故 佛主娓娓说前因
张霜颖

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那所破房子没有什么娱乐,大家就讲故事消遣,警察和包夹也都很喜欢听。所以闲来无事,大家就其乐融融地讲起故事来。秋莲是个讲故事的能手,她讲的故事曲折离奇,让听者身临其境,也让大家在故事中渐渐的对生命的善恶有报、生死轮回都认可起来。秋莲往往盘坐在母亲的床上,整整那飘逸的白丝绸小衫,古老的故事,就在她的指尖上和变幻莫测的眼神中灵动起来。

“那是一个又闷又热的日子,佛主释迦牟尼带着他的两个弟子去化缘,他们走到一片西瓜地边。‘师尊,您一定很渴,让我去化一块瓜来替你解渴吧!’那个又矮又丑的小弟子说。释迦笑笑没说话,大弟子看见,马上就‘理解’了师父的意思,说:‘不敢冒犯,师弟,众生在他们还人心很重的时候,往往对英俊的小伙多垂青些,你这付尊容,怕是会吃闭门羹的,还是愚兄去吧!’那小弟子看看眉清目秀、玉树临风的师兄,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于是,大师兄就信心十足的往瓜田去了。释迦看着远去的大弟子,摇摇头没有说话。”

秋莲讲到这儿,甩甩头发看了大家一眼,低下了头,转换角色继续说故事,每个人的眼前立刻闪现出了那俊秀而谦恭的大弟子形象。“施主,您能施舍一块瓜给我的师父解渴吗?”秋莲接着说,“那大弟子用非常优雅的合十礼对瓜田里看瓜的小姑娘说。想那小姑娘一定会非常虔诚的奉上瓜来,佛教盛行的年代,每一个印度人几乎都会那样做的。但当那小姑娘抬头看见那个风度翩翩的大弟子时,却立刻暴怒起来。‘像你这么凶残的样子,怎么还能是和尚呢?你赶快离开,不要弄脏了我的瓜地,我是不会有一丝一毫的东西布施给你的,走开!走开呀!’”秋莲挥动着两臂,人们活脱的看到了那个生气的小姑娘的形象,不禁笑起来。

“那个大弟子落魄的回到师父面前,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看来只好让小弟子出马了。那小弟子本就生得难看,又听说那小姑娘如此厉害,就更加显得委琐了。他提心吊胆地走到小姑娘面前,嗫嚅著说:‘施主,您可以施舍给我一块瓜,让我捧给我的师父解渴吗?’那时,小姑娘正在生气,她觉得今天碰到一个那么可厌的和尚,就已经是倒霉透了,没想到又来了第二个,真是怒从心起。‘不给!’她大声嚷道。可是当她抬头看到小和尚时,心灵却被一种未知的东西牵扯了一下,亲切感象电光火石一样击中了她,她忽然感到无比的温暖,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施礼说:‘圣洁的僧人啊,我怎么能不施舍给您呢?别说是一块西瓜,就是这一片地上的瓜您都要了,我也没二话呀!’她给小和尚切了些西瓜让他端著,又摘了两个又大又熟的瓜放在袋子里让他提着,虔诚地说:‘大师,能为您做点事,我真的好高兴,希望再出来化缘时不要忘了我们啊!’小和尚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师尊,难道我生得那么可厌吗?她为什么那么讨厌我?’看着满载而归的师弟,那倜傥的大师兄郁闷极了。于是弟子二人一边吃着西瓜,一边听师父解说前因:原来这两弟子前世也是修炼的僧人。一次,两人脚前脚后的出去化缘。大师兄在路上看见了一只死猫,他一脚把它踢下路去继续前行。过了一会儿,二弟子走来,他看见了那个躺在草丛中的死猫,非常怜惜,赶快回到僧舍,拿来用具把它掩埋起来,后来又给它做了超度,使那只猫今生得以转生为人,而那小姑娘就是那猫转生的。”

“呀,这可真挺有意思哩!”一个农村来的小警察搔著后脑勺说,“那次我回家时,我们家进来一只大黄猫,我觉得挺好看,就弄些东西喂它,它一见我就立刻跳进我的怀里,赖著怎么也不肯走了。有一段时间,我一睡觉,它就钻到我的被窝里,我烦了,就把它赶走了。”“烦什么?”另一个小警察打趣他说,“说不定它是你前世的媳妇呢!”“你要再瞎说,我就锤你!”那个憨直的小警察有些恼了。打趣他的小警察却不以为意,“那可说不定啊,不信你问问法轮功大姐,是不是有可能?”弟子们都笑着点头,也凑趣说道,这个都有可能啊,臊了那个说猫的小警察一个大红脸,找了个借口溜走了。“回家再碰到你媳妇时,对它好点!”那个打趣他的小警察还不忘隔着门向外喊。

小插曲结束,秋莲继续讲了下去。“‘那只猫因为你师弟当年的慈悲,使它不至于暴尸荒野,后来又因为他超度,今生得以转生为人,你说它对你这个其貌不扬的师弟能不心存感激吗?’释迦看着大弟子说,那个大弟子有所悟的低下了头。”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