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苹果和胖子:我订婚啰!

苹果

【字号】    
   标签: tags:

苹果,一个活泼热情、可爱又善感的女孩,
胖子,一个纯情憨厚、老实却爆笑的男孩,
他们在某一天的午后,于茫茫人海相遇了!
苹果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一个关心她、体贴她、电话像三餐一样打来的人。
从害怕到接受、从排斥到依赖,被爱的感觉虽已遗忘很久,但命中注定的缘分,却似乎躲也躲不掉。
于是,从苹果和胖子来场约会之后,一段温馨逗趣、笑中带泪的动人故事,就这样细水长流却又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呼,订婚终于结束了!

因为太紧张,一整晚都没睡,因此五点多一起床眼睛就已经有血丝了,不久化妆师来了,戴上隐形眼镜的我更惨,眼睛开始变红,我开始担心今天的订婚我会不会就这样红着眼。

当然我更担心我脸上的痘痘,虽然痘痘不多了但痘疤还是很明显,所幸经由化妆师的巧手,我的脸变得好粉嫩喔,只是我那可怜的眉毛,因为被我自己修得不成眉形,因此化妆师花了二十多分钟在眉毛上,几乎把我的眉毛给剃光了(卸完妆的我变成无眉道人了),但总算花了两个多小时,我跟我妈妈都变成美人了。

化完妆后因为太累所以想睡但又睡不着,撑了一阵子换了礼服,不久,胖子竟然来了!这可把我们家搞得人仰马翻,因为我们说好9:30胖子才从家中和出发,10 点再到我们家,但想不到胖子竟9:30就到了,所以我爸其实蛮生气,觉得胖子都没把时间给掌握好,毕竟大家都还没准备好,摄影师也没来,亲戚更是还没到齐,我在房里暗自替胖子担心但也没办法,早就骂过胖子对时间没概念,想不到此时此刻竟还出这种纰漏,后来经胖子解释,他说他真的9:30出发,只是他的手表是快15分钟,这真的是……

后来好命婆把我请出去要倒茶,老实说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我,此时此刻竟然觉得好轻松没啥好紧张的,反而想到订个婚要弄这么多有的没的习俗我就觉得想笑。奉完茶、交换戒子后,我就开始不停的供人照相,笑到后来我都觉得我今天订婚的目的就是让人照相,这笑的程度不输拍婚纱照。

11:40,我们出发到板桥的台南担仔面,一到餐厅,已经一堆人了,我赶紧走到新娘房。无聊的坐在新娘房却都没有人进来找我,觉得有点失落,想不到终于进来了第一批访客─小草莓和紫,我好开心喔,虽然本来就已经不紧张了,但看到他们却更有安心的感觉,当我知道她们很早就到时更是感动,网路上的友谊其实是不输现实生活呢。

后来陆陆续续开始有同事朋友来找我照相,经理还带着两个小孩来跟我说:‘新娘子好漂亮喔!(因为我跟经理说讲我漂亮会有娃娃可以拿)’说真的看到这么多朋友我好开心喔,而且也很谢谢他们,因为虽然我在新娘房可是还是好忙,但是他们都在帮我,很感谢他们。

后来我们快要进场前,我跟胖子先在新娘房里练习该怎么走路,光是要哪一只脚先踏出去都无法统一,而且穿蓬裙的我还一直踩到礼服,所以一直在侨胖子该怎么帮我拉礼服。终于我跟胖子要进场了,一进场拉炮气球爆破,这些我都不知道还被吓到,但聚光灯投在我们两个人身上,那种感觉难以言喻,我只知道我一直笑着,我用我的笑容代替了紧张情绪了。

坐定位后跟双方父母与客人敬礼,然后就开始吃东西,原本以为新娘新郎吃不到什么,但我跟胖子却是一直在吃,可能真的太饿了吧;吃了不少东西后我们又进去换第二套礼服,说到换礼服又像是一场打仗一样,因为我没请新秘,因此补妆方面全程都由我表妹帮忙,而换礼服是我自己穿好后我妹帮忙拉拉链,然后我妹一边帮我绑披肩表妹一边帮我补妆,就怕一切来不急,所以我紧张到脸又出油要进场前我表妹还得再帮我补一次妆。

一进场想当然大家又是一阵掌声,正要准备坐在位置上时,司仪却说:‘他们很害羞都说不要上台,可是我们还是请新郎新娘上台好不好?’听到这我有点傻住,毕竟当初就说好不上台的,可是在众人的鼓噪下,还是硬着头皮上台,然后司仪又说:‘新郎有什么话想对新娘说的?’

我听到这我就知道,一定又是脱离不了新郎说几句甜言蜜语,然后新娘感动痛哭流涕的老套情节,于是我心里OS:‘不管胖子讲什么,我也哭不出来的啦!…’正这样想时,就听到胖子大喊:‘老婆我爱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我笑笑的听着胖子喊出来的话,觉得台词有够老套,接着司仪又说:‘那么新娘想要说什么?’而我,却说不出来…

因为,我哭了!

没错,我哭了,而且是哭得很厉害那种。‘不就是句我爱你嘛,我怎么会哭成这样?’我在心里问自己,可是越这样想,我哭得越惨,眼泪根本停不了,也许是真的被胖子感动了、也许是被这样的气氛给催化了,总之,我脑袋一片空白,只想着该如何止住泪水,我妈看我说不出话来,偷偷跑到我旁边说:‘你就说谢谢爸妈…’于是,我勉强挤出:‘谢谢爸妈,谢谢大家。’而胖子是一直帮我擦眼泪,我却是下了台还在哭,哭到鼻涕都流出来了,好丢脸啊!

还在哭的我,就被拉去敬酒,不过敬酒也蛮好玩的,因为大家都会说:‘你好漂亮!’,而且还可以直接得到到亲朋好友的祝福,当然也就逃不过被整的命运,我就被以前的同事(草莓、珮如、秋妈)逼玩两个人合吃一根面条的游戏,也被现在的同事要求要亲亲再亲亲,不过虽然被整,但却是很开心的。

敬完了三十多桌后,才刚坐到位置,胖子全家已经先溜走了,此时看看桌子,发现是我想吃的虾卷和小粽子时,却被说要送客,喔,虾卷、粽子拜拜。

送客也是蛮特别的经验,因为大家都抢着跟我照相,我就一直笑笑笑,笑到嘴巴都酸了,然后每个客人拿了糖后都会说:‘吃甜甜,祝你明年生儿子’,我还无釐头的回:‘会啦会啦,我现在一直生,要生好几年了啦…’

客人实在有够多的,送客送好久才送完,从早上五点多忙到下午三点多总算要结束了,回到家马上把隐形眼镜拔掉、卸掉脸上美丽的妆(天鹅马上变丑小鸭)、把钢丝头大洗特洗,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了。

回想今天一整天的过程,只能说这经验很特别,但接下来还有结婚、补请,我光想就全身又累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8-03 1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