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间传说: 万事前世定

㭏楢 整理

中国民间故事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袁枚,字子才,号简斋,别号随园老人,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生于1716年,卒于1797年,享年八十二岁。他身历四朝:生于康熙,长于雍正,仕于乾隆,殁于嘉庆;曾主盟一代文坛,上自朝廷公卿,下至市井负贩,皆知其名。他“身长鹤立,声若洪钟”,双目有神,能言善辩。袁牧著作等身,其中《随园诗话》和《子不语》二书,影响尤大。前者“家喻户诵,深入人心,已非一日,自来诗话。无可伦比”,而《子不语》则自袁枚晚年编定问世后,二百年间,屡经翻刻,流传极广。袁枚虽自谓此书乃“自娱”、“戏编”之作,实际却是用力甚勤。历时颇久。从始作到编定,前后半个世纪,几与袁枚整个创作生涯相终始。下面这篇文章便是取自《子不语》中之一:

《北史》里说,毗骞国的国王头有三尺长,至今还没有死。我曾怀疑这记载荒诞不实。

康熙年间,浙江人方文木航海,船被风吹到一个地方,那里宫殿高大宏伟,题有“毗骞殿”三字。方文木大惊,跪在殿外。有两个系着五光十色披风的人引他入殿。殿中央坐着一个长头国王,头上戴的冠冕像一只大桶,珍珠四垂冠边,胡须飘拂时碰到珠上,不时发出响声。

国王问:“你是浙江人吗?”文木答说:“是。”国王说:“浙江离这里有五十万里路啊。”国王请方文木吃饭,每粒米有枣子般大。他知道国王神通广大,于是跪拜在地,要求回家。国王对待臣说:“拿第一次盘古皇帝的案卷来,替他查一查!”文木听了害怕极了,一边叩头一边问国王:“怎么盘古皇帝还有好几个吗?”国王说:“天地既没有开始、也没有终止的时候。隔十二万年,就有一个盘古皇帝出现。现在来朝拜天帝的盘古已有一亿余人,我怎么记得清其中的数目。只是时世轮回的秘密,已被宋朝人邵尧夫说破了。那么历代开天辟地的人,为什么总是要按照第一次开天辟地定的成案办,可惜这一点还没有人讲清楚其中的道理,大风将你吹来,就是要你懂得其中的道理,回去开导世上的人。”

方文木听不懂国王说的话,国王说:“我要问你,人间的祸福善恶,为什么有的遭报应,有的却不报呢?求天地、拜鬼神,为什么有的灵验,有的不灵验呢?修仙道,学佛法,为什么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呢?虽说红颜女子多薄命,可是为什么有的命却不薄呢?虽说才子命穷,可是为什么才子中不穷的也多着呢?有的生物喝饮,有的生物啄吃,为什么都是一生出就预定好了呢?日蚀、山崩,为什么都应着劫难才出现呢?那些善于算命的人,为什么能算出别人的命,自已却不能免于一死呢?那些怨恨上天、责怪上天的人,上天却为什么不惩罚他们呢?”方文木听了,一个问题也回答不上来。

国王继续说道:“是呵!现在世上通行的法则,都是老早就定好的。当初在第一次开天辟地轮回的十二万年中,所有的人与事物,其实也不是造物主的有心安排,而是随着天地间的气化运动的偶然性,半明半暗,又像是、又像非地造成的。这好比水在地上流淌时,偶尔形成了方或圆的种种图形。又好比小孩子下棋,不过是随手落了一个子,但下定之后,竟像成了一本动不得、改不得的账簿,变为铁铸的局面。天地将要毁灭时,天帝就将第一次开天辟地的记录交给第二次进行开天辟地的盘古,命令他照样执行,丝毫不许变动。正因为如此,人意与天意往往不合拍、对不拢,世上的人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其实像木偶戏中的傀儡,命运都操纵在暗中牵线者手里。成功和失败,聪明和愚蠢就预先定好了,只是人自己不知道而已。”

方文木听到这里,才恍然有些觉悟,便问国王:“那么,今人所说的三皇五帝,就是前一轮的三皇五帝吗?现在的二十一史中所记的事,就是前一轮二十一史中所有的事吗?”国王说,“对。”国王的话音一落,侍臣捧著一本簿子到来,上写“康熙三年,浙江方文木泛舟海上,被风吹到毗骞国,应让他将前定天机传达出去,使世间的人都知道。仍送方文木回浙江去”等等。

方文木拜谢了国王,临走时依依不舍,掉了泪。国王摇摇手说:“你这干什么?十二万年以后,我又要与你相会在这儿,又何必这么哭哭啼啼?接着又笑着说:“我说错了,我说错了。你的这一哭,也是前一轮十二万年中本来就有的两条眼泪,这是在照样演示,我本不该劝阻你。”方文木问国王的年龄,国王左右的人说:“我们的国王与第一轮开天辟地的盘古同生,却不跟此后千万轮的盘古同死。”方文木又问:“国王长生不死,那么天地毁灭时,国王将到哪里去?”国王说:“我是泥沙身子,历尽浩劫也不会毁坏。世上万物毁坏,最后无非变成泥沙。我先达到了这个最坏的境界,所以火劫烧不死,洪水淹不死。只是暴风吹刮时,忽而上九天,忽而下九渊,倒是觉得特别累。平日常独自一人,枯坐几万年,等待着新的盘古出世,感到日子太长,特别觉得乏味。”

国王说完,向方文木嘘出一口气,方文木凌空飞起,仍旧落到那条海船上。一个多月后,他回到浙江,将这件事告诉了毛西河先生。毛先生说:“世上的人都知道万事都是前世预定好的,却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现在有了这个说法,我才豁然开朗了。”

──转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7-05 5: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