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凰:凌云寺

苏凰

乐山大佛临江端坐,雍容大度 。(法新社)

【字号】    
   标签: tags:

我为有神论者,在少年时期曾经做个这样一个似是而非的梦。梦见自己化为一条愤怒无比的火龙,围着一尊巨佛咆哮不己,那佛面感觉有几分熟悉,却又不知在哪里见过——此去蜀地乐山,见了那尊临江而建的大佛,当下心中突然明白,原来梦中所见的佛,即是此座,于是为之燃香,再三作拜。

凌云寺,在此佛像之后,有宋苏东坡先生的题字,也算是千年古刹了,有文献记载它造于唐代。前面的那尊大佛,也就是媒体上所称谓的“乐山大佛”,就是佛经所悬记、预言的未来佛——弥勒,这个弥勒,也有尊号为转轮圣王或者为法轮圣王,我其实也认为犹太教希伯来语中的弥赛亚,也是指的这个,因为弥赛亚的发音与弥勒相近。

凌云寺,也不太大,有些地方与其他我去过的庙宇一样,譬如也留有历代文士的墨迹,刻在道路两边的青岩上,而越近于现代的就比较恶俗;在它的三宝殿的佛像尽是现代化工艺品的味道,没有什么古意;有一间老一点的禅房,虽然破败,背后却是花叶扶疏,有黄鸟婉转,我看到一个藕花池内,生出几大朵的马蹄莲,花白如玉,中间露出的长长的黄色花蕊,我在那里呆立了一会儿,望了望日头,心里盼望太阳旁边出现轮状的佛光。

凌云寺之所以闻名,其实不在于凌云寺本身,而在于那尊临江的大佛,那也的确是天地间的一个伟观,让人惊叹,佛像两边的金刚护法也甚有不同,不类中土的造像,严格的说来,与印度婆罗门神像有点相似。那尊大佛面如宝月,也真如我现在所尊奉的那位圣者的外貌有七、八分的相像,但要一睹全貌,必须行于江上。从凌云寺的方向下来,只能窥其侧容,两边是悬崖,崖上多生古树,也有一些石洞,让我联想到电影《风云》里的情节,莫非佛像里面别有洞天,有血菩提与火麒麟这样的仙物?想我之自小,尤为喜欢火焰之形的东西,也许能在某个黑夜,从里面飞出一个威仪祥峙、火焰蒸腾的神兽,这也说不定——因为听我父亲说,他在年少时就亲眼见过从一个不大的石洞飞出长有翅膀的像老虎的怪兽。

那天我去的时候,游人也不甚多,一路几乎是前来朝香请愿的香客,这些人又哪里知道佛之所教的妙义?而此大佛的象征——转轮圣王,也更是少人知道的了。

站在山头,透过江雾,对面就是乐山市,只见有几栋高大的仿美现代建筑,我心底竟出现了一种某名的悲怅,感觉这个国家一切传统都被异化了,那些幽丽的古物,一个个面目皆非,什么都失去了它原来的真谛了。在路边,我欣喜的是遇见一个本地的小女孩,说一口地道的动听的蜀国口音,我对她的形容是“灵秀”,如果略为打扮,扮样甚是清奇,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完全是道家仙童的样子,另外碰见一个钓鱼的渔翁,挎著一个竹制的鱼篓子,虽然穿戴破烂,皮肤黝黑,但态度悠闲类有人间之道者,与之在路边闲谈,他问我从哪里来,我也问他今日的收获,他是一个卖药为生的农人,年近七十,说到以前这里的情形,他便滔滔不绝的讲来,如在三十年前,江水很清,水内水族蕃衍,而且佛前也多有神异,确有高僧踏莲而去,也有人见某夜天门为开现仙女散花等等,而且就在二十年前,他在附近采药也还有人参,与他交谈了近一个小时,我才告别。

在黄昏七点种的样子,江心居然平静了许多,也有些雾气了,有几只水鸟在佛像前打圈儿,我站在船头,又望见佛像的全景,不由再次对他生起了一种伟大的尊敬。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共”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中文缩写,与其说是一个名词、名字,不如说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是中共反宇宙的邪恶过程。那么在此意义上说中共政府不成立,它祗是中共祸乱天下以所谓“政府”的名义而出现的工具。一些宪政主义者之所以在中共环境下屡为中共所戏,是因为他们未免在单向一元化的思考中共,以为中共仅仅就是独裁专政这么简单,而没有想到中共是反宇宙的邪恶过程,其存在本质是人类的劫运。而解决这个劫运或者说要终结这个反宇宙的邪恶过程,我们必须“反”中共,而以此为伟大的神圣,这个“反”是反中共的邪恶,人性上要求我们返本归真,复兴我们道德的价值,尊奉宇宙的真理,彻底解体中共。
  • 觉得自己有义务把把说出来,否则藏之心底也很不舒服,而且这二件事情也是中共当局长期故意为之的鸟戏,时间这么久了,现在也居然少有人把它很明白的说出来。
  • 前几天翻检旧书,从书柜里落出一本《宋文选》,我不经意的翻了一下,发现有张我以前放的小红叶笺,用来做一篇文章标识的,这篇文章是宋名臣陆秀夫写的《拟景炎皇帝遗诏》,而书页旁有当时我用小毛笔批的一句“千载之下,犹为泫然”,这是大约在二零零三年的一个黄昏,我在旧书摊上买的,记得买回去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竟然莫名其妙的痛哭起来,
  • 如果说在中国诸多奇花异树里我最喜欢桃树,那么桃树所产之果,桃子,也自然是我最喜欢吃的一种水果。
  • 我曾经记的有这么一处境界,
    但却不是在天上。
    我沿着一条河道上走,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方。
  • 我曾经记得有这么一处境界,
    但却不是在天上。
    我沿着一条河道上走,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方。
    河道的两旁有很大雾弥漫着的山,
    山脚下是矮小但丛生的蓑叶之树,
    自然有花,
    却是零星相间的白与黄。
  • 明天是中共的什么、什么鬼诞之日了,我走入城内,在一个广场上又有一些个狭人在忙碌著,下午六点就敲锣打场的吆喝起来——不消说,又是中共自己给自己磕头跪安来了,果然祗见那帮男不男、女不女的狭人拿起话筒喊了起来“我们要为人民服务”,不久,台下也引来一些闲人观看,其中的一个瞧着那穿红衣服的女演员裸露的白膀子发呆,张著口,大嘴巴似乎还流着口水。
  • 在山的南边,生有许多的野松,昨天来了一位嘉宾,与她坐在松下,纵论了半日的天下事,现将它公布,以备讨论。
  • 独自在野外走一会儿,下雨天戴上斗笠,体会雨声,当山雾弥漫,天地间惟我一人,那更是如宋元文人画里所绘寒山似的意境了。
  • 现在我之说的江南,已经永远带有梦色,因为它消失了,被无常之手拿入了另一世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