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在盛永不停歇的写实画人生

文/彭秋燕 图/王仁骏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6日讯】今年5月初,台北县树林市立图书馆大安分馆举办一场西画联展,展出数十幅写实派、印象派、抽象派等风格的作品。现场有一帧水果静物油画,吸引了一位市民的目光,他看得入神的惊呼:“黄澄澄、鲜艳欲滴的一整盘大橘子,上面仍留几滴晨露,像真的一样,仿佛刚从树上采摘下来,让人巴不得想上前咬一口!”


树林市美术协会借展的水果静物油画

这位艺术家的写实功力,深厚到令这位市民折服,忍不住好奇这一幅画作是出自何人之手?原来是树林市美术协会的赞助艺术家谢在盛。

谢在盛,他是知名写实派画家谢孝德的侄儿、客家“大胡子”歌手谢宇威的堂哥。沈浸油彩世界20年,当许多画家跟着流行趋势改变画风,但谢在盛就是只爱写实派,一个人寂寞独行20年。

他因为爱鱼,所以画鱼;对水果静物也情有独钟,独创“水珠画法”,把画好的一盘水果拍照起来,再加上水珠,便创造出“让人巴不得想上前咬一口”的传神效果。浏览他的作品,让人心矿神怡。


谢在盛爱鱼也画鱼

透过美术协会简惠美理事长的介绍,在5月中旬,挑了一个好天气,探访了谢在盛坐落在桃园县平镇市的画室。

“谢老师画室”的气氛平和、纯静,步调悠缓,一片静谧,仿佛是被遗忘的一方天地。只有邻近的复旦国小,小朋友喧哗吵杂的声音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在耳畔像蜜蜂般嗡嗡嗡作响。

这天,个性随和的他,打扮得很轻松,一件T恤搭配一条牛仔裤,显得亲切随和。与他聊天,有种很早就认识,如沐春风的愉悦感觉。

然而,或许是努力创作的缘故,他顶着一头披散的短发几近灰白,加上经年的堆叠写实画作,两眼视力也逐渐变模糊了。但他潇洒的说:“这时候不画,到时候眼睛不行了怎么画?”对画画的热爱与信念,溢于言表。


谢在盛写实油画作品


谢在盛写实油画作品

谢在盛的坚毅,多少与他客家人的背景有关,血液中继承了硬颈认真、敦厚勤实。他1952年出生于桃园县新屋乡的一个艺术世家,祖、父辈不但擅长竹编工艺,也精通武术。但谢在盛却没有承袭长辈的兵器或竹艺,反而拿起一支画笔,一画20年。

早年,谢在盛跟随叔父谢孝德学习写实风格绘画,谢孝德后来至法国巴黎罗浮宫艺术学院进修,回台之后倡导新写实主义。但谢在盛仍然坚持传统写实绘画,从那时起,正式与叔叔分道扬镳。

相较于拿起笔来挥个几下就完事的抽象画,写实画可就耗时耗力,就有一位现代派艺术家轻蔑的嘲笑:“写实画就算画得再怎么像,还不如照相准确。”写实派的艺术价值被批评的一文不值,但为何谢在盛却对它情有独钟?

谢在盛说:“写实画最可贵之处,在于它用颜料很细致的一层一层去堆叠,同时必须融入个人的情感,才能创作出一幅好作品。因为含有创作者的思想、感情和笔触,这是相机所达不到的,而且就只能画这么一张,不像照片可以复制一千张、一万张、数十万张。”

对于一位写实派画家的养成,谢在盛认为:“先是有天才画家,然后才是靠后天的培植。画家必须具备敏锐的观察力,在偶然中见此生动景象,才能以精练的技法纪录稍纵即逝的一幕。”

为了画好鱼,他常常一个人端坐在客厅的鱼缸前,欣赏红龙潇洒姿态,陶醉在儿歌里“鱼儿水中世界任自由”的逍遥境界,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


特大号红龙图画

在他画室入口,就悬挂了一幅特大号红龙图画,为了突显红龙的美丽色彩,四周他刻意用暗色系大面积地去涂抹,这是他得意的作品之一。

这张图最困难的是鱼的鳞片,他说:“光红龙的鳞片颜色就有数十种之多,必需一个颜色、一个颜色把它放上去,就像穿衣服一样一件、一件的穿,非常耗时。这张120号的巨型画作,花了我半年的时间。”

为了达到传神的画工,在他的水果静物的画作当中,像书画题几个诗词一样,喜欢加上水珠,用它来增加作品的生动感。


加上水珠的荷花作品

他独创的“水珠画法”源起于10年前,有一次上山去采水果,在果园里面,看到了橘子挂在树上,“咦!怎么有晨露?”看起来很可口的感觉,他恨不得赶快摘下来大快朵颐一番。回来家后,他把画好的一盘水果拍照起来,加水珠跟没加水珠作个比较,“哇!”果然跟在山上看的一样。

喜欢喝茶的他,常常一边口里在品茗茶香,一边脑筋还在构图,也许正因为太投入了,有时白天想的问题晚上也会入梦。

曾经有一次要画风景,他白天脑袋里想,取哪个风景好啊?怎样构图好啊?想着想着便迷迷糊糊睡着了,睡着后,他做了一个梦:在梦境中,他看到有个像人间仙境般的树林,远远有个曙光照过来,非常祥和,还有几只蝴蝶,花之类的…。

等梦境结束后,他一觉醒来觉得真是太棒了!赶忙催促自己画出来,为了怕忘记,他连牙都没刷,脸也没洗,赶快拿起笔把图形构好,把基本的颜色堆叠放起来。结果这张画完成后和他的梦境一样,很快就被收藏家买走了。

沈浸油彩世界20年,第一个10年,他只是偶尔心情好的时候,拾起画笔随手挥洒几下,等到作品完成后,如果亲友喜欢就送他。


谢在盛以子女为题材的人物写实画

第二个10年之后,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想对写实画很忠实地不断探讨下去,直到老眼昏花不能创作为止。”他立誓用一生的精力,画出最高品质的写实绘画。

除了绘画之外,客家出身的谢在盛,闲暇时偶尔也喜欢听听客家歌谣,“…花树下有一间蓝衫店耶,花树下有一个老师傅喔,做过介的蓝衫,着过的介细妹仔,就像该门前花,来来去去,不知几多侪…”

《花树下》讲的是一个蓝衫老师傅的忧愁,在生活型态改变后,许多人纷纷将蓝衫改良,再制作,但是他却坚持传统的蓝衫作法。

这首客家歌曲是谢在盛的“大胡子”堂弟、台湾知名客家歌手谢宇威创作的,花树下的老师傅“硬颈”认真的性格,正好是谢在盛在艺术表现的最佳写照。

在现代艺术的思潮中,谢在盛的寂寞,在于无人分享。在油画艺术创作这条路上,他选择瑀瑀独行,坚持写实绘画创作而不坠,把最好的留下来。


谢在盛夫妇

● 采访后记

客家人热情好客,初次见面,谢在盛便拿出珍藏的好茶招待。然后,他缓缓地道出一桩神奇事件,故事是这样发生的。

因为先前他与我已在电话里交谈过,他感觉电话那端的我声音很熟悉,于是便开始用他惯用的想像力去推想;没想到见面后,我们两人一见如故,他连长相、身高与体型几乎都料中,十分有八分精准,他以“妙不可言!”形容。

对于这种凭借声音就可以对一个人做推想的能力还是头一次听到,但作画时想像力丰富的他似乎习以为常,只能解释好比是车开高速公路,经常开这条路,越开就越顺。而这个能力也是,和越用越顺的道理一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黄淑女树林市报导)一场超越时空、文化、宗教和政治的‘真善忍国际美术巡回展’在台北县树林市开展以来,不仅在艺术界引起震撼,口耳相传下,前来参观的民众可说络绎不绝。除了画家细腻、传神的写实技巧让大家赞叹不已外,观众对‘真善忍美展’启迪人的善念更是感激在心。
  • 在世界三大博物馆之一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随意浏览,当走到了现代派画廊,走着走着,这位在旅行社担任领队多年的刘小姐开始感到肚子不舒服,急忙的想离开那个地方,但是在走的过程中更感觉双脚疲累不堪,最后终于来到一楼出口处,坐在椅子上。
  • 台北县树林市公所6月份“天天有书香月月有展览”活动,即日起至6月16日止,在树林市立图书馆大安分馆,举办业余画家郑素女士60岁回顾“素墨笔韵传真情”展览。郑素以暨细腻且写实方式,将山水国画之灵境化为生活境界,展现出大自然维妙维肖之美,欢迎您前来一同观赏!
  • 2009年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第二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已经开始接受报名。报名截止日期﹕2009年8月31日。9月15日组委会将在网站上公布相应的入围选手及作品名单,入围作品的展览和颁奖典礼则会在12月2日到5日在美国纽约市举行。
  • 从愤懑怨怒的青少年,到睿智平和的艺术家,写实派画家杨育儒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他认为,好的写实画是具有抽象特质的,能散发形而上的精神呈现,是画灵魂而不只是表相,所以能感动人。
  • 自二零零四年以来,曾在欧、亚、美、非、澳五大洲四十多个国家巡回展出上百场次的“真善忍国际美展”,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受邀在台湾高雄市社教馆总馆展览厅展出。四十几幅画展作品透过正统写实的绘画技法,体现艺术应有的光明、纯正与至善。与会来宾出席非常踊跃,并赞美画展可以把人们领向更高的智慧与真理,净化心灵,使精神得以升华。
  • (大纪元台湾新竹记者站报导)三月十九日晚上,曾经入围新唐人油画大赛的写实油画家魏荣欣观赏了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当天的演出。他认为,演出节目中的文化内涵与价值很值得传承:“里面带有中华文化艺术方面的精神,值得传承下去。”
  • 他说,每个从事艺术工作的人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他也一路在追寻着:“当然,神韵是做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