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身份造假的状元替谁受过

中国数以千万的高中毕业生参加被视为“事关前途命运”的高考。(AFP)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8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牵动着千家万户的09年全国高考招生工作已经开始,重庆考生何川洋以659分的佳绩夺得重庆文科状元,然而他却先后被北大和港大拒绝录取,原因是民族身份造假,事件立即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高考状元落得如此的结局,到底是谁之过?少数民族加分的政策为什么会被滥用呢?高考的加分政策会带来社会的公平吗?到底是谁在受益?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话题。今天的资深评论员是李天笑博士,天笑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想经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这位重庆考生何川洋在6月份的经历,可以说是一绝,他从最初紧张的高考之后,得了这个状元,被曝光之后,马上又被北大和港大拒绝录取。他的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会有民族身份造假这一说呢?这事件是怎么回事?

李天笑:每年高考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实际上何川洋的分数相当高,是659分,整个四川地区的文科第一轮录取分数是540分,相差100分,所以他根本不需要靠这5分,他完全能够录取。

主持人:只加5分。

李天笑:对,即使倒扣他20分,他照样能到进入一流的大学。所以这个事情他做不了主,当时改户籍的时候他才14岁,今年17岁,所以是他父母做的主。他父亲是巫山县的招生办主任,他母亲是组织部的副部长。

主持人:都是一些地方官员。

李天笑:他们俩做主给他改的。所以这个事情弄到最后,我觉得他的父母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红楼梦》这句话完全应对了这个东西。你说你利用官场权势,给你的子女加这么个5分,结果现在倒过来看是害人害己。你的子女既没能够升上大学,而且让他痛哭流涕,据说得知北大没有录取他的消息,整整哭了一夜。我想他父母现在应该是后悔莫及。

高精度图片
高考门窄,北大清华门更窄。图为今年六月高考时等在考场外的家长们。(Getty Images)


主持人:有人说,他要不是得了状元的话,可能这事还不会曝光,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李天笑:现在的问题是,他得这个状元成了众矢之的,大家都要采访他,他躲着。但是如果他没有得这个状元的话,我想等他上了大学以后,如果被查出来还是要被退学的。

主持人:但是作为他父母来说,也是很冤枉,因为这个事情在当地并不是个案,好像整个重庆就有31个是属于这种民族造假的。那他为什么要跟这个风去做这件事情呢?

李天笑:这个事情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父母利用家里的权势,因为在当地来说,组织部副部长跟招生办主任,那都是大权在手,特别在招生这上面,是说了算的人,所以不拿白不拿,在官场中怎么利用自己的权力得到最大的利益,这是很多中共官员都在力图谋取的事情。我想这两位家长也不例外,这次他们也得到他们的结果,他父亲被免除职务。

主持人:他根本也没想到自己的孩子这么出色是吧?如果想到这一点,可能还不会这样子。

李天笑:说明他跟他儿子没有很好的沟通,对他儿子根本也不了解,可能是官场事情太多了。你稍微了解儿子的学习成绩如何,你应该了解的。我看那照片上,他儿子是个非常单纯的人,看上去也不像是投机取巧的人,所以我想在这里他的父母要负最大的责任。当然整个社会环境,中共腐败的体制是造成这个的温床,我想可能也是造成他父母如此的原因。

主持人:不占便宜的话,可能就吃亏了。那么讲到少数民族的加分政策,它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今天会被滥用呢?

李天笑:当初建立这个制度的原因是说,少数民族地区比较偏僻,经济不够发达,教育水平也比较低,所以利用这么一个加分制度使得少数民族的考生能够相对的取得升学的机会。如果单纯从这方面来考虑没有什么错,但是问题在于这种制度本身它加进了很多政治因素在里边,比方说在50年代考虑这个的时候,它也把革命干部、革命军人、华侨子女和烈士的子女做为首要优先录取的对象。

主持人:也就是优惠政策。

李天笑:对于少数民族它也加进去了,但是它是做为一种辅助的手段,到了7、8年以后,实际上就转了一转,不把革命军人和革命干部这一类做为首要优先录取了。那是什么呢?它把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就是思想品德比较好的,忠于共产党的这种人作为优先录取,给他们加分。它分两种,一种叫做鼓励加分,一种叫照顾性加分。在照顾性加分里边,把少数民族的考生也加进去。

我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考虑的过程当中,它是两方面因素都有。一方面来说可能有平衡边疆或少数民族地区的地区差别,但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考虑政治上的稳定,在少数民族地区,中共因为对新疆、西藏地区采取侵蚀,对当地文化、宗教等等在整个一系列政治运动当中进行大量的破坏,而藏民或者少数民族对共产党这个政策是不满的,不断的有很多抗议。

我们还看到最近在新疆地区,因为广东韶关地区的一个事件,延烧到了新疆,有几万人在那儿抗议。这个事情本身可能是共产党觉得自己在那边做了不好的事情,所以它要用这个方式进行收买政策,这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就是它要培养少数民族的干部,回去以后用这些人在当地进行统治。

主持人:从你进大学开始就对你有一定的优惠。

李天笑:对,我想这是它主要的考虑。

主持人:其实像您刚才提到的这种对少数民族的考虑、照顾的性质,在美国也有,比如说黑人他就有一定的优惠,那您认为像这样的照顾政策,中国和美国之间有什么差异存在?

李天笑:最大的差异就是美国主要是考虑这个学生本身有什么特点,将来对社会有什么样的贡献,他的品质和整个人的道德水准,他能够对社会有多大的回馈,从这些方面去考虑,它把这个作为一个主要的把握因素。

主持人:培养真正的个体。

李天笑:而且这个人的特长,他的能力到底如何,这是最主要考虑因素。那么在中共这教育体制下,我觉得主要的考虑因素在于什么呢?比方说它把少数民族的考生列入优先录取的行列,但是它在培养这个人的时候,它首先要求他们要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拥护党的民族政策,学习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这些。

主持人:政治上要绝对的听话。

李天笑:绝对要听从党的使唤,把这个作为它的指导思想。另外,你在学习期间,必须放弃所有的宗教活动,也就是要放弃宗教信仰。

主持人:你只能信仰共产党。

李天笑:因为做为宗教人,你不能一天不做祈祷,但你做祈祷是不被允许的。那么几年下来,再加上这些灌输,那么这些人出来以后,当然整个思想就被换掉了。所以共产党认为这些人将来回去以后,就能帮助共产党统治少数民族地区。

主持人:除了我们刚才谈到的少数民族加分政策之外,其实还有其它方方面面的一些加分政策,那现在通过何川洋这件事情,民众对这个加分政策有很多的反思,那您认为这会带来社会的公平吗?

李天笑:很难,因为中共现在的教育体制是这样子,除教育部之外,各个地方可以制订自己的加分的土政策,而且这个土政策的制订方式和过程本身,怎么样让最优秀的考生能够升上大学,它主要不是考虑这个。

它考虑的是各部门各行业的利益,比方说有关科学的、体育的、民委的、计划生育的、总公会的等等这些方面,每一个利益集团,它都要把自己的加分利益加入到这个制度当中去。那这样的话,他们这些人的子女,可能在升学过程中就可以得到实惠。

那么你想想看这样一个过程,很明显的,没有任何权势的老百姓,他没有在任何部门工作,他父母都是不当官的,这些人他的成绩也还可以,他本来是可以升学,这些人就受到了最大的伤害,变成一个弱势群体。

主持人:是不是有些人受惠了,对另外一些人就不公了?

李天笑:举个最简单例子,高中生上网贴的很多,我看很多在网上说,我们班,在我同样市区里边的少数民族,叫散居少数民族,他也跟我同样学习,他的环境也不差,他的父母跟我的父母在差不多的单位工作,收入都差不多,他凭什么要这加5分?你知道在考场上,在升学过程当中,加一分就决定人的命运。


中国将举办全国高考,四川一所中学因强烈地震校舍破坏,学生以一家药厂的厂房做为临时教室准备高考。(Getty Images)


主持人:在录取线上下的时候,就最关键了。

李天笑:对,是决定一人个人命运的上下波动问题,所以这完全是不公平的。还有人说博士生的子女可以加分,有人说城市退役的、当兵的可以加分,这完全变成一种歧视了,为什么?你教育水平越高,你的子女凭本事考嘛,你家长可以辅导他,凭什么你的子女可以加分?还有说退役,城市退役的可以加分,农村退役的就不能加分,这不是歧视农民吗?所以这个问题,在中共这个体制下,这种歧视现象必然要产生。

主持人:北大这次拒绝何川洋的时候,就表示说是要所有的考生都引以为戒,而且是要何川洋自己去反思自身的问题,自己找原因,改过自新,要他面对现实。我觉得北大拒绝录取他,好像完全让一个17岁的孩子承担这件事情的后果,您觉得是不是有一点不公平?

李天笑:首先北大这么做,我想还是对的,他确实是违反整个考试的规矩,是应该退回去。问题是你把这个责任推到何川洋本身,我觉得有点推卸责任,为什么呢?造成这事件的是他的父母,他父母在他14岁的时候就给他填了这东西,那么他父母也是因为有权势才能够这么做,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父母。

我们更进一步看,他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整个社会的风气,他父亲说是跟风,跟着别人这么做,而重庆地区也有三十多人,这已经成为了腐败风气。而这腐败风气又怎么来的,那就是中共整个体制所造成的,就说贪官这些东西,已经是整社会普遍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他父亲不这么做会觉得吃亏了,所以他必需这么做,结果是害人害己,所以这个事情最终是归咎到中共的体制上。

主持人:有人说,我又不是农民工我也不是拆迁户也不是法轮功,所以我没有遇到社会的不公,可是像何川洋和他父母这样,又是地方官而且自己成绩又很好,但在这个事情上他却又有点百口莫辩,您怎么来评价这个?

李天笑:这个事件说明,任何人都可能在中共这个体制下成为受害者,成为牺牲者,为什么?何川洋本来成绩很好,他理所当然应该进一流大学,但是因为在中共这个体制下,他成为了一个受害者,他父母给他加了分,反而使他不能进入。

所以,你想不到通过这个高考,使得原来有资格进入大学的人,没有资格进入;而对于更大的一群人,他本来高考分数能够进入大学,因为各种各样加分的利益集团在里面为自己族群加分,使得这些人都不能进入,所以这就表现出一个社会的不公来。

主持人:高考这个独木桥可能因此而挤下去很多人。

李天笑:对,中共这个体制本来想要纠正这个不公,反而造成更大的不公,因为能够纠正这个体制的这些人本身就一批腐败官员,也就是中共产生腐败温床的一个物质基础。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很难争论哪些东西应该加分,哪些东西不应该加分,这东西你没有办法来解决,所以只有解决这个体制。

主持人:所以说一个真正公平的社会,对所有的公民来讲才能够真正受惠,非常感谢您。各位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身份造假的状元替谁受过(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7-08 9: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