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青如水样的竹子

苏凰

(photos.com)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院子里有几丛竹子,还是三年前,我从更远的山上去挖的,现在已经是娑婆成林了,可我有段时间没有去欣赏它们了。

由于上午受的愤懑,我一瞧见了那些竹子,心境立刻好了许多——那青如水样的竹子,在青空之寂寥中是多么清纯可爱呀!好像完全不需要去了解这个邪恶的世道似的。

以前读六朝文赋,有一句说“一寸二寸之竹”,当时觉得清新,而眼前的这些竹子竟把我内心的愤懑给消解了,只见在夏风中它们摇曳著高雅的风致,也真是如一个纯的姑娘一样。

中国是一个盛产竹子的国家,特别是在江南的区域更是如此,而且品种也繁。俗语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竹子多的地方,人们也就靠竹子生活。它的根可以做成工艺品,它的枝干可以做成凉席,它的嫩笋是一类佳筵,此外,还有在竹林里雨季长大的竹荪等。

有一次去蜀国,中午与晚上的菜全是竹类,譬如凉拌的竹菌,竹荪炖的土鸡汤,清炒的竹笋,仔细算来有十几道菜,当然让我大快朵颐好好的吃了一顿。

竹子在中国的文化里占有较高的地位,因为它象征着君子高尚的情操。比如在六朝里有“竹林七贤”,便是借用此象征之意。虽然据梁实秋先生的考证,此竹林还非彼竹林,乃僧伽之徒以彼内典的格义,但此不过后世学者的怀疑,谁能知道当时没有竹林这个地方呢?

南宋有位叫赵葵的画师画有一张《杜工部诗意图》,几乎就是一片苍茫的竹海,这怎么不可能是历代高贤的住所呢?而以竹林之幽静,的确可以很好的压下人的恶欲。

在山野之间,确也有我们不太容易见的竹类品种,譬如“南竹”我们容易看见,“水竹”或者“斑竹”我们也容易看见,或者“罗汉竹”也是普品。

在我住的山上,大约有十几里远,有一类竹子,我说不上来名字,长于山涧,非一般凡夫所能辩,此是我外出探险的一个发现。其叶娟秀,无论近看或者是远看都甚有一种古典的浪漫味道,虽说不上是什么芝兰玉树,却如幽居在空谷的一位绝代佳人一般,青青如梦。

我曾奇怪在北宋年间的画中之竹,譬如文同的竹子,就不像现在经常所见,我想他画的竹子也许就非现在的人间所有,而是另有神品。

想必是由于现代社会道德下滑,业力增多,导致人中的竹子也退化了,变得不好看了。正所谓“境由心生”——道德败坏社会,不可能有好的环境——此为一个道理。

我比较爱水竹,主要是喜欢徜徉于水际,很容易发现它,而且在我以前抽烟的时候,总爱用小刀将其小枝削来制成一个烟斗,这样在吸烟时可以得到水竹的清香味,当然现在我已经不抽了,但习惯会让我去水边玩的时候,继续去观赏它。

在日本,受中国隋唐文化的影响,那里的文人也是喜欢竹子的,而且也喜欢吃竹笋,他们的家中也都种有竹子,也有画竹子的,但我却以为画竹之意境还是以中国之宋、元、明为正宗,以宋最高,这个在苏轼写的《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中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大家无妨去找来看看。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为有神论者,在少年时期曾经做个这样一个似是而非的梦。梦见自己化为一条愤怒无比的火龙,围着一尊巨佛咆哮不己,那佛面感觉有几分熟悉,却又不知在哪里见过——此去蜀地乐山,见了那尊临江而建的大佛,当下心中突然明白,原来梦中所见的佛,即是此座,于是为之燃香,再三作拜。
  • 凌云寺,在此佛像之后,有宋苏东坡先生的题字,也算是千年古刹了,有文献记载它造于唐代。前面的那尊大佛,也就是媒体上所称谓的“乐山大佛”,就是佛经所悬记、预言的未来佛——弥勒,这个弥勒,也有尊号为转轮圣王或者为法轮圣王,我其实也认为犹太教希伯来语中的弥赛亚,也是指的这个,因为弥赛亚的发音与弥勒相近。
  • 像我这样的人,生活在现代中国,也的确没有什么趣味,生活的极其单调,有朋友说我是一个生活在现代中国的古人,我的一切怅惘与感伤由此而来,我真是蛮佩服她——光从我的文字就能洞明我的内境,不过话也只是说对了一半,因为更多的恐怕还是在于我的选择,如果我是面目可憎头脑可笑现代版的三寸丁谷树皮,那也就算了,可惜的是我还不是,长的倒像是西门官人,不过现在反而是那些党衙门内的三寸丁谷树皮日夜纵欲,有美人做陪。
  • “中共”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中文缩写,与其说是一个名词、名字,不如说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是中共反宇宙的邪恶过程。那么在此意义上说中共政府不成立,它祗是中共祸乱天下以所谓“政府”的名义而出现的工具。一些宪政主义者之所以在中共环境下屡为中共所戏,是因为他们未免在单向一元化的思考中共,以为中共仅仅就是独裁专政这么简单,而没有想到中共是反宇宙的邪恶过程,其存在本质是人类的劫运。而解决这个劫运或者说要终结这个反宇宙的邪恶过程,我们必须“反”中共,而以此为伟大的神圣,这个“反”是反中共的邪恶,人性上要求我们返本归真,复兴我们道德的价值,尊奉宇宙的真理,彻底解体中共。
  • 觉得自己有义务把把说出来,否则藏之心底也很不舒服,而且这二件事情也是中共当局长期故意为之的鸟戏,时间这么久了,现在也居然少有人把它很明白的说出来。
  • 前几天翻检旧书,从书柜里落出一本《宋文选》,我不经意的翻了一下,发现有张我以前放的小红叶笺,用来做一篇文章标识的,这篇文章是宋名臣陆秀夫写的《拟景炎皇帝遗诏》,而书页旁有当时我用小毛笔批的一句“千载之下,犹为泫然”,这是大约在二零零三年的一个黄昏,我在旧书摊上买的,记得买回去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竟然莫名其妙的痛哭起来,
  • 如果说在中国诸多奇花异树里我最喜欢桃树,那么桃树所产之果,桃子,也自然是我最喜欢吃的一种水果。
  • 我曾经记的有这么一处境界,
    但却不是在天上。
    我沿着一条河道上走,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方。
  • 我曾经记得有这么一处境界,
    但却不是在天上。
    我沿着一条河道上走,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方。
    河道的两旁有很大雾弥漫着的山,
    山脚下是矮小但丛生的蓑叶之树,
    自然有花,
    却是零星相间的白与黄。
  • 明天是中共的什么、什么鬼诞之日了,我走入城内,在一个广场上又有一些个狭人在忙碌著,下午六点就敲锣打场的吆喝起来——不消说,又是中共自己给自己磕头跪安来了,果然祗见那帮男不男、女不女的狭人拿起话筒喊了起来“我们要为人民服务”,不久,台下也引来一些闲人观看,其中的一个瞧着那穿红衣服的女演员裸露的白膀子发呆,张著口,大嘴巴似乎还流着口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