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不过的定数

晨光

切莫再犹豫迟疑,时间可是一晃即过,快快抓住这通向美好未来的、不再有的机会。图为2009年6月6日,部分来自世界各地的约六千名法轮功学员以及社会人士,汇集在曼哈顿美国大道,举行题为“呼唤良知 停止迫害”的盛大游行。(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世界上有许多事,是不可思议的。比如强大的苏联解体,就是一天的事,这让中共怎么也没能想到。苏联解体前,其强大的阵势,是强大的西方联盟都不敢掉以轻心的。如果仅凭西方联盟的实力来解体苏联,别说几天,就是几十年,恐怕也做不到的。那么,什么原因使苏联一天就解体的呢?当年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当事人,后来认为那是他们的使命,如果是使命,那就是一个早有安排的事了,其中的一个当事人临终前还归依了上帝,这不说明了苏联的解体是神的安排吗。

《梅花诗》是宋朝邵雍留下的预言,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如棋世事局初残,
共济和衷却大难。
豹死犹留皮一袭,
最佳秋色在长安。

对这四句预言的破解,《法轮大法─精进要旨(二)》- “解梅花诗后三段”一文中解译如下:

“如棋世事局初残”
解:世上的事历来像一盘棋,一方是共产国际邪恶联盟,一方是自由社会体系。十年前对共产邪恶政权国家一方来讲,就已经是残局一盘了。

“共济和衷却大难”
解:共产国际邪恶的联盟彻底解体。百分之九十的国家放弃共产邪恶主义。这对共产邪党来讲真是大难临头。

“豹死犹留皮一袭”
解:苏联像一只豹。共产恶党体系解体了,但是表面却像留了一张皮一样被中国政府继承。因为此时的中国人民也已不相信共产邪恶主义了,只不过是中国当权者想利用恶党形式维持政权而已。

“最佳秋色在长安”
解:对于中国目前的当权者来说,自己也不相信中共,很明确的目地是在利用中共恶党的表面形式来控制权力,因此极力的粉饰虚假的所谓大好形势。即使最佳秋色(也是恶党的最后时刻)再好,秋色自然不会长久。长安也指中国的京城,泛指中国。

一千年前宋朝邵雍的预言证明,苏联的解体是早有定数的。既然共产国际中最强大的苏联一天就解体了,现在正在世界风行的退党大潮已经持续四年多了,为何中共还没解体呢?

答案可以从明朝刘伯温的推碑图中找到:“天师答曰:唯三字能解,.……时年人人皆知三字,不以为然,…… 一拖、二拖、三等,众生不醒,……

从这句预言,不难明白,这是说法轮大法为了救度已经知道“真善忍”三字的众生,一拖再拖,一等再等,为的是让尚未觉醒的众生觉醒,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想想看,神能让当时比中国强大的苏联一天就解体,同样也能让中共恶党一下就解体,但如果那样的话,很多的生命也就没有机会了。因为,《圣经》中讲,将有最后的大审判,看人怎样表态,从而决定有无未来。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救人急。如今,在大法弟子的慈悲讲真相下,已有近五千九百万的觉醒民众加入了三退,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切莫再犹豫迟疑,时间可是一晃即过,快快抓住这通向美好未来的、不再有的机会。

(本文转载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港区电缆贼当废铁卖失主骂夭寿!基隆港区装卸货柜的桥式起重机,使用的电缆线也跟其他不同,整组缆线长约400公尺,价值近400万元。(自由时报记者杨培华摄)被惯窃余信男拿去变卖的特殊电缆线,当成废铁价值约仅几百元。基隆港区装卸货柜的桥式起重机,使用的电缆线也跟其他不同,整组缆线长约400公尺,价值近400万元。(记者杨培华摄)被惯窃余信男拿去变卖的特殊电缆线,当成废铁价值约仅几百元。
  • 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说:“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运有联系,命运事业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凶,该什么时候来也是注定的。
  • 宋代,有个人名叫王珩,字彦楚。他从明州赶到首都开封,去参加省试。
  • 有一次,宋仁宗(1010-1063年)驾临便殿,忽然听到两名平时在身边的侍从人员,在争辩什么,讲的很热闹。宋仁宗觉得好奇,就把他们叫来一问,才知道他们两人在争论人的贵贱是谁定的。甲说:“人的贵贱,是由上天注定的。”乙说:“人的贵贱是皇帝决定的。”
  • 丘处机得道法后,一路云游乞讨来到了陕西宝鸡磻溪。他便在那儿开掘一洞穴作为居所,名为长春洞。他在此洞内清修,日夜打坐,几乎没有一点日用品,饿了便出去讨口饭吃,冬天常常饥寒交迫。他在磻溪苦修六年,没添过一件新衣服,他不管春夏秋冬,常披一件破蓑衣,人称“蓑衣先生”。
  • 据清代古籍《夜谭随录》记载,在雍正庚戌(公元1730年)年的八月十八日,也就是北京发生地震的前一天。有一个西域人,怀抱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进茶店,刚走到门口,小孩就抱住大人的头颈,哭着不肯进去。大人奇怪的说:“难道是小孩怕这店里人多吗?”便又抱着他到其它店,一到店门口小孩就又哭了,换了好多地方都这样。这个人觉的很异常,对小孩说:“你平常不是很喜欢进茶店吃糖果吗,今天怎么这样啦?”小孩说:“我看见今天各家店里卖茶的人和吃茶的人,脖子上都带着铁枷锁,所以不想进去。还有今天街上来来往往走的人,怎么很多都带着枷锁呀?”
  • 前天晚上,跟胖子在电话里有争执,想不到昨天还是躲不过的又开吵,而吵架的内容一样又是睡觉这种老问题,不过胖子果然是胖子,他觉得问题没那么严重,都是我自己在无理取闹,因此为了惩罚他,在吵的过程中,我决定要刁难他。
  • (中央社记者杨一峰台北15日电)台北市议员陈建铭、李庆锋、简余晏今天在议会质疑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兴建分局花费钜大,建豪华奢侈分局,要求市府不要浪费国家资源;市警局说,新建分局坪数大的是合署办公。
  • 宋太祖赵匡胤在当平民的时候,曾常和一道士一起游玩。那个道士没有固定的姓名,自称自己为“混沌”,有时又叫自己为“真无”。
  • 清朝时济宁有一个疯僧,整天语无伦次,然而他说的话却多有应验,久而久之的大家也都知道他不一般,对他非常尊重。当时有一个负责黄河防汛的官员去拜见疯僧,疯僧见他一来,就跳起来说用手指着他说:“打锣进京”,官员向疯僧施礼后,疯僧别的话没有,依然还是“打锣进京”这四个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