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野庙 书生祛妖除害添寿一纪

作者:感恩

书生路经野地险遭妖孽危害,幸得脱险后,他协助祛妖除害。(Fotolia)

    人气: 934
【字号】    
   标签: tags: , ,

编按:洪武十一年,江苏淮安(山阳)人瞿佑(公元1347-1433年,字宗吉,文学家)将亲闻的百年间的故事写成《剪灯新话》,传给世人,篇篇可喜可悲、可惊可怪,寓有劝善惩恶之理、引戒警世之意。《永州野庙记》就是其中的一篇。

《剪灯新话》:永州野庙记

据说元朝时,湖南永州的野外,有一座庙,背靠大山,面临急流,山深河险。那里长满了黄茅和绿草,一望无际,高大的树木耸入云天,遮蔽了太阳。风雨常常在野庙上空兴起,人们因为畏惧,都供奉此庙。过路的人必定要把三牲等供物献到庙中,这才能通过。如果谁不这样做,那么,风雨就会突然到来,一下子云雾阴沉,咫尺之间就辨不清东南西北了,人和行李等物品,也都会失踪不见,这样的情况,已有好几年了。

书生毕应祥险中脱险

元朝大德年间,书生毕应祥有事到衡州去,要经过此庙,因为囊中羞涩,所以没有买祭品上供。结果他还没走几里路,突然间大风兴起,顿时飞沙走石,黑云、黑雾,从后面隐隐而来。他回过身来一看,只见有千乘万骑披甲的士兵在追杀他。

毕应祥平时能背诵道家经典,现在情势危急,他就边走边背诵起来,一路不停地背。背了一会儿道经,便云消风止,地阔天朗了,追兵骑乘也一下子都不见了。这样靠着背诵道经,毕应祥才平安到达衡州。

投诉南岳神

后来毕应祥经过祝融峰时,顺路到南岳祠拜谒,想起以前发生的事情,他就写了状子,焚烧后向南岳神投诉。

当晚,毕应祥在睡觉时元神离体,见到有衙役过来,便跟着衙役一同前行,到了一个大宫殿,但见侍卫环立,职官四处都是。衙役引他站在大庭之下,毕应祥看到宫殿上挂着玉栅帘,帘幕内设有黄罗帐,灯火辉煌,照得如同白昼一祥,气氛森严庄重,寂静而不喧哗。毕应祥紧张地屏住呼吸,等待发落。

一会儿,有个穿着朱衣围着角带的官吏从里面走出来,传呼毕应祥说:“奉旨问你同何人有诉讼?”

毕应祥回答说:“我身为穷书生,天性又愚昧笨拙。不知道有名利可以追求,又怎么会有田地、房产值得争逐?穿的是布衣、吃的是蔬食,只晓得恪守本分罢了。况且我从没有进过公堂,所以实在不能回答尊问。”

官吏说:“白天你投递状子,申诉什么事?”

毕应祥这才想起来,于是叩头禀告说:“困为贫穷的缘故,我离开家乡投奔他人,取道永州,经过一座庙宇,因为盘缠已经用完,不能用牲酒祭供,结果风雨突然兴起,受到披甲士兵的追赶,狼狈窘迫,跌跌撞撞,几乎被他们追上。惊怕急迫之际,没有地方可以申诉,因此冒昧投诉,实在是不得已。”

妖物作孽 庙已非庙

官吏听了后,走进帘内。过了一会儿,他又出来说:“奉旨审讯对质”,当时就见有属吏腾空而去。不多一会儿,押来一个戴着乌头巾、穿着道服的白胡子老人,让他跪在台阶下面。

官吏宣读旨意并质问他说:“你作为一方的神灵,受到众人的供奉,为什么经常用武力祸害恐吓人,以求他们的祭祀?你迫害这个读书人,几乎让他陷于死地,贪婪狠毒,哪里可以逃得了刑罚?”

老人跪拜并回答说:“我确实是永州野庙的神灵,但是野庙已被妖蟒占据,已经好几年了,我的能力不能制服它,旷废职守已经很久了。过去呼风唤雨、企求祭品的,都是这个怪物所作的孽,并非是我的过错。”

官吏呵责他说:“事情既然早已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不早禀报上来?”

老人回答说:“这个怪物在世间已经很久了,兴妖作孽,妖力大得没有什么东西可与它相比。附近的鬼魂都受到它的约束,恶龙、毒蛇也听它的指挥。我每次想前来申诉,都受到它多方的拦截,最终不能到达这里。今天若不是神使来传拿。我哪里能到达这里?”

这时,毕应祥听到殿上传旨,命令士卒前去追究查问。老人跪拜恳求说:妖孽已经形成,助纣为虐的很多,士卒虽然前去,恐怕最终没有好处。不派遣神兵前去剿捕,那么肯定不能够将它捉来。

五千神兵伏妖

殿上的官吏听取了他的意见,就命今一个神将带领了五千神兵前往。过了好久,就见有数十个鬼兵,用大木头抬着妖怪的首级,原来是一条朱顶的白蛇。把蛇头放在庭下,就像能装五石米的缸那么大。

妖孽伏诛了,官吏就让毕应祥回去,毕应祥的元神回来了,他这边的人身也就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浑身是汗,湿透了背上的衣服。

毕应祥办完事,回家途中,又一次经过那个地方,只见野庙、塑像,已经荡然无存。向村民一打听,都说:“某一天,夜里三更以后,忽然间,雷、电、风、火大起,只听到一片杀声,大家都非常惊慌恐惧,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天亮之后前去一看,原来野庙已经成为灰烬,一条巨大的长几十丈的白蛇,死在树木之下,但是被砍掉了蛇头。其它的毒蛇之类也死了无数,腥臊污秽的气味,一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消失。”毕庆祥算算时日,正是他梦中元神离体的那一晚。

祛妖除害  添寿一纪

毕应祥回到家后,一天,正在家里闲坐,忽然见到两个鬼使到他面前说:“阴间地府请你前去对质一件案子。”说完就拉着他的手臂前往。到了那里,只见冥王坐在大厅上,用铁笼子罩着一个穿着白衣裳,包着红头巾的男子。那男子说:“我在世间未犯下罪行,却被书生毕应祥向南岳衡山府诬告,以致神兵降临讨伐,全族被歼灭,巢穴沦亡,冤苦确实很深。”

毕应祥听了这番话,知道自己是被妖蛇怀恨诬告了,就详细陈述了妖蛇损人、害物、搞鬼、捣乱等事,与妖蛇在铁笼之下对质辩论,言词一来一往,非常激烈艰苦,那妖蛇始终不肯服罪,于是,冥王就命令属吏行文南岳衡山府,并指令永州城隍司验证有关事实。不久,衡山府和永州城隍司的回文到了,与毕应祥所说的事实完全相同,妖蛇这才理屈词穷。

冥王在殿上大怒,叱骂妖蛇说:“你活着的时候已经成为妖怪,死了以后竟然还敢诬告,把这个白衣妖怪押往鬼都地狱,让它永远不能翻身!”当即,就有几个鬼兵上来,驱赶押解妖蛇而去,让它接受应有的报应。

随后,冥王对毕应祥说:“烦劳你走了一趟,实在没什么可以报答。”于是,就命令属吏,把毕姓的薄籍拿来,在毕应祥的名字底下批了八个字:“祛妖除害,添寿一纪(十二年)。”毕应祥听了,马上向冥王拜谢。之后他的元神返回家里,人也就醒了过来。原来他刚才弯臂作枕,伏在桌上睡觉之时元神又离体到了另外空间,经历了一次正邪的较量。@*#

──转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搜神记》是东晋干宝所著,因为受到无神论的教育,大多数人把它作为文人编造的“神怪小说”,其实,它是一部古代的民间传说,有很多故事都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中国文化历史悠久,除中共统治的几十年,历朝历代人们都是相信神的,把敬天敬地敬神的信仰贯穿在国家的统治中,人民的生活中,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中,哪怕是历史的变革,朝代的更替,人们都会在对天道的理解中得到正确的答案,所以古人才讲“天地君亲师”,天地即神,是超越于君王存在,而且是至高无上的万事万物的主宰。那么《搜神记》中有对神的描写也就不奇怪了。
  • 人们都知道命由天定,但是命运的好坏在于自己的塑造。以区区十两银子行善,而神明都要溯本穷源,赐予福报;而行邪淫的人,很快就被削掉禄籍。李生虽说寿数即至,但他能救济别人的急难,行善之后禄和寿立即得到增长,福寿变化就是这样迅速。而疏财仗义的好友,也蒙受了乐善好施的善报,真是“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济人危难是善之所在,心量广大,福德也广大!
  • 秦桧——历史上最令人痛恨的奸臣,被永远的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千百年来,人们怀念、赞颂民族英雄岳飞的精忠报国、浩然正气,痛斥秦桧的卖国求荣、陷害忠良,因为人们心中明辨:美与丑、善与恶、忠与奸、清与浊,更认识到天日昭昭,善恶终有报。民间传说秦桧遭受恶报的故事非常多,以下为其中的一个。
  • 天梯,顾名思义就是地上之人通往天国的阶梯。
  • 传说观音菩萨有三十三个化身,除了杨柳观音、施药观音、鱼篮观音外,还有三面观音等。三面观音是怎么来的呢?
  • 国王说完,向方文木嘘出一口气,方文木凌空飞起,仍旧落到那条海船上。一个多月后,他回到浙江,将这件事告诉了毛西河先生。毛先生说:“世上的人都知道万事都是前世预定好的,却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现在有了这个说法,我才豁然开朗了。”
  • 从前涪陵县(今四川省,位于长江南岸,当涪陵江入长江处。从前商业很盛,今颇衰落,产煤。)有一姓蔡的,他父亲早已亡故,母亲为人帮佣度日,他自己就替人家放牛。
  • 民间传说中有许多关于八仙的故事,而“八仙庆寿”与“八仙过海”的故事更广为人知。“八仙庆寿”的故事常常出现在绘画、瓷器、雕塑等民间工艺和民间戏曲里,为大众所喜爱,是民间祝寿必不可少的主题。
  • 神是否憎恶法人,我亦全然不知。然而我深信法人一旦有罪,必然会接受惩罚,此乃神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