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真空

青松

正的信仰不是没有,而是被打压。(图: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昨晚听广播,说中国人的思想,是个信仰的真空。形容得真贴切。中国大陆近一百年来,的确没有什么信仰。

就说我们这代80后吧,有几个看着别人信神拜神而不觉可笑的?觉得那些有信仰的人是愚昧,居然相信想像的世界。我们动不动出口的就是“我是唯物主义者”。但是,什么东西一旦“唯”了就肯定有问题。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就说“不科学”。这算什么逻辑啊?而且说出这样话的人,很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逻辑性应该没那么差。科学并不完美,科学也在发展,现在解释不了,将来解释得了不就科学了?非要一棍子打死。其实都是人的观念局限了视野。

在中国古代,人都是非常善良的,因为有德,也经常见到观音或什么神显圣点化众生。历史上各朝各代都有记载。现在人说古人愚昧,但如果他们真那么笨,怎么会“想像”出那些神圣无比的神佛和天国?现在人聪明,为什么现在人却想不到也看不见?现在为什么天灾人祸那么多?就因为人无德,在做着失德的事。

有一些善良单纯的人,也被批判,信神敬神的宗教团体或修炼团体都被打压。很多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传教士都把抓被关,很多还被驱逐出中国。近十年最显著的,就是对法轮功的镇压了。堂堂的一国政府,却对百姓软硬皆施,威逼利诱,无比残忍的流氓手段都用到以真善忍为做人原则的学员身上。口口声声喊著“转化”,但法轮功学员就是在努力做好人,做最好的人,要把好人转化成什么呢?

整个社会是个变异的社会,不给人信仰的自由,人没了信仰就只信自己的利益,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大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那么紧张了吧。说到这一点,每一个在大陆生活过的人都有切身感受。要归正一切,先要正人心。要正人心,则必须有正的信仰。正的信仰不是没有,而是被打压。改变这一切,就用从停止打压迫害开始吧。

期待中国人信仰的真空被正信填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伍利明、张利辉夫妇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外出时,被望城县星城派出所警察绑架。这是夫妇二人第三次同时被绑架、关押,此前他们曾两次被同时非法劳教。据悉,当地警察预谋第三非法劳教他们。
  • 〔自由时报记者李立法、叶永骞、洪臣宏/综合报导〕双园大桥断桥坠落河底的汽车可能不只两部,昨日失踪报案人数再添五人,屏东与高县合计九人!在屏东东港开设电器行的蔡福昌,8月9日凌晨断桥时,正好开车载着妻子沈婕函、大女儿蔡佩颖、二女儿蔡翌暄行经该桥,一家四口迄今下落不明。沈婕函的妹妹沈式俸昨天从台北南下屏东报案,并前往东港信仰中心东隆宫上香,祈求奇迹出现。
  • (大纪元记者金虹比利时报导)8月15日是比利时一年一度的节日——圣母升天日(也叫红日)。在年历上印有荷兰语:o.l.v.-hemelvaart,o.l.vrouw hemelvaart和Maria Hemelvaart,全意是“圣母玛利亚升天日”,也是比利时安特卫普地区的母亲节。
  • 不幸的大陆人民生活在中共的暴政下,时时要经受精神的折磨,信仰危机的折磨、精神生活枯燥的折磨等等。比如,你在大陆,想了解国家大事只有假话连篇的新闻联播以及种种假得不能再假的节目。你想娱乐,想看电视剧,只有中国人打中国人的三大战役片、伪造历史的新四军居然会打日本侵略者的《我的兄弟叫顺溜》等。本来对臭不可闻的中共谎言剧,无需去理会。可是在笔者周围就有一些人津津乐道电视连续剧《潜伏》、《暗算》。这些无非又是中共地下党如何坚持信仰、胸怀理想、在孤独中默默忍受付出青春与生命的一派胡言。
  • 中国大陆在邪恶共产党统治下,善良的普通百姓除了生活过得十分艰难外,在政治上任凭其摆布,任何言论得保持与邪党一致,中华民族优良传统被邪恶共产党破坏。为了自救,我们坚决退出邪党一切组织。
  • 2009年5月,湖南居民唐敏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被其工作单位劫持入精神病院监禁,并被注射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家人前往医院求见唐敏,被医生拒绝。
  • 读过《九评共产党》,一梦方醒,历史上,根据中共自己的官方资料记载,就有八千万之多的国人在中共建政后而死,即便到了今天,它还死死的钳制着国人的思想,甚至对真善忍的信仰都成为了迫害普通百姓的“罪证”,正是穷凶极恶!咱们中国有句俗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么多的人命、如此多的血债!中共一定得还!为了自己的清白,为了不做它的一份子,不做它的党徒,除掉在我们入队、入团时发毒誓要把生命献给它的恶毒誓言,抹掉那个邪灵强加给我们的兽的印记,苍天在上,大纪元作证,我们郑重声明:退出中共共青团及其一切邪恶组织!远避邪灵、远离“天灭中共”的灾难,静观世事变迁,为历史、为法轮功作见证!
  • 大纪元记者梁朝阳综合报导)曾任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四研究所的工程师,设计完成过重大军工电子产品的优秀科技工作者马振宇,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九年四月被中共当局第四次抓捕至今音信全无。
  • (大纪元记者林雨综合报导)原福建霞浦县交警支队的一名中层干部陈乃法先生因修炼法轮功遭非法判刑三年,后被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遭狱警切开喉管灌食后,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余岁。他离世后,监狱专门开大会把其“定性”为“追求圆满而自杀”。
  • 我叫卢臆暄,今年三十一岁,出生于台南市,五岁后和父母搬至桃园定居,我们全家人一直在桃园生活。我先生张轶渊,今年三十六岁,上海出生,他十岁时和他的外公搬到台湾定居。我的公婆和唯一的小姑因为当时法令的限制没能一起搬,留在上海。我先生目前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牙医学院教书。从小在台湾长大的我们,一直受着民主法制的教育,享受着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亦视之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