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传统音乐的根──民族音乐家郭长松

廖真珮采访报导

郭长松 / 廖真珮摄影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4日讯】今年86岁,直到去年才从东海大学退休的郭长松老师,在学校除了教授中国音乐史、中国传统器乐技法、中国乐器学等课程外,还担任了中国乐器个别课的指导老师。加上之前曾经带过的高中、小学等,指导音乐已将近有50年的岁月,郭长松对传统音乐的保存与发展工作始终不遗余力。

小时候的音乐学习历程

在日本出生的郭长松,从小都听母亲唱摇篮歌、日本童谣和台湾的“念歌”长大。因为母亲个性活泼开朗、热爱音乐,而且最早在台湾也曾经受日本教育的关系,所以在郭长松年纪还小的时候就经常唱这些民谣给他听。但可能比较内向的关系,郭长松从小就是听得多唱得少,所以他笑称自己那时候就是“包听”。但却也因为这样,他的记忆库里面音乐材料很多。

回忆起小学二年级时,因为不敢发声、不敢表达的关系,他的音乐成绩还曾经得到过“丙”。但是到了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很幸运的遇到一位毕业自武藏野大学的音乐专任老师。因为三年级的音乐课里有乐理须要用写的,野村老师这时候便发现了郭长松很有音乐细胞。郭长松回忆说“这个音乐老师很好,她让我课后留下来,一下课后就从抽屉拿明治巧克力给我,是十小片一大块的那种”。而当时的小朋友能从大人那里得到的巧克力顶多就是一小片两小片,就已经算很好了。所以当老师问:“明天你还要不要来?”时,郭长松受宠若惊的回答说当然要来。他幽默的笑说:当时就是被老师的巧克力骗去的。

当时在音乐教室里,野村老师还特别提供了专门给小朋友用的西洋乐器,像小提琴、法国号那些,让学生自由的去玩。因为老师对于音乐教育的学习态度采取让小朋友自由发展学习的方式,从此以后不但奠定了郭长松的音乐基础,后来对于他在音乐上的坚持和对学生的教学态度上都有着莫大的影响。

在学校受到野村老师启蒙的时候,他在家里也受到六叔和姑姑的影响接触到了不同类型的音乐。当时六叔正在东京读医学院,郭长松有机会就常常跟着喜爱古典音乐的六叔一起听唱片和欣赏音乐会。当姑姑去上日本筝的课程时,他也充当“电灯泡”,使他第一次摸到了传统乐器古筝。而当日本不同地方有各类庆典活动时,郭长松也会跟着大人一起到乡下,观赏当地的舞蹈和民谣。

或许因为小时候受到如此多种类的音乐熏陶,后来建立了他对五声音阶为基础的音乐生活。他表示:在日本时听到过很多当地童谣,发现日本童谣差不多有百分之90都是五声音阶。他觉得很奇怪,并且认为日本跟中国以前的音乐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音乐采风

郭长松从六岁读幼稚园开始,每年寒暑假几乎都会回台湾。那时候他常常在寺庙里跟着老先生用台语学念四书。他也特别喜欢看野台戏,如歌仔戏、布袋戏之类的。但跟别人不一样的是,他不在前台看戏,而是去后台,然后趴在那个板子边上看那些乐师们演奏著乐器。

后来一直到台湾光复后他才回台湾定居。年轻时候在中、小学校任教的他,是凡遇到假日或寒暑假,就会到台湾各地做音乐乡野调查(采风)。因为喜欢音乐、喜欢民谣,所以他很喜欢做调查。他认为童谣和民谣是百姓们对大自然的感受、或对日常生活环境等发出的喜怒哀乐的心声,因此这些民谣就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最佳写照。郭长松当时从台湾北部到南部大多走海岸线,只要一听到音乐的声音,马上就会询问那些老先生们(乐师),跟他们好聊一会儿。当时台湾还是农业社会型态,所以一般人农忙回家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消遣,只是晚饭后会拉拉胡琴、唱唱歌等等。

在采风的过程当中,郭长松有次听到了南管音乐,他觉得南管音乐和民谣感觉上是很不同的,音乐处理感觉也很严谨,觉得非常好奇,后来促使他对南管音乐的学习研究。

在多年音乐采风过程中最令郭长松终身难忘的是,他所接触过的民间老前辈对于民间音乐的那种高深的造诣与纯朴意境,还有就是他们谈吐中所表露的生活哲学。他说:“传统音乐传授的时候意境很重要。因为像过去南管的老先生连小学生都没有毕业,或有的捕鱼人拉的胡琴那真的是很深奥。他跟你说明的,很生活化。虽然可能连小学都没有毕业,但是讲出来的话哲理很高。一句话但是一针见血。这是音乐给他的,是他体会出来的东西,这就是意境”。


郭常松与母亲、妻子、女儿(郭长松提供)


这本“儿童生活歌集”于民国45年郭长松任教台中市忠孝国小时,与几位学校同事们自己作词、作曲为〝学校唱游音乐补充歌曲〞。(郭长松提供)


在那个年代,没有电脑打字、电脑制谱,每一首歌曲的歌谱,都是用蜡纸刻钢板,刻上歌曲五线谱的每一个音符和歌词的每一字,更难得的是,每首歌都亲手画插图。(郭长松提供)

认识中国音乐旋律的美

在民国50多年时,台湾已经有国乐了,当时他在台中国小课余的时间教导国乐。一段时间后,因为指导的乐团得到了很好的成果,从此教育厅让郭长松专门负责教授国乐,后来他就变成专任的了。不久省一中和台中女中也相继成立了国乐社,也请他去指导。

曾经被他教导过的学生认为“郭老师要求的是发自内心的国乐,老师会说一个又一个关于这首曲子的意境画面,他在他的国乐上是执著且顽固的”。当时被郭老师带过的学生都会觉得她们弹出来的音乐跟人家的听起来就是不同的,音乐的气质是不同的。其实郭长松认为在演奏乐曲的时候,不管怎样意境的掌握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弹奏乐曲时应该是自然流露出的,没有一点窒碍,速度慢的有慢的流畅;快有快的流畅。

从年轻到现在都有带乐团的郭长松老师,在音乐教学上,他最希望学生们能真正的认识中国音乐旋律的美。他说:“我理想中的乐团是变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奏起曲子来不是什么高格调的,不是什么象牙塔”。“首先能让大家接触过这样的音乐后,发自内心感兴趣了,想要来学我们自己的民谣、想要来学中国的音乐,那么就来学”。


郭长松指挥带团(郭长松提供)


郭长松指挥带团(郭长松提供)

推广传统音乐

提到要如何能更完善的推广或保存传统音乐,郭长松认为可以从小朋友的音乐教育做起。他说:以前我开始国乐教育的动机也是在这里。例如我们可以收集小朋友可以接受的简单的南管曲子或一些传统音乐教材。用渐进的方法使国乐幼苗茁壮。毕竟以前的人吃饱饭没有什么事情,传统音乐在当时算是很重要的娱乐,所以当时他们可以那样的认真。但是现在知识各方面都是爆炸性的时代,所以要引起人们对传统音乐的兴趣,还要用渐进的方法。

“例如可以到社区里面和民众分享我们的音乐。因为有钱买票去欣赏音乐会的人并不多,而且其中可能有的人只是为了表现自己是个文化人才去听音乐的,不是为了听音乐而听音乐的。”所以他建议要进一歩的引导大家来多多认识传统音乐、欣赏传统音乐,然后也要进一歩的让他们想参与进来。

音乐创作要用中国的根

对于现在很多人想推广国乐,发展国乐的热忱,郭长松认为那是好事情,可惜有时候处理上会迷失方向,如太过于西化,失去传统音乐的韵味。例如有的音乐会的曲目上有西洋乐曲,有的用国乐器演奏日本演歌等,这些现象他认为是很怪的。最重要的是既然是国乐,那么怎样都不应该失去传统音乐的根,创作也需建立在传统的基础上。

“如果和那些近代西方音乐一样也搞些怪和声进去,就真的很不可取。就像绘画一样,有的人以为画出来人家看不懂的就是好的,就可以称大师了。以前的人不是这样,画出来的作品是真的有很多涵义在里头的。”
郭长松语重心长的表示:“我们中国的创作音乐现在最糟糕的地方就是为创作而创作,没有根,你一定要用中国的根,根据中国原来的那些去创作。现在国乐曲就是奶油味很重,奇奇怪怪的,就像用嘎哩粉做的麻婆豆腐。现在我们的传统音乐就是变成这样子,那就是处理不对”。音乐创新不应该失去传统的根,应遵循我们文化发展的原则去做,才能“从传统中创新意,在现代中揉古风”。

从小就受到各种不同音乐熏陶的郭长松,更了解到中华传统音乐旋律的美。使得他一直以来有这样一种使命,就是坚守着传统音乐的根。而这样的一种精神,似乎也是我们现在这个大环境中比较欠缺的。在保存传统音乐上要用什么样的基点去保存与发展,在现代中积极求创新、求多变的环境中如何去保有传统音乐的特点并加以发扬光大等这些问题,或许都是我们应该好好再重新思考的。@*

※ 郭长松的研究与著作:
南管器乐技法与新记谱法的研究。
“筝乐教育之方向及筝乐对现代音乐的使命”(民国七十二年八月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策划中国民族音乐周“琴筝论文研讨会”论文)。
“古筝津梁”(儿童入门教材)。
“中国古代音乐与乐器”稿(大专教材)。
“中国传统器乐技法”稿(大专教材)。
“《相和歌》到《平剧》”稿(大专教材)。
“二胡的民歌谣世界”稿(社区大学二胡教材)。
“二胡的童歌谣世界”稿(儿童二胡教材)。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央社记者陈淑芬台北10日电)由“春之管弦乐团”与原民歌手张秀美及南贤天合作的“台湾原住民音乐会”,将于14日举行,这项音乐会融合原住民传统音乐与西洋管弦乐,展现原住民音乐的新生命。
  • 第20届金曲奖传统艺术音乐类颁奖典礼6月6日晚上于台北圆满落幕。今年的传艺类金曲奖比以往参与情况更为热烈。奖项方面,恢复《最佳民族乐曲专辑奖》、《最佳戏曲曲艺专辑奖》两奖,共记16个奖项,比去年多出两个奖,而《最佳传统音乐专辑奖》也改为《最佳传统歌乐专辑奖》。除了奖项增加,传艺类的热闹气氛也更盛以往。
  • 为活络传统音乐与创新乐律,提升国民人文素养,以达传统文化艺术薪火相传之目的,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所属国立台湾传统艺术总处筹备处特别举办“ 98 年度暑期台湾古筝研习会”,将于 98 年 7 月 6 日(一)至 7 月 12 日(日)连续 7 天在宜兰的传统艺术中心举行,欢迎古筝专业指导老师及有基础技艺者踊跃报名。
  • 为庆祝亚裔传统月﹐由韩美传统艺术发展协会 (Korean American Traditional Art Development Association) 主办﹐韩﹑华裔团体首度合作举办的“2009年亚裔文化嘉年华”(2009 Asian American Culture Festival) 活动将于31日晚5时在法拉盛草原∕可乐娜公园内的公园剧院登场。大纽约区韩美商会会长李明锡、法拉盛发展中心负责人傅鹤鸣、法拉盛华人工商促进会顾雅明、韩美传统艺术发展协会会长姜声浩、纽约韩国传统音乐舞蹈学院代表朴斗伊、纽约皇后区韩美协会会长金根玉以及富顿集团副总裁刘豫等26日召开记者会﹐欢迎民众前来共襄胜举。
  • 他赞赏演出中的音乐也非常美,同样他们对中国传统音乐了解甚少,他说“今天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受教育的过程。”

    他们俩人都表示,“中国古典舞非常了不起,今天我们学到了很多。回去后,绝对会和同事朋友们分享今晚的感受。”

  • 国立传统艺术中心开办“南北管乐小学堂”,以唱、玩、跳方式,带领游客敲打乐器,在轻松情境下学国乐﹔台北艺大传统音乐系师生,今、明2天莅临传艺中心演奏南北管乐,诠释传统音乐的优美曲调。
  • 伦敦会计师克里斯‧阿根和女友乔安娜‧朵里正是因此结伴来看神韵的。
    给他们印象最深的还是神韵演出大型的现场乐队。乔安娜在一家美国公司的市场部工作,她表示很喜欢神韵演出的音乐,她说:“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音乐,我对乐队演奏的传统音乐非常倾心。能听到现场乐队的演奏,感觉非常好。”
  • 〔自由时报记者彭健礼/苗栗报导〕县府昨天发布,南庄乡赛夏族巴斯达隘、后龙镇元宵射炮城、竹南镇中港端午祭江洗港及客家传统音乐“客家八音”4项民俗祭典、艺术,登录为苗栗县无形文化资产;其中赛夏族巴斯达隘和客家八音,更被审查委员认为具有国定无形文化资产的潜力,将提报文建会争取。
  • 奥克兰博物馆于除夕日(1月25日日),举办了第九届中国新年庆祝活动,数千名与会者来自各个族裔,许多家庭带着孩子参加了一系列从舞笼、武术、传统音乐、手工艺到现代乒乓球等的文化活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