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有灵 从茶谈起

卫明

小窥古代茶文化不难看出,万物皆有灵。(摄影:孙帼英/大纪元)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中国的茶道文化源远流长。在无神论的变异文化的冲击下,茶道文化虽有残留,但已不被人所用。小窥古代茶文化不难看出,万物皆有灵。“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

古人采茶不仅对天时、地利有讲究,对采茶的人也有着严格的要求,好茶必须好人采。具体要求是:道德品质好、淡泊名利的未婚少女,采茶时要求什么都不想,或只想好事,不许想坏事。据说这样采得的茶味正、纯、好喝。看来,茶叶不仅在我们这个空间吸附性很强,在另外空间灵性也很强。

茶叶的这种灵性被一些专业人士所利用,自然就起到了人世间任何物质都无法取代的妙用。如:男女各贴身带一包茶叶,一个月后互相交换冲饮,能达到阴阳平衡,改变阴盛或阳盛而带来的不良个性。一些达官贵人专找未婚少女用嘴采茶。据说这样制出的茶也能起到阴阳平衡,延年益寿的作用。传说有一庙宇的住持对前来求拜的心高气傲、不可一世者,或心灰意冷厌世者等各式人物都是一杯茶“请喝茶”。小和尚看得多了如悟真机,道:“这太简单了,无论何人,不都是请喝茶吗?”住持照小和尚脑袋上就是一棒子:“去喝茶。”不知小和尚喝过茶能否真正悟到真机,这茶里是否有功不得而知,但茶和茶的内涵不同,作用自然就不一样。

古人评定茶的标准是一级茶是生长在岩石缝中靠天收的茶,二级茶是生长在有土的岩石上靠天收的茶,三级及三级以下的茶是人工茶。可见茶的好坏之分与天时、地利与天地之气密不可分。

冲茶的水也是很有讲究的,上游的水奔腾性烈,冲出的茶喝了易上火,中游的水平缓而有活力最易冲茶。由此看来,水的流速也能改变其特性。物与物、生命和生命的交融也存在着最佳的搭配,相生相克之理,绝非想当然。

人不相信神的存在,自然难以相信万物皆有灵。随着现在所谓社会的发展,贪婪心的膨胀,人在混乱了人的道德伦理的同时也混乱了地球上的一切。人们在变异的观念带动下制造了违背天意的大棚蔬菜,加之化肥、农药等变异生命的加入,不仅破坏了人世间的生态平衡,而且从根本上变异了植物的本质,催肥剂、瘦肉精等化学添加剂同样从生命的本质上改变着禽兽。自以为是的人类肆无忌惮地改变着千百年来神所安排的食物链,然而却忘记了人类是亿万食物链中的最终环节,从最低层一层层变异“杰作”的积累,最终消费这些变异积累的还是人类自己,害的还是人自己,不是吗?变异的粮食、变异的蔬菜、变异的禽兽都与人息息相通,自然恶性循环地更加变异着人类自身。

万物皆有灵,如何在物的“灵”上加以研究、利用,根本的前提就是人必须相信万物的主宰--神的存在,随着法正人间的到来,万物都将被物尽其用,各显灵通。

(本文转载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石头有没有生命呢?记得不久前一篇关于“石头走路”的文章,说在美国加州的死亡谷(Death Valley)有块会自行移动的石头,许多学者对“它”进行研究,却发现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石头怎么会走路?难道石头也有生命吗?
  • 大千宇宙,处处神奇;万物皆有灵,到处是生命。而一体的生命中是善恶同在、正负共存的。你得时刻抑恶扬善、择正汰负才行。整个生命的进程中,随时随地面临抉择的关键,时时刻刻面对选择的挑战。
  • 我相信万物有灵这句话是对的,但没想到万物竟真的有灵。
  • (据中广新闻报导)经济部中小企业处为了让地方特色产业及设计美学更为贴近社会大众,举办台湾OTOP“一乡镇一特色”设计大赏,今天起到8月2日在国立传统艺术中心展出“台湾OTOP设计大赏‧台湾好茶”,希望让民众感受地方生活的美感与茶文化的传统与时尚。
  • 【大纪元5月26日讯】为了更有效刺激科学机构对以上所述之研究计划产生足够的兴趣,我相信让一些人亲自观察并经历“生物通讯”的发生过程是很重要的,而且越多人越好。这应该对于思想仍然开放,能接受不寻常观念的年轻人尤具吸引力。
  • “生物通讯”与全人健康之间,似乎可能同时存在着正面和负面的影响。
  • 我并不想深入讨论比较宗教(comparative religion),但想谈谈自己早期接触组织性宗教的亲身经验。我父亲在小镇上的长老会主日学校担任多年的管理员,而我在主日学校的第一年就因为全勤纪录而得到一枚宝石别针,并在接下来的十年间年年获得一枚。
  • 在逐一列举未来可能的“生物通讯”研究想法之前,我想先为读者回顾我的研究到目前为止所带来的诸多想法。其中之一是对实验者意念的考量。一个实验者的正面或负面预期,是不是真的会对实验结果产生影响呢?初步观察的结果,答案是肯定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就是将实验程序完全自动化,试图将实验者的意识从实验环境中排除。第三章关于植物对丰年虾死亡的反应实验对这样的程序设计有详细描述。
  •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稍早提过的保罗‧冯‧华德说动米拉‧克劳馥博士(Myra Crawford, Ph.D.)造访巴克斯特研究基金会实验室。克劳馥博士是阿拉巴马─伯明罕大学(UAB)家庭与社区医学系(Department of Family and Community Medicine)的研究部主任,前来圣地牙哥的目的是为了另一项计划。访问实验室期间,她自告奋勇让我们从她的口腔中收集白血球。
  •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之前提过的科学暨哲学大学(USP)在洛杉矶主办一场不对外开放的活动──“统一科学大会──空间的本质与意识的关联”(The Unified Science Conference–The Nature of Space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Consciousness)。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