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穆柯寨》

穆桂英呈现刀马旦的婀娜与英气
袁荣易

焦赞(黑脸,曾汉寿饰演)、孟良(红脸,杨宇敬饰演)即使两人大笑,模样仍然很吓人。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17日讯】《穆柯寨》是一出非常具有经典意味的京剧。角色出场,由丑到美:先出焦赞、孟良两个长相吓人的大花脸,接下来观众迫不及待,千呼万唤始见刀马旦穆桂英出来,她好整以暇,每个亮相都能抚平观众情绪。报完家门,开始打猎射雁,扎着硬靠却能轻扬旋转,观众的心跟着她驰骋在想像的围场上。

穆桂英出场是这样演的:
女兵及穆瓜在唢呐曲牌“大开门”(又称水龙吟,除唢呐,还有大锣、钹、堂鼓伴奏)里列队出场,接着穆桂英左手端带、右手掏翎,踩着“四击头”的锣鼓点,趱步出场亮相,她头戴七星额子,眉宇间英气焕发。放翎抖袖,前行两步,又一手端带、一手整冠理穗、亮相。再前行到台口,抖袖折袖,转侧身用袖遮脸,起唱“点绛唇”:“占据山头、闺中英秀、韬略有、智广多谋、神勇(翻袖扬袖正面亮相)世无俦”,手朝前指。“合头”乐起,人马欢叫,穆桂英喜悦的理穗,左顾右盼,大掏双翎,转身朝里亮相。巡视士兵,舞动双翎,放翎端带朝前亮相,上高台,归坐。

其次,故事的安排,不断有冲突与难题;沟通的机会,瞬间转成陷阱。焦赞、孟良捡到穆桂英射下的雁,原可做为大好沟通的桥梁,没想到粗人弄巧成拙,竟与穆打起来。焦孟战败,拖武小生杨宗保下水,杨宗保不敌被擒,事情可棘手了,焦孟心急救人,竟然放火烧寨。然而穆桂英并没因此焦头烂额,轻松救了火,又细腻谈妥自己与杨宗保的婚事。两边对照:焦孟粗者事情越做越糟,穆桂英细者事情越做越好,观众看的称妙不已。

高精度图片
穆桂英(唐天瑞饰演)左手端带、右手掏翎,踩着“四击头”的锣鼓点出场亮相。

高精度图片
穆桂英(唐天瑞饰演)射雁。国立台湾戏曲学院复兴国剧团演出。

高精度图片
焦赞、孟良与穆桂英话不投机,结果打了起来。

高精度图片
焦赞、孟良吃了败仗,怂恿杨宗保(中,赵扬强饰演)打仗,杨宗保虽不明就里,却跃跃欲试。

高精度图片
辽国的乌龙道人(前,丁扬士饰演)与番将摆下天门大阵。

角色、故事、情境是一出好戏必备的三个元素,《穆柯寨》这三美兼备。我们特别要提刀马旦这个角色,刀马旦骑马使长枪,武艺高强,她与短打的武旦不同(武旦紧紧缠斗,多半饰演女妖),刀马旦讲究工架,显出女将风范与气度。拿电影的角色比喻,导演胡金铨对这个“工架”领略最多,他塑造的女侠,可说脱胎自刀马旦。最近徐克想重拍自己21年前的旧作《刀马旦》,又何尝不是对轻快机敏、工架英气的女子再次讴歌。

我们再举穆桂英射雁的身段设计为例:

穆桂英(白):弓来!【大锣纽丝】(唱)左执弓(亮相)--右搭箭,【大锣两锣】(亮相),──望空(左跃)──中(右跃)──射(大转身,亮相)定──(大拖腔,大圆场,追雁;【一击锣】,跃起,翻身,卧鱼,射雁)。

没有京剧基本功,以上成套的射雁身段就作不出来。剧中更复杂的是,穆桂英与杨宗保单枪对打,动作身段华丽炫目、美不胜收,起打、过合这些身段,尤其两个演员须合拍,有默契,没经长久训练与配合不易成功。角色的身段是京剧的精华,要达到何种成度才称得上合格呢?

高精度图片
穆桂英与杨宗保战又不战、和又不和,孟良一旁看的很纳闷。

高精度图片
穆桂英(唐天瑞饰演)看杨宗保(赵扬强饰演),越看越喜欢。

高精度图片
穆桂英与杨宗保对战,穆转身轻盈,背上靠旗飞杨。

我们可以从钱宝森(名武净钱金福之子)的“平剧身段谱口诀”里得到清晰的概念:“三形、六劲、心意八、无意者十”。如果把身段表演的满分定为十分。学会身段,只得到三分;熟能生巧,以巧劲带出身段,得到六分;用心体会角色,演出最适合的身段表现,对观众负责,得八分;最后,演出随境而应,由心创境,不执著派别或方法,无所求而自得,这就是满分十分。一般熟手作到六分已不容易,而能达到最后的天真无凿痕,成度就很高了。

例如:穆桂英用诈败准备以绊马索擒杨宗保,先有个双衔翎(用嘴咬住)的亮相,然后在下场门的台口顚枪(手握枪攥,顚起来接住近枪头部分)亮相时 ,左手持枪,右手掏翎,在“仓仓仓”三锣中,手夹着翎子向杨三招手(也叫三点手)。接着下场时,故意以翎梢从杨的面前抹过。以上这些身段要流露少女纯真的爱慕倾心,也要表现她的慧黠调皮,一种既主动又娇羞的神态。除非演员能回忆起少男少女的时光,否则还真难演。

梅兰芳30岁以后,最喜欢演《穆柯寨》,这是最能考验演技与演员修养的戏了。刀马旦说的是京白,梅兰芳吐字清脆、语气柔和、婉转动人,说服宗保的大段说白,入情入理,喉巧如簧,令人神往。这也是得自“无意者”,始有此境界。@*

高精度图片
杨宗保成阶下囚,穆桂英婉转劝婚。

高精度图片
穆桂英(游山铃饰演)归降宋营后,身当元帅大任,连公公杨延昭(左,莫中元饰演)、丈夫杨宗保都听她调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电影“梅兰芳”运用京剧《汾河湾》坐窑门的一段,做为邱如白(影射齐如山)指导梅兰芳演戏的开始,并成为齐梅合作成功的关键象征。这是电影的观点,梅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当然不止电影提的这一项。
  • 这出戏戏份较重的是仆人赵旺与丫鬟荷珠,他们基本上不是自私的人。其实他们大可一走了之,不理主人刘志偕任其自生自灭,但是他们没这么做。共产党老爱用阶级斗争那一套论断历史,在这里可就完全对不上号,说地主只会压榨,仆人只会被欺负,……都成了牢不可破的概念。但是,知道真相,就知这是故意歪曲事实。其目的是恶意分化,使人相互为敌,处于斗争状态。
  • 共产党严厉管制传统京剧,举凡‘宣传封建迷信’的戏都不准演出。1962年72岁高龄的姜妙香(1890-1972年)加入共产党,他生平有出叫座的名剧《小显》(又名《罗成托梦》),共产党统治后,早就没能再演出过,即使他加入共产党也不能为他解禁。
  • 《七星庙》又称《佘塘关》,是芙蓉草(赵桐珊)的常演剧目,原来是一出梆子戏,芙蓉草饰演活泼聪慧的佘赛花,不慌不忙,解开一桩被父亲搞砸的婚事,而能嫁给自己的意中人。

    从前的婚姻有父母做主。佘赛花的父亲佘洪,将女儿许配给杨家(杨继业),但是一念的干扰,他竟又将女儿许配给崔家(崔龙)。这下事情糟糕了,一家女儿吃了两家的茶,这两家谁也不肯退让。佘洪拿不出解决的办法,佘赛花怎么经历这个死关?

  • 武生的开蒙戏,通常是《石秀探庄》连着《林冲夜奔》一起学,这两出都是昆腔戏,词藻典雅固然可以变化演员气质,增添斯文气,最特别的是两出戏所表现的空间大不相同。《林冲夜奔》是沿着一条道路,往前直奔;《石秀探庄》则是在庄内错综巷弄中穿梭,平面区域分叉转弯,使人迷失其中。学会这两出戏等于学了两种不同的空间型态,往后再演他戏,就能很快溶入背景。武生的武功技法配上各种空间背景,身段表演契合、脚步儿笃定不慌乱。
  • 去年底的电影“叶问”,造成很大轰动。在广东佛山,叶问如同平常人一样的生活着,善待妻子小孩,对朋友也很好;除了练武,平日就爱去茶楼饮茶,品味饮食文化。叶问不喜张扬,有人找上门来比武,他关门比试,旁人无法得知输赢。这样一位低调的武术家,却引起许多观众共鸣,被他唤起一些什么来。

    京剧也有类似不张扬的一出戏《打青龙》。在赫赫有名的杨家将府中(天波府),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却有一个烧火的小丫头拥有杰出的武功。杨家将的环境,许多人习武,这位丫头杨排风,也受到熏陶,她不知苦不知累,一有空她就勤练,练成了常人所不能及的盖世武功。

  • 清代从康熙皇帝起设置宫廷戏,积极收集编纂剧目以供演出。到了乾隆时期成套的戏曲已是洋洋大观,如《升平宝筏》演西游记故事、《昭代箫韶》演杨家将故事,而《忠义璇图》演的是水浒传的整套故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清一代,全国各地都发展出自己当地特色的戏曲,对于移风易俗起了很大的作用。儒家的礼教,调和了戏曲,使中国民风出现一种活泼性,对事情的看法较有弹性,不致于刻板或不通人情。
  •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凭意气,选择糊里糊涂的死去。《锁五龙》里的单雄信就是这样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单骑踹唐营,可是不明时势,终于自取灭亡。很少有人会把单雄信视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岗寨(贾家楼)结义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虑大局,有勇无谋就被大潮流给淘汰掉了。
  • 《草桥关》是一出铜锤花脸(姚期)与老生(刘秀)的唱工戏。戏很单纯,它演刘秀当上皇帝,思念镇守边境的姚期,宣他从草桥关回朝。皇帝出自内心真诚邀约,于是命吴汉、岑彭、杜茂等前去换防,让姚期回京。果然君臣、还有郭皇妃,三人在万花亭会面宴饮,十分高兴。这出戏因此也叫做《万花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