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釭诗约:家里的狗狗

文/紫真

(图:志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晋陶渊明(365→427)的〈归田园居〉中的第一首,曾有下列句子: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

他的著名散文〈桃花源记〉中,也有这样的描写: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晋书.陆机传》,也提到了诗人兼书法家陆机(261→303)饲养名犬“黄耳”的故事。至于杜甫(712→770)以犬入句的诗作相当多。例如在〈黄鱼〉诗中,出现了:

日见巴东峡,黄鱼出浪新。脂膏兼饲犬,长大不容身。……

“脂膏”是鱼的脂肪,可以拿来喂狗。在〈重遇何氏〉的第二首,述及:

犬迎曾宿客,鸦护落巢儿。

在“草堂”诗中,有下列句子:

旧犬喜我归,低徊入衣裾。

在〈得舍弟消息〉诗中,也提到犬:

旧犬知仇恨,垂头傍我床。

可见谈犬的诗比谈到猫的诗要早,不过,在诗中详细描述犬的生态,可能是宋代以后才开始的。例如南宋诗人范成大(1126→1193),在〈春日田园杂兴〉中,有一首也提到犬:

步屐寻春有好怀,雨余蹄道水如杯;随人黄犬搀前去,走到溪桥忽自回。
【穿着木屐,散步寻春,心中感到非常舒畅;刚下完雨,泥地上,马蹄踩出的陷坑里盛着不少积雨,看来宛如一杯一杯的水。牵在身边的黄狗,拉着我向前跑过去;跑到溪边的桥头,突然又自行的转了回来。】

下面就来看看陆机家养的那只名种狗狗“黄耳传书”的故事:

据说,吴郡书法家和文学家陆机,寓居洛阳多年,与家乡不通音讯,心常挂念。他身边有骏犬名叫“黄耳”,深得陆机宠爱。

某天,陆机对黄耳说:“我与家中断绝音讯良久,你能为我送信,并取得相关的反馈消息吗?”黄耳竟然点头应声。

陆机于是把家信放在竹筒中,栓系在黄耳的脖子上,黄耳“寻路南走,遂至其家,得报还洛。”据说“其后因以为常”。它还多次奔走长途为陆机传递书信。

“黄耳传书”是中国古代邮驿史上的一段趣闻,我们可藉这个生动的故事,了解当时民间通信的形式以及狗狗与人类深厚的情谊,其实由来已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