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28)

群魔祸国失自由 绝食维权拘留所
张霜颖

父亲给母亲的信,照片是父亲回到济南劳教所后的第一次探视,弟弟带去出生不久的儿子天依并偷拍了他们的合影。

【字号】    
   标签: tags: ,

中共把中国的老百姓玩弄得像是被它捕获的猎物一样,那真是要关就关,要杀就杀,要卖就卖。在这块他一手遮天的土地上,谁能够不惧怕它的淫威?这个西来邪灵是如此专精于十恶十毒之术,谁要想反抗它,那代价一定是万分惨重的。中国的悲剧历史上有多少被冤枉致死的人,临死前都是高呼口号“共产党万岁”的。母亲曾经给我讲过她工作单位里老所长的故事,这个老所长曾为所谓的“新中国的科研”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当他被打成走资派的时候,天天被批斗,受尽凌辱折磨,每天被批斗时脖子上都得挂50多斤重的铁块,他实在是受不了了,想歇一下,怎么歇呢?那当然只有自杀一条路了。有一天他终于趁那些监视他的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跑到五楼上跳了下来,他跳的时候,高喊的一句口号就是“共产党万岁!”你说这是什么道理啊?都被迫害成那个样子了,怎么不喊“打倒共产党”呢?那时我的母亲还很年轻,当然不懂其中的奥妙所在了。

因为那个所长有牵挂呀,他还有老婆和仨孩子呢,共产党可是搞株连的老手,他死了,“畏罪自杀,死有余辜”,那些恶魔会不会找他的亲人算账?他可不想把那五十多斤的铁块留给儿子挂。中国的老百姓,有多可怜,连死都不敢啊!不怪有人说,一个好人,在中国还敢生活,那真是太勇敢了。当然,那个老所长一家最终还是没有逃过中共的魔掌。老人家从高楼跳下来之后,并没有一下子咽气,挣扎了很长时间。当他的身体还痛苦的在血泊中扭曲,很快周围就围上来一圈文革中的军宣队人员,一个头头指著那个挣扎著的身体说:“他这个自绝于党和人民的走资派,真是死有余辜!”说着叫几个棒小伙把那垂垂待死的身体从血泊中提起来,“啪”的一声扔到卡车里。在大家还能听到老所长在卡车厢中的呻吟声时,那卡车就一溜烟的向火葬场开去了。不一会,得知消息的老所长的妻子和儿女像一行失群的燕子一样疾跑来看父亲时,那门前地上只剩一滩血迹了。

这是几十年前的故事,没想到历史的车轮滚过了这么长的路程,今天的中国,情景依然,甚至朱颜未改。不过可喜的是一部分人们觉醒了,不再惧怕中共了,但那共产党恶魔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甚至更疯狂了。在所谓的公审那天,旁观者朱晓东只是到法院去看看,关心一下他认识的朋友兼功友的境遇,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这一看,就遭到了群魔的绑架,接着又遭受到无数的迫害。其实,我的家人甚至都不认识朱晓东,表妹宇新说,在防暴警察拖子杰上车时,走过来一个穿黄衣服的人,他向宇新问道:“出什么事了,为什么抓人?”那人就是朱晓东,宇新还没来得及回答的时候,就看见无数警察向他们转过头来。“你快走吧,他们注意到你了!”宇新有些紧张地对朱晓东说,可是已经晚了,那些人冲过来了。那些警察揪住了朱晓东的胳膊就往车上拽,朱晓东抗拒著,同时大声揭露着他们的无耻,但是他毕竟只有一个人,对付一大帮武艺高强的防暴警察,那就太不是对手了。

朱晓东被送到拘留所,判了十天行政拘留。他抗议这种对他的无理迫害,天天高喊“法轮大法好”,他的声音在拘留所上空震荡著,使警察惊怵,使邪恶的迫害因素在消减。拘留所为了加重对他的迫害,把他关在一个刑讯室里,给他带上手铐。但手铐并不能使那颗追求自由的心灵妥协,朱晓东就在那里进行绝食抗议。那些日子济南天气特别冷,好像所有的坏东西都向济南涌来了,济南的法轮功学员们关心着自己功友的安危,大家给他发正念,不断的报导着他的消息。窃国的中共是凶残的,他们在朱晓被囚禁第十天后,把因绝食抵抗迫害,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他送到了山东最邪的王村劳教所去了。王村劳教所是非常邪恶的地方,我的父亲,还有我前面写的沈剑平都在那里受到了炼狱似的折磨。虽然大法弟子的意志没有在那里被摧垮,但是随着他们施加于法轮功学员身上的残酷迫害一天天的被曝光出来,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邪恶的恶毒手段,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酷刑折磨真是令人齿冷。朱晓东又被他们送去了那个人间魔窟,但我相信,一向正行的他一定会在那里坚持自己的信念,踏平荆棘成大路的,大法弟子的辉煌在哪里都只会被烘托。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大陆大法弟子受到那么严重的迫害,我们海外的同修们一样感到沉重。写着写着,我的心又悬了起来。要知道,我的母亲还在魔域,她现在的处境是怎样的风雨飘摇啊!推己及人,我经常会想到我们千千万万在中国大陆的红色恐怖中依旧正念正行的功友们,他们的勇气和大善大忍之心经常是那么轻易的就打动了我的心底。我的父母亲已经承受了无数次痛苦的中共打压,我真的不希望他们再受到中共的那种“礼遇”了。可是,在中国,一切都是不能预知的,什么不可思议的迫害都可能发生。只要你的思想同中共不一致,那你几乎日日就是中共的迫害目标。人们说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条中共的恶船早该覆灭了,它现在还能在民众的大浪中颠簸,可能神就是让人们在风雨中快些成长起来吧!古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它的恶报也只是时候未到罢了,中共这个做恶多端的坏东西,神怎么能让它永远这样在中国祸乱下去呢?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