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29)

正念正行大法徒 不穿囚服炼功人
张霜颖
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子杰因为想进法庭旁听,竟然被抓到拘留所,这连她自己都没有料到。细想一下,虽然不可思议,但每个中国人也都能理解,在中共这个流氓政府治下,还有什么稀奇事不会发生呢?手持司法权,谁想说它们不爱听的话,眉头不皱的就可以塞你到监狱里去。而且,劳教所是需要大量的免费劳动力的,“中国制造”世界畅销,为什么?成本低啊!其实说白了,是没有成本,有多少“中国制造”其实应该更名为“中共劳教所产品”呢?因为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背井离乡,有些幸运的申请到国际难民,投奔到西方自由世界,在商场里发现了自己在劳教所里做苦工生产出来的产品,竟然从昂贵的工艺品到必备的家庭用品包罗万象,那渗透著无辜民众的血泪与生命的“中国制造”是多少人的噩梦啊!中共的迫害还真是无本万利呢!

父亲庭审那天被绑架的几人中,只有田尚珍一人回家了。其余身强力壮的都被送了劳教所,判了一年九个月。田尚珍能够回家,有其他的原因,但是还有一个原因却是令人啼笑皆非的。劳教所是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来一个不要工资的工人当然是件好事,而且一干就是好几年,还可打可骂的。这样,劳教所同派出所就不只是简单的合作关系,还有一个肮脏交易的互惠互利关系。派出所给它们送去一个判了几年劳教的人,劳教所就给派出所一笔钱,两方得利。所以,派出所判决劳教才如此的乐不知疲,而那个公安自留地也才能够不断有大量干活的奴工。可劳教所也是挑人的,那个田尚珍已经八十岁了,能干得了什么?弄不好出了人命怎么办?所以劳教所不想要她。虽然田尚珍在公审过后被抓到派出所,但最后她还是被放回家了。在疯人院似的中国,这种令人类世界贻笑大方的事情,那可真是比比皆是。悲夫,五千年的中华文明,被这些纳粹祸乱殆尽。

子杰被押进拘留所,这可是她第二次进拘留所了。第一次是陪母亲去要抄家清单的时候,结果清单没要成,还在马路上挨了一顿打,被铐在派出所熬了一宿才押送进拘留所。小姨曾是个老中共党员,还在她以前工作的单位还当过组织部长,只因法轮功把自己女儿的癌症治好了,她才相信和修炼法轮功的。经历了一次十天的拘留,小姨竟然没吸取中共威慑的教训,这回又因为想参加旁听被抓了。以前没有从来没有成为过中共打击对象的她,这回终于亲身体验到中共暴政的滋味了。可经过这两次被抓,小姨已经完全认识了中共的邪恶本质,那就是这群流氓是绝对不讲理的,它就是一个单纯害人的邪灵,这个邪恶政权弄到今天“天灭中共”的下场一点也不奇怪。作为一个修佛的人,是应该以慈悲为怀的,所以小姨在痛苦的关押期间想的最多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赶快救人。

古代和当代的智者都知道,末劫的宇宙正在飞速的走向崩溃,无数的生灵将在这种天翻地覆的大淘汰中从宇宙中永远地消失,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可是有些人,包括拘留所的警察是不知道的,或者是不相信的,怎么才能救他们呢?那是子杰魂牵梦绕的一件事情。她明白了自己在那种情况下只能做两件事,一个是坚决不能配合邪恶,因为他们的一切做法都是同宇宙的安排相抵触,都是在败坏宇宙,都是在毁掉宇宙的未来。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最起码的条件也不能助纣为虐呀!所以她坚决的抵制了拘留所对待犯人的许多要求。第二个就是突破万难讲真相,让人三退,让人明白大法好。子杰像第一次进所一样,不穿象征犯人身份的号服。“不穿号服不许吃饭!”一个警察呵斥道。子杰站住了,她严肃的对那个女警说:“这可是你不让我吃饭的。”她说完拿着碗就回宿舍了。子杰这么干脆就走了,那个警察反而愣住了,一会儿她又走到子杰面前说:“今天号服不够了,你算捡个便宜,可以去吃饭了。”子杰没说话,端著碗就去吃饭了。过了不久,那警察就对在押人员说:“法轮功不穿号服就算了。”这样子杰和功友苗培华,在拘留所里就再也没因为穿号服受到什么难为。

子杰和苗培华在拘留所抓紧时间讲真相做三退。有一天,妈妈竟然接到子杰打出来的电话。原来子杰因为没有任何犯罪事实和案情,没有受到严厉的搜身,而且由于子杰的机智,她的手机至今还藏着自己身上。小姨子杰只和母亲说了一句话:“我给你们猜个谜语,一等于二,二等于三,三等于十一。”说完,她就挂了,弄得母亲一点都摸不着头脑。说实在的,我也猜不出小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后来母亲想了半天,以为自己猜出来了,便得意地对宇新说:“我猜出来了,一等于二,就是子杰和苗培华二个人,在里面形成了一个整体。”“嗯,这还算不错。”宇新说。“那二等于三,三等于十一,就是她俩人在拘留所呆了三天,还有十一天就可以自由了。”母亲说。宇新摇著头说:“这你就猜错了,你把我妈的境界也看得太低了!”后来宇新告诉我们,那个谜语其实是她们俩在拘留所里面呆了三天,使拘留所在押人员三退的人数。这使母亲很感动,大法弟子子杰,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以救人为已任的。

一天玉函路派出所的两个警察窜到拘留所,给子杰和苗培华看打算要劳教她们的决定书,并让她们签字,时间是一年零九个月。这样的荒唐事情,可能只有在中国才能出现,什么道理啊?就是在法院说了几句想进去旁听的话就判劳教,哪国哪朝代也没有这么不讲道理啊!而且那个苗培华是连法院大门都还没踏进去呢!听了这个消息,我和母亲都吃了一惊,怎么也不能相信,因为这样的决定实在是太离谱了。子杰和苗培华怎么能在上面签字呢?我们都从心里否定着它们这种无理迫害,但是这个决定还是在我们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中共本来就是一群流氓,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推理它们的。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锺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