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21)

腰包装满论私刑 握别功友鬼域中
张霜颖
【字号】    
   标签: tags: ,

秋莲和张燕的家人,为了自己的亲人能够逃脱劳教的凶险迫害,拚命的给那些警察送钱,她们两人虽然不同意,但也无计可施。可叹的是一个老百姓又能有多少财力呢,到了九月的时候,他们的积蓄就所剩无几了,送钱的数额也就没有那么大了。那些邪恶警察见没有油水可捞,就渐渐地露出了森森的獠牙,对他们被禁锢的亲人毫不手软,刑讯和逼供也就一天天的加重起来。无论警察采取的是什么手段,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千方百计的让她们写保证,因为如果有了保证,既可以对上级塞责,又可以对献上自己全部家当想保全自己亲人的家属有所交待,警察坐收了渔翁之利,又可以卖个人情,真是两全其美。但是,警察的想法其实真是笑话,送钱的亲属就是知道自己的亲人不肯写什么保证才送钱的,要是能够保证不炼,那不早就自由了吗?还用送钱干什么呀!到了这一步,上了当的亲属们也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其实自古以来,做人做正事就是得走正门,走偏门能奏效那就不成为正法修炼了。

秋莲的办案人呢,做的就更绝。等商君再也无力满足他们如饕餮般的欲望时,那些收过礼的警察忽地就一个都不见了,换上了一些生人,说是市里的610要对她从新审理,那钱自然是白送了不说,反而审得更加声色俱厉,结论当然是劳教。商君好不容易见到了妻子,泪水滚滚,但是却再也找不到那些拍著胸脯保证一手交钱,一手放人的警察了。他们当时把钱放入袋子时大包大揽说一定会把他的妻子放出去,商君轻易就相信了。是啊!他们可以随便把人关在这里,当然有权利决定放人,可现在钱都给了,怎么就变卦了呢?他伤心地说:“我一定要找那个大队长,他不放人,就得还给我钱!”其实商君这些气话也只能是说说而已,他向谁去要钱?又有什么证据呢?最后那钱自然是没要到,秋莲和张燕却在中秋节被送去劳教了。唉!作为法轮功家属也真是苦啊,他们深深的理解,对法轮功学员来说修炼有多么的重要,所以也能够理解坚持的意义。可中共治下,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人权保障,看着自己的亲人无缘无故被关押,心痛自是不用说,邪恶的中共警察却又使得他们最终人财尽失。送钱者真是不了解中共是个什么东西,那是杀人不吐骨的恶魔啊!它从来都没有讲过什么信誉,谁相信了它,谁就只好自食苦果了。

骆秀芳同母亲一样,公安找不到一点材料可以把她们治罪。但是就这么放了也不甘心啊,就把她们秘密的关押在转化班,在亲人们眼中,她们就是失踪了。骆秀芳上大学的女儿被“和平奥运”一番折腾,搞得父亲逃亡,母亲被关押,没有办法继续自己的学业,只好辍学四处查访,没想到她还真的找到了在押的母亲。一天,秋莲正在闷坐,窗上忽然探出一个陌生女孩的头来,她悄悄地问:“骆秀芳在吗?”这着实把秋莲吓了一跳。秋莲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就是骆秀芳最挂念的女儿,她连句话也没来得及回,掉头就冲到走廊对面的骆秀芳的房间。“骆秀芳,快!快!!你,你女儿来了!”那紧张和兴奋的样子丝毫不亚于一个虔诚苦修的人突然看见了神迹。也不怪秋莲这么慌张,这个隐秘的转化班是一般人绝对找不到的,就是有人找到了它的位置,也逃不过门口守卫老头的眼睛。那看门老头不但尽职,而且眼神特别好。他很了解中共的意图,如果你是法轮功的家属,他绝对不会让你进来。这孩子怎么找到了这个地方还进来了呢?骆秀芳急急的来到窗口同女儿谈了几句,那小姑娘就急急的溜出去了,那孩子还真有个机灵劲,那看门人竟然还是没看见她。

不过从那天起,那个曾经关押过无数大法弟子的地方就被家属们发现了。母亲的妹妹,也就是我的二姨子玉和姨夫也得知了这个地方,便试探著去看母亲,他们自然是被门口的看门老头档了驾。子玉姨就趴在他的窗台上给他讲真相。“大哥,我们可都是好人啊!就是因为想炼功祛病才被抓进来的。你不是看见我还曾经在这里关了四个月吗?你说像我这么大年纪的人能做什么坏事呀?我可告诉你,法轮功是宇宙大法,你帮他就有福报,你干扰他就会有恶报,你知道前段时间的汶川大地震吧,凡是炼法轮功的人一个都没死,在危难中喊‘法轮大法好’的人都得救了,你说这功得有多大的威力吧!”那老人本来闭目塞听地干着自己的事情,这时他忽然抬起头来问:“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吗?”子玉看到他注意了,就高兴的说:“大哥,我是修佛的人,是不能对别人说假话的。你要是碰到什么大难,喊‘法轮大法好’就会逢凶化吉的。”那老人注视了子玉一会儿,把手里的一只大花猫放在地上,若有所思地说:“你们俩进去吧,领导要是问我,我就说没看见。”

“刘品杰,你妹妹来了!”看门的小警察快乐的喊道。“大姨,您高兴吧!看到您笑成这样,我也打心眼里高兴。”小警察说完就回到办公室去了,看来她是想让姐妹俩能自由自在的说上一会儿话。对于长时间生活在监禁中的母亲来说,在那种环境下能见到外面的亲人,别提有多高兴了。她拉着子玉姨的手说:“时代真是变了,大法弟子几年坚持不懈的讲真相,现在终于看到开花结果了,人们心中的佛性是越来越显露出来了。”母亲把子玉姨带来的食品,如数的分给了功友和警察,大家都为母亲高兴,就像自己的亲人来了一样。母亲后来告诉我,通过了那些天的共同生活,警察和弟子之间的鸿沟越来越浅了,警察们都知道大法是正的,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就是监室的警察也没有谁相信那些转化的鬼话了。

在中秋节的前一天,由于邪恶610再也无法找到迫害骆秀芳和母亲的理由,只好把她们放了。母亲走时,在铁门前同秋莲作别,她紧紧的拥抱着秋莲那在关押中受尽苦难的身体。“秋莲,保重,路不会太长了!”泪在母亲的眼中泛滥起来。“阿姨,我没事,祝贺你回家。”秋莲笑着,那头柔美的长发轻扫著母亲的脸颊。她们相互深沉的点着头,作为告别时郑重的嘱托。当母亲回过头去,看见了站在走廊中间的燕子,她仍然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笑着说:“阿姨,我回去要吃你做的油饼啊!”

就这样经过了痛苦的迫害与关押,母亲又一次回到家里。本以为终于可以自由的生活了,没想到街道与公安的大包围圈早已悄悄地张开,正在家门口等待着苦难的母亲呢。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