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30)

身困牢城不言苦 满怀慈悲救世人
张霜颖

还不满十岁的母亲就给自己拟的作文题曰:“我的理想是作一个真正的人。”“作一个真正的人”从此成了母亲的人生追求。(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拘留所的饭是非常恶劣的,每顿饭都是一碗粘粥和一个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小馒头。但子杰和培华并不觉得苦,她们还在抓紧时间做着她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我觉得,人生活得是否快乐并不在于他有了多少物质和享受,而主要在于人的精神是否感到愉悦。子杰和培华,她们虽然身在牢城,但觉得自己能在宇宙大更新的时期不辜负救世主的嘱托,在世间维护佛法,救度众生,所有身体上受到的苦就不觉得有那么苦了,而时间也一点不觉得难捱,所以她们在那段被剥夺了自由的日子里,还是自我感觉过得很充实的。这些,是那些眼睛盯在钱上,以害人为已任的纳粹610分子无法理解的。人活在世上,有人独善其身,有人逐臭追利,所以种花结果,什么都是自己求来的,其实人就算都站在宝山上,捡拾的可不一定都是珍宝。那些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关头,被提拔到610当官,还觉得自己的仕途美不胜收的人,就是这样一群饮鸠止渴的傻子。

玉函路派出所的那张劳教通知,子杰和小苗虽然没有签字,但是人们还是感到了阴风飒飒,心里都为自己的功友和亲人担心,母亲就同大家商量著去看子杰。拘留所在一般情况是不让家属探视的。但是为了弄钱,拘留所出了一个新规定,就是只要交上150元钱,家属就可以同被拘人员吃一顿中饭,时间是一个小时。4月14日在子杰拘留期还有一天的时候,母亲,弟妹和宇新就去拘留所看子杰,并定了那天的中饭。定饭的人很多,那窗口里的人收了150元的现金,就扔出一个象军大衣钮扣般大的红牌来,拿到牌子,大家就散在门口等候,其实哪是去吃饭呀,不过是来看自己的亲人罢了。

中午11点半左右,大门打开一条缝,人们就鱼贯而入。在院子的东面有一排板房,从外面就看见里边有许多穿蓝色囚服的人,门口还堵着警察,那一定是牢中餐厅了。进了那个餐厅小门就看见在南墙边上的一张桌子旁边,子杰在向大家招手,她是唯一不穿囚服的在押人员。母亲和宇新赶忙走过去,只见那桌上中心是一碗冰凉的鸡蛋汤,围着汤是六个小碟,里面盛有几块黑乎乎的炸肉什么的,那可怜的菜式在外面就是卖二十元也不见得有人买。大家围坐在桌子边,随便夹块东西在嘴里嚼著,就开始不错眼珠的看着子杰,听她讲述她的经历。母亲说,人声熙攘的餐厅里不时听到压抑的哭声,她回过头去,看见别的桌上几个穿囚服的人在对着亲人哭泣。看着子杰坦荡平和的面容,寻常地说着自己在拘留所里劝人三退的故事,大家深深地觉得大法弟子的风范就是不一样啊!

“姐,我那屋里有个人明白了,”子杰隔着桌子向母亲嚷着,“那是一个农村的小姑娘,因打架进来的,她那村官的儿子把她强奸了,她去找那儿子的父母说理,不但说不出理来,还好几次把她抓起来送到拘留所或精神病院。这次她来的时候光哭不说话,后来我才知道了她的事,她说回去就把那村官的儿子杀了,让那坏蛋老子断子绝孙。我好容易劝止了她,我说,人的生命不是谁能说了算的,那坏蛋要是命不该绝,你也杀不死他的,那时你犯了故意杀人罪不是更苦吗?说不定人家更得意了。如果你杀死了他,你能逃过公安的追捕吗?那不是活得更惨?就算你受得了,你的爹妈能受得了吗?你要是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不是更加痛苦吗?如果你能有决心成就自己,那为什么不修炼?修炼是可能洗去一切耻辱和错误,使生命走向更高境界的。”子杰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女孩真是悟性好,从那她就跟我学打坐炼功,现在一打坐,端端正正的可祥和呢!”子杰继续说道:“我和小苗还天天讲真相,人们都能接受我们的道理,那天就有一个警察坐在我的旁边不解的说:‘子杰,我怎么和你这么对眼呢,我看着你真是全身都舒服。’我就告诉她说,那是因为我们炼功人身上的能量在帮你调理身体的缘故啊!我们佛家不是讲度已度人嘛。”子杰告诉我们,有几个警察听了这话,就特别爱坐到弟子身边来,她们都说感到身体很舒服。子杰说:“我这次进拘留所还真是不白来,使那么多人都觉醒了。”

子杰还说:“那些警察几乎对我们都比原来好,尽管我们不穿号服,几乎没有人难为我们,人们对真相怎么那么容易接受呢?看来真是春天到了。”这时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母亲想到警察出示的那张劳教通知书,心里感到有些沉重,她有些忧郁地对子杰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冷的春天啊!这倒春寒也太厉害了。”子杰很美的笑了,说:“虽然有些春寒,可是毕竟到春天了,不管怎么冷,那冰雪都得化。”大家点着头,默默的祝愿著。时间过得真快,一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家同子杰告别,不想谈那些不快的事。子杰说:“明天,拘留就到期了,不管出现什么事,我想大家都能够接受。”宇新和母亲点点头,心里有些发热,真不想面对小姨被劳教的事情。“不会吧,你也没做什么事情,那些610的人不是不知道,真的会一点人味也没有吗?”母亲貌似轻松的说,话语中掩饰不住内心中的一份企盼。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