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下名园之冠 苏州留园

楚天 整理

留园的长廊(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苏州阊门外,坐落这一处精致的园林,即中国四大古典名园之一的留园。留园将以中国古代建筑艺术与山水花木融为一体,园中奇石遍布,配以亭台、古木,十分精巧秀丽,清代学者俞樾在《留园记》中称留园“泉石之胜,华木之美,亭榭之幽深,诚足为吴中名园之冠。”
  
明嘉靖年间,太仆寺少卿徐泰时罢官回到苏州,从此不问户外事,益治园圃。他邀请当时的叠石名人周时臣为其设计建造了一座私家园林,命名东园,宏丽轩举。园内遍植各类松竹花木,有池盈二亩,清涟湛人,其中有一著名的太湖石,名曰“瑞云峰”,相传是北宋花石纲遗物,被认为“妍巧甲于江南”。此石原为湖州董氏所有,后来董徐两家联姻,将“瑞云峰”作为嫁妆送与徐家,徐家将其放置在东园,清乾隆年间移到苏州织造署内。徐泰时去世后,东园渐废。
  
到了200多年后的清嘉庆年间,刘恕在东园的原址上进行修复和改建,并重新命名“寒碧庄”,意为“竹色清寒,波光澄碧”,又名“花步小筑”,俗称“刘园”。刘恕酷爱奇石,所以在园中置奇石十二峰,名奎宿、玉女、箬帽、青芝、累黍、一云、印月、猕猴、鸡冠、指袖、仙掌、干霄,一时传为佳话。园中设有传经堂、卷石山房、明瑟楼、听雨楼、曲溪楼、绿荫、石林小院等诸景。道光三年,此园开放,供大众观赏,一时门庭若市,极为轰动。
  
咸丰时代,时值太平天国战乱,“刘园”也逐渐荒废,到同治12年,此园为常州人,湖北布政使盛康(号旭人)所购得,盛康对其大加修复,并将“刘园”改为“留园”,取“长留天地间”之意。当时园内树木葱郁,花草繁茂,清池流水,奇山异石,亭台典雅,水榭精致,园中各类精致高低错落,比昔日更增雄丽。后来盛康之子盛宣怀流亡日本,园遂衰败。
  
古往今来,留园几度兴废,如今全园分中、东、西、北部四个部分。中部以山水为主,葱郁清幽。中间是一汪清澈明洁的池水,池之北部堆以假山,山上种植花木;山顶有一“可亭”,可观全园;池的南边点缀着古色古香的图案漏窗,可谓别出心裁;池西是一条逶迤曲折的长廊。“涵碧山房”是这里的主要建筑,取朱熹“一水方涵碧,千林已变红”之意,此厅坐南朝北,前面有一露台,比邻荷花池,在此赏荷,犹如舟行池中,别有情趣。
  
东部以建筑为主,参以轩斋,其间奇峰秀石林立,重檐迭楼,曲院回廊,曲折多变,是留园精华所在。其中高深宽敞的主厅“五峰厅”又称楠木厅,有“江南第一大厅”之称,为苏州园林中规模最大的建筑,其名取李白《观庐山五老峰》“庐山东南五老峰,青天秀出金芙蓉”之意,四周环绕着还我读书处、揖峰轩、汲古得绠处、西楼、鹤所等建筑。

东面是鸳鸯厅,又称“林泉耆宿之馆”,由南北两厅组成,北为方梁有雕花,是男主人会客的地方,南为圆梁,无雕花,是女主人会客和男主人听音乐的地方,此厅是古典厅堂建筑的精品,著名的“留园三峰”-冠云、岫云、瑞云三峰位于厅之北部,其中冠云峰为江南园林湖石之最,玲珑剔透。
  
北部遍植各类瓜果花木,还有月季花圃、葡萄藤棚、盆景园,一派田园风光。西部则是山林风光,一座由黄石堆砌的土山,一弯溪水在山下流淌,富有动感,山上枫林繁茂,深秋红霞似锦,“舒啸”、“至乐”二亭点缀其间,充满山林野趣。
  
整个留园贯穿着700米的曲廊,随形而变、顺势而曲、通幽度壑,变化无穷。廊壁嵌有历代著名书法石刻三百多方,其中最有名的是董刻二王帖,为明代嘉靖年间吴江松陵人董汉策所刻。留园有很多独特的花窗,窗橱上雕刻着各种花纹图案,留有宽敞的窗口,使窗外的景物映入室内,犹如图画,给人以窗中有景,景中有窗之感,可谓独具匠心。
  
留园的山水布局宜居宜游,结构精巧严谨,庭院幽深,楼阁错落,疏密有致,对众多建筑再空间上的处理,居苏州诸园之冠,再配以独具风采的奇峰异石,不愧为江南园林艺术的杰出典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国的神话中,东海里有个不见底的“归墟”,大江大海的水都流到那里,中有三座仙山:蓬莱、方丈、瀛洲。仙岛上住着神仙,秦始皇派徐福带三千童男童女去仙岛求取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八仙过海也是去这仙岛。汉武帝仍然向往仙岛和长生不老,他下令在皇宫北面挖了一个大水池,命名为“太液池”。开创了中国皇家园林“一池三仙山”的构思布局,历代相传。
  • 坐落在宽阔的昆明湖上的十七孔桥,整体桥长150米,宽8米,因由17个桥洞组成而得名,是园内最大的一座石桥梁。它西连南湖岛,东接廊如亭,飞跨于东堤和南湖岛之间,不但是前往南湖岛的唯一通道,而且是湖区的一个重要景点。
  • 3月24日晚,在观众热烈的掌声和此起彼伏的“Bravo” (太棒了) 声中,神韵纽约艺术团在柏林弗里德里希城市宫剧场的第二场演出圆满落下了帷幕。神韵艺术团全善、全美的舞台艺术和其演绎的中华神传文化令日尔曼人放下了惯有的矜持,观众们用雷鸣般的掌声来表达对演员的赞叹和感激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