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31)

阴云压城天不仁 眼见亲人入牢笼
张霜颖

父亲给母亲的简陋的生日贺卡(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善良的人是总用好意来推测人的,但中共邪灵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用自己的残暴书写了自己必须被埋葬的历史,当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突然面对穷凶极恶的残酷镇压时,心里都难以置信于中共的残暴。十年来,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让人们认清事实,使人们能够不被这个邪灵拉着一起陪葬。当劳教所、监狱里的暴行被一点点揭露出来,人们惊讶于光鲜外表背面的残暴,也慢慢在事实面前惊醒与觉悟。然而,直到今天,在中国古老的那片土地上,同样的惊天冤案,同样的残暴手段还在一天天的上演。有些恶警,虽然身着戎装,道貌岸然,可心灵早已经异化,完全没有了人的任何道德规范。被610掌控的公安机关,你要是用人理看他们和推测他们,那一定是失望的。

当母亲知道警察给子杰看了劳教书后,她用人的理来想,那是无法相信的,但又无法排除劳教的可能,毕竟现在的中国每天都在发生著不可思议的事情,监狱、劳教所非法关押了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哪一个不是司法冤案啊?所以母亲心里也真有点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十四号晚上,小姨子杰拘留到期的前一天,母亲就在电话里对我唠叨着要去接子杰的事。她说:“那些警察拿出那张劳教通知书也许只是威吓她们一下吧!哪有说句话就劳教的?”我知道母亲的心里很忐忑,其实我何尝不是如此呢。那话,她反复的说着,像是说给自己听,也像是说服自己,使自己确信明天小姨一定会安全回家的。可说的也是实理,说句话就劳教,中共应该还不会疯成那样吧!我也这么想,并从心里为我的小姨能安全回家祈祷。母亲后来告诉我说,她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差,前一天晚上就慌神了,对弟弟那个千叮咛万嘱咐。明早晨,一定早啊,一定要九点前赶到拘留所。哪知他们一行人一大早却被堵在高速公路上,九点是不可能赶到拘留所了。母亲急坏了,不停地抱怨弟弟说:“你快点啊,快点想办法走别的路,九点之前一定要到拘留所,怎么这么点事都做不到!”

好在宇新和她的丈夫先赶到了拘留所,母亲才放心些。那天非常冷,一点也不像四月天,还没起床的时候,就听见外面的狂风恐怖的肆虐著,像一个狂吼的怪兽。好容易弟弟终于把母亲一行人送到拘留所,大家下了车就在阴风的嚎叫声中向拘留所走去。天灰濛濛的,垃圾满天飞,好些垃圾和破塑料袋都被吹上天,挂到树上,特别是拘留所附近的树上竟然有好些黑塑料袋挂在上面,阴森可怕,构成了独特的地狱似的风景。没有人说话,宇新的车已经停在拘留所大门外了,她见了母亲说道:“拘留所的人说还得等一下,他们还没上班呢!”宇新拉开车门,钻进来,冻得脸色铁青。“看来我们能接到子杰了,如果是劳教,不可能现在还没有动静吧!”母亲笑了,她得出了自己认为是正确的结论。

“你们怎么也开车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夫妻俩骑摩托来呢!”母亲对宇新说。“那怎么行啊,还有苗阿姨呢,一辆车可坐不开。”宇新笑起来,“我老公今天表现得挺好,老早就去借车,我表扬他了!”“你表扬他什么?”母亲问。“我说,等我妈到家,就给他包一顿三鲜水饺,让他美美的吃一顿!”宇新的笑声,使大家都忘了天气的寒冷。突然电话铃响了,宇新向大家摆手,是子杰的电话。子杰在电话里说:“你们都来了,辛苦了,我们还在打扫卫生呢,可能今天要晚一些!”宇新忙说:“没事,我们在这儿挺好,你也不用着急。”说完,宇新把电话急急的挂了,她知道,子杰虽然有电话,可是在拘留所内也只能偷偷的打。

阴风阵阵,寒意透过车门丝丝浸入大家的身体,每个人都缩在车里却还是冷不可挡。大家挤在一起说着话,耐心地等著,时不时地看看拘留所的大铁门。有一小群人也守在那大门口,看样子他们也是来接人的,因为没有车可以避风,就更冷了,一个个缩头缩脑的。一会儿,母亲去厕所回来,发现门口等候的人少了许多。“那些人怎么少了呢?”母亲问。宇新不说话,脸色有些沉重。“刚才你去上厕所的时候,放了几个人。”宇新老公幽幽的说。“怎么我们的人不出来呢?”母亲说,但是没有人说话,大家同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但是谁也不想把话说出来。“我们的子杰什么时候放啊?”弟媳忍不住对着那个窗口问。“是办案单位不让放的,说等他们的人来了再说。可能得下午吧!”为什么还要等派出所的人来呢?大家心里都压了一块石头,互相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姨,你饿了吗?吃根火腿肠吧!”宇新说,车里确实有一兜火腿肠,但是没有人去碰它。大家心里的悲哀一点点蔓延开来,每个人都没有心思讲话了,只是盯着门口,固执的企盼着我们的亲人能从门口平安的走出来。等了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谜底终于揭晓了,一辆警车风驰电掣的从远处向着这个空荡荡的拘留所门口驶来。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