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32)

祸国蟊贼无理喻 救民水火天垂怜
张霜颖

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到下午快3点的时候,有一辆警车风驰而至,警察把车停在拘留所南围墙的旁边,就气势汹汹的进到拘留所去了。母亲心里一沉,知道这几个警察是冲着小姨子杰来的,寒冷从外面一下子吹到了大家的心里。大法弟子是敢于面对一切邪恶的,但是即将与亲人分离的悲哀还是无法不让我们悲痛。

人们从那些警察的行动中已经感到了来者不善。母亲和宇新她们都从自己的车中下来,齐聚到拘留所门口。大家谁也没心思讲话,齐齐的向里面张望,每个人的脸也都很严肃。果然,子杰和培华一会儿就被带到了拘留所的传达室里。人们隔着玻璃窗,看见子杰在同一个警察说着什么,那个圆胖的警察在跺脚挥拳,大家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从窗子外面看进去,也可以感觉到警察的愤怒。子杰的态度却一直是平静的,而培华却站在边上,一言不发,后来大家才知道是子杰拒绝警察的照像。母亲说,那时她们的心不住的往下沉,大家都不敢再想,子杰和培华今天还能回到家里吗?

那一伙警察终于挟持着子杰和培华走出来了。“你们回去吧!这些人一定要劳教我们,放心,我们会很快回来的!”子杰说。培华只是对大家笑,抿嘴不说话。母亲她们围上去,围在自己的亲人旁边,宇新看着妈妈,故作轻松的说:“我要是有神力,真想像劫法场一样,把她们劫走。”“那你就不对了。”母亲丢给她一句话,就过去同子杰和培华拥抱。“保重!多保重!!”那些警察吆喝着,推搡著,一付中共对付阶级敌人惯用的那种冷酷无情的嘴脸。子杰和培华被押上警车,一个警察在司机座上忙着什么,押送她们的一男两女三个警察在向母亲这边看,得意洋洋的神态,好像是说:“怎样,不行吧?这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车很傲慢地从大家身边开过去,钻进了阴沉着的天地的怀抱。

“大姨,我们走,我们尽量跟上它,看它们把我们的人弄到哪里去了!”宇新先生提醒大家说。那警车开得好快,很难跟,宇新的先生还勉强跟得上,我弟妹就开得手忙脚乱的,一会儿,就失去了那警车的踪影。到了浆水泉劳教所门前,母亲和弟妹看见了在劳教所门前的宇新,她向院里指了指,母亲看见了停在劳教所院子里的警车,子杰和培华还在车上坐着,等待那些警察办理手续。不一会儿,那警车又从院子开出来,直奔武警医院。母亲说:“这些警察还是要走查体的手续的,虽然那只是个手续而已,但还是要走一下,可是要真查出什么大病来,他们也一样是照送劳教不误。因为,劳教所这块公安自留地,是公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当然是那群纳粹说了算。”

看着警察押著子杰和培华进了医院,母亲对弟妹说:“咱也别跟着那警车跑了,没有什么用的,去吃饭吧!”她们就在一间小餐馆坐下来,餐馆的旁边是万隆超市,不过那个超市已经不那么万隆了,因为它倒闭了,门口正在卖它的积压货呢。弟妹的情绪很低落,她无精打采的要了两碗面条。“你大可以不用这么失落啊,修炼的人碰到点灾难不是什么坏事,古人孟子也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更何况害人者在这个星球上,是从来没有沾过什么便宜的,这可是有案可查的。他们将来受的苦会更大。”母亲那天在餐馆里给弟妹讲了一个修行人受到一伙流氓殴打的事。而几年之后,人们发现,那伙暴徒竟然没有一个人不遭到报应的,他们中有的被判了死刑,有的得了顽疾,总之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说明什么?修行的人是神的爱子,是深深受到神的眷顾的。你凌辱他们,就是对神的羞辱,神佛怎么会认可呢?所以那种人必有恶报!”母亲这样和弟妹一边说着,一边吃着饭。

“更何况现在是末劫啊,宇宙中的生命是怎样的寄希望于大法弟子啊!大法弟子怎么会受那些利欲熏心的纳粹们的任意宰割呢?这其中是有一定原因的,只是时机未到,还没有昭示天下而已。耶稣在临刑的时候曾对那些犹太妇女说:‘不要为我哭泣,为你们的孩子哭泣吧!’就是这个意思啊!”母亲苦笑着继续说,“我们现在也可以对那些还在行恶,却自我感觉良好的恶警说:‘你们如果不能觉悟,那么等待你们的不只是哭泣,那可能是水火煎熬的地狱了。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的子孙,真的要三思而后行啊。’”尽管大法弟子的胸怀是宽广的,但那些纳粹的横行也确实在大家的心中留下了不可抹去的伤痛。早春寒啊!大家清早就出了家门,期盼了一天,到头来小姨和小苗还是眼睁睁地被送到劳教所去了,什么时候真正的春天才会来呢?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