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在时代的脉搏中:校园的怀念

他们宁可建筑一些以“现代”骄人的图书馆、实验室,也不愿让学生有机会坐在浓密的树荫下,望着落英缤纷,笑语人生造化。(clipart.com)

又到开学的季节了,一群群的莘莘学子,在历经几番“征战”,唱完骊歌,就离开了他们相聚几年的同学、老师和学校,奔向另一些不可知的人群和房舍。

然后,有些人就在新的环境、新的聚合中,把之前的一切逐渐模糊、逐渐遗忘;而另一些,却会历久弥殷的怀念著过往,一旦重回校园,就像回到母亲身边的游子那么亲切,那么激动。

为什么,有些能怀念,有些会遗忘?

最能使人永远怀念的,也许就是一片风景宜人,超尘俗,有特色,有诗意的青青校园。

可惜的是,除了极少数的“古老”学校以外,大部分都视之无味,不再令人感到难忘了。

在现代的建筑技术下,一幢幢的高楼大厦,平地而起,迅速落成,挂上牌子,招收学生,找来一批教书的人、办事的人,就是一个所谓学校。也有弦歌,也有书声,就是没有令人怀念的那种味道。

问题所在,恐怕是主持学校的人,虽然懂得行政,懂得教学教法,但却缺乏诗意,不懂得“美”;而只有美,只有诗意,令人怀念。

他们往往是不断花钱,扩充校舍设备,把学校弄成一个钢筋水泥的、方方正正的、枯燥无味的大怪物。他们宁可建筑一些以“现代”骄人的图书馆、实验室,也不愿让学生有机会坐在浓密的树荫下,望着落英缤纷,笑语人生造化。

而我常常在想,没有老树绿荫,算个什么学校?没有十年树木,怎能百年树人?

十年树木,就是百年树人的最佳启示,要有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胸襟,才是真正的教育工作者,要能广植青青校树,才能蔚成气象,涤尽尘嚣,培育出宁静致远的青年人。

美化校园,让校园有诗意,可怀念,绝不是种种花圃,养些草坪,修剪几块丑陋的灌木丛所能办到的;一定要让校园里,有大树,有浓荫,树荫里有蝉鸣,有鸟噪,有书声,这个校园,才可怀念,才能难忘。

而这一切,不能立竿见影,不会一蹴而几,绝不是一些急功近利、五日京兆的教育工作者所能做的、所愿做的。那么应该由谁来做?@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