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传入台湾的历史概述

杨佩璇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0日讯】早期西洋音乐传入台湾与传入中国大陆的情形,基本上是一样的,主要是由天主教或基督教传教士带来的。

清代光绪年间,台湾北部和南部的基督教会里,有几位传教士及他们的眷属善长钢琴,配合传教工作,开始介绍西洋音乐。当时主要有原属于英国长老会的台南教会自1865年起在南部宣教,属于加拿大长老会的淡水教会自1872年起在北部宣教,于是弹奏风琴或钢琴的风气开始在台湾兴起。由于这些传教士热心的提倡西洋音乐,所以今天台湾老一辈的音乐家多与教会有密切关系。

在马关条约的签订之下,台湾自公元1895年至1945年接受日本统治长达五十一年,因此台湾早期专业音乐家,几乎全部都是赴日深造,在日本接受西洋音乐的训练,重要的有张福星(1888-1954)、柯丁丑(1889-1979)、李志传(1902-1976)等为台湾新音乐的第一代音乐家。

由于1919、1922年台湾总督府所公布修订的“台湾教育令”暨其“日台共学”的教育主张,促使更多以音乐为志愿的青年,无论出身于教会学校、师范学校或公学校,都纷纷前往日本接受音乐专门教育。在这样的政策驱使下,林秋锦(1909-2000)、江文也(1910-1983)、陈泗治(1911- 1992)、高慈美(1914-2004)、张彩湘(1915-1991)、吕泉生(1916-2008)、郭芝苑(1921-)等人,亦相继成为台湾第二代的新音乐家。
  
自1945年光复后,台湾在音乐教育方面,中国大陆五四运动时代的“学堂乐歌”,开始在台湾的学校里传唱起来;“国乐”亦于此时从中国大陆传入台湾乐坛。到了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早期由于“动员戡乱法”,两岸仍属于敌对状态,大陆如:国乐(又称民乐)并未在台湾流行,当时台湾的作曲家有高子铭、王沛纶、董榕森等等,其中如:王沛纶的‘城市歌声’、董榕森的‘踏青’等二胡独奏曲皆采用钢琴伴奏。直至1985年两岸解严,大陆国乐正式进入台湾,而有关钢琴方面的各种音乐也相继被台湾乐坛所接纳。@*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钢琴经利玛窦、毕方济等传教士由明代传入后,长期被保存在宫廷中,成为帝王的珍藏宝物,民间鲜有机会听到演奏,也没有推广到社会各阶层
  • 新发现的两份钢琴琴谱、专家几乎确定是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作品,今天在莫札特故乡奥地利萨尔斯堡(Salzburg)公开演奏。
  • 奥地利的莫札特研究机构表示,他们从馆藏中新确认出两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早年的作品,并于星期日(8月2日)以古钢琴演奏,让莫札特的乐迷们一饱耳福。
  • (中央社记者陈淑芬台北30日电)为筹募“身心障碍者职能训练计划”经费,伊甸基金会将邀请台湾视障音乐家许哲诚及韩国“四指钢琴家”李喜芽推出“给生命的一个支点,爱的相对论”公益音乐会。
  • (大纪元记者郑宜芬台北采报导)台湾视障钢琴家许哲诚24日在伊甸基金会的邀请下,与韩国四指钢琴天使李喜芽四手连弹,举办“给生命一个支点”巡回音乐会,替身心障碍朋友打气的同时,鼓励大家欣赏音乐会支持公益。

  • 费城交响乐团将于7月28、29和30日,在曼恩表演艺术中心(Mann Center)举办三场音乐演奏会。演出由指挥家罗森‧米兰诺夫、胡安久‧门纳和约翰‧艾克索罗指挥,将有女高音安吉拉‧布朗的独唱、小提琴家朱丽叶‧康和钢琴家赫比‧汉考克和郎朗的演奏。
  • 胡安‧卡洛斯‧希亚叶亚的谈话开门见山,他最有感于演出中的音乐:“没想到中国的古典音乐文化有着如此高的水平,这让我非常惊讶。我是教授音乐的老师,我知道一位音乐大师,比塔格拉斯(Pitagoras)是音乐这门科学的创始人,他就曾经和中国人学习过。中国这个民族一向是一个非常理性非常智慧的民族。但是当我听到晚会现场的音乐时,我仍然感到激动,神韵这样的团体能来这里真是太好了,把中国的古典文化传递给我们。作为音乐家,我认为这是非常珍贵的一场晚会,是激发我灵感的源泉,就我所使用的乐器音响应该模仿今天晚会中的音乐。同时,对于舞蹈和歌曲的歌词我有着同样的评价,这些歌曲的填词我认为非常好的配合并帮助音乐本身发挥光芒,使得音乐更能深入人心。”
  • 普池先生对晚会的水准赞叹不已,“整场晚会的相互配合非常的精准,没有任何一处瑕癖,挑不出任何毛病。非常的完美,非常有水准,非常非常的好。能看得出是一场国际水平的演出,准备非常充分,非常好。”“他们(舞蹈演员们)的身体都非常的强壮,非常让人震惊。但是我最喜欢的二胡的表演,也许因为我是搞音乐的吧。”
  • 斯洛尼女士对神韵歌唱家、乐器演奏家和舞蹈演员赞赏不已,“那位钢琴家的伴奏非常出色,让我想起我的阿姨;还有就是那三名美声歌唱家,他们内在的力量充满着整个剧场,甚至都不需要麦克风了;还有二胡演奏我也非常喜欢;还有舞蹈演员们,用他们完美的微笑牵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西方的舞蹈演员基本上都不笑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