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34)

制造车祸欲夺命 阴司拒收大法人
张霜颖

父亲给母亲的简陋的生日贺卡(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前面讲过的田尚珍在劳教所被打了不明药物以后,就糊涂了。劳教期满后,她从牢中出来,恢复了炼功学法,头脑渐渐清醒了,她想起了自已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向众生讲清真相,就一刻不停的做起来了。她自己过去曾是老共产党员,丈夫是部队的高官,自然十分关心那些在部队和公安系统工作的旧识亲朋,她觉得这些人受害最深,最需要听真相,所以就隔三差五的到610和派出所去送材料、聊聊坐坐。对于这样一个“固执的老太太”,六一零的人虽然也是威胁、抄家、绑架的对她,但是田尚珍却一点也不受影响,久而久之,其中有些人也转变了态度。可是610毕竟是和法轮功“战斗”的前沿阵地,那些视此为升官桥梁的头目们,思想中对法轮功的仇视已经是根深蒂固,一门心思的要给中共做殉葬品了。俗话说一正压百邪,面对大法弟子光芒万丈的正念,这些邪念无异于自取灭亡,这些人头脑中的业力听到真相就瑟缩发抖,人就会感到万分难受。脑中充满业力的人没有能力分清哪些是业力,哪些是自己,他们把那些拉着自己走向毁灭的业力当成了真正的自己,所以他们对田尚珍的讲真相是恨之入骨。

赶巧有一天,田尚珍去610讲真相时把自己随身的笔记本落在他们办公室了,那是她的劝退记录,上面还有几十个人名没有发表呢,田尚珍可惜的不得了,想着一定要去要回来。“你把这样的东西掉在了610,就别去要了,一是那些人绝不会给你的,因为这种事就是他们要探查的目标;另一方面那些人心狠手辣,你这样送上门去,谁知道他们会起什么坏念头呢。”功友使劲劝她,但田尚珍就是不听,还坚持说:“他们一直对我挺好的,我刚问了,那个女的说,明天就给我。”人们苦笑,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使田尚珍明白610就是千万大法弟子遭受非人虐待和悲惨迫害的根源。他们天天和法轮功学员接触,却仍旧做着迫害无辜的事情,稍有良心的早就赶快调走,离开这个黑窝了,还在乐此不疲干着的人,他们头脑中的善念是很难被唤醒的。果然不久,一伙公安气势汹汹的来到田尚珍家,扬言要抄家,田尚珍不气不恼,热情的招待他们,还削苹果给他们吃,但是她的态度却是极其认真的,不准警察动自己的东西。看到这个八十岁的老太太那种坚决的态度,那些人最终也没有下得了手。

第二天,田尚珍照旧推著车子准备出去讲真相,刚出门,一辆汽车就疯了似的向她冲过来,看准了她就直直撞到她身上。车里的人见她被撞倒后,马上又发动车准备立刻逃走,没成想被干休所的战士拦住了。田老太太在干休所里住了好些年了,平日里经常给战士们讲真相,那些小伙子们都认识她,也都深知田尚珍是个好人。今天,这个院里远近闻名的大好人不但遭此横祸,那肇事司机还想逃逸,小伙子们哪能允许?他们当场拦住了那个司机。大家七手八脚的赶快送老太太去医院,剩下的人有的就抓紧联系交警,有的看着肇事者,不允许他离开。田尚珍被撞得非常严重,只说了一句话就昏迷了。她昏迷前只想到了那个撞她的人,说了一句战士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话,“不要难为他,放他走吧。”她这话是对那几个看管着司机的战士们说的,希望他们放了那个肇事的司机。

田尚珍说完就昏迷过去,被送到医院后,经过医生诊断,田尚珍被轧断了七根肋骨,头被撞裂了一个大口子,缝了二十多针。可是令人惊奇的是田尚珍这个八十岁,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居然在一个小时后苏醒了。她一睁眼,看到了那个坐在她身边的肇事者,她惋惜的说:“呀,怎么会是你!”原来,那肇事者居然是一个刑警,而且就是昨天来抄家的其中一人,是老田把一个削好的苹果塞到手里的人,所以田尚珍一下子就认出他了。没想到只相隔一天,他竟然开车撞了田尚珍,而且撞的这么狠,如果不是炼功人,这么大年纪还不给撞死了?!这是为什么?这让单纯善良的田尚珍百思不得其解。平日只知道讲真相,什么也不计较的她,看到那警察羞愧的面容,慢慢的明白了一些,他们原来就是想置我于死地啊!田尚珍的心一阵绞痛,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这些做着伤天害理的事而不自知的愚昧的人们。“小伙子,你怎么可以干这事呢?”田尚珍拉着他的手痛心地说。那人低垂著头,诚恳地说:“阿姨,我错了!我以后不再干那事了!我听你的。”田尚珍不顾战士和家人朋友的反对,恳求交警不要处罚那个肇事者,安静的放他走了。

功友们陆陆续续都知道了田尚珍被撞伤的消息,心里都非常担心,母亲也很想去看她,但是想到身后那些跟踪者,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田老太太好像知道母亲的心思似的,半个月后,身体康复了的田尚珍就来母亲家了。只见她面色红润,一付神清气爽的样子,令母亲不禁有些惊讶。她对母亲叙述了她在医院的经历:有一天,四个警察来到医院,找到田尚珍的主治大夫说:“这老太太是装的,得让她回家,不能留在医院里!”田老太太的主治大夫一听警察这种无理要求,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他毫不客气的指著那断了七根肋骨的X光片斥责警察说:“你们难道是医生吗?如果这也能装,那你们来装装我看,你能照出这样的片子来吗?”其实,这案子再简单不过了,这不就是明显的谋杀吗?可是因为与警察有关系,也就没人敢管了,当然也和田老太太有关系,她和那个撞人的警察讲了很久,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再干坏事了,那人答应了,田老太太就一副心事了了的样子,一点也不追究了。不管怎样,田尚珍终于明白了功友们当时的担心,她说:“我以后不去610了,我到别处讲真相吧!他们都想撞死我,真是不可救药了。”不过,这件事也让田老太太有意外之喜,她不但在半个月内完全恢复了健康,而且原来因风湿而变形的关节都变得正常了,手和腿都变得直直的,她精神焕发的说:“那些人想撞死我,却把我撞得更漂亮了。”

说起这件事情来,是因为在我父亲被邪恶庭审时,田尚珍也去了法院,因为她想告诉人们大法好,想告诉人们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当别人想置自己于死地的时候,自己不但没有被轧死,反而不到半个月就断骨复元,而且还出现了奇迹,全身变形的关节恢复了正常,身体更健康更年轻了。父亲是3月31日非法庭审,田老太太是3月1日被撞昏迷,她头上的缝针还历历在目,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个八十岁高龄的老太太能恢复到这个样子,难道不正说明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吗?没想到想进去旁听的田尚珍又被抓起来了。因为在法院门口埋伏的都是610和便衣,就是他们一手策划了田尚珍的撞人案,他们听到这话当然十分恼火,就七手八脚的把她塞到警车里。

写到这儿,我就想到了处于磨难中的无数大法弟子,包括现在的父亲、母亲和我。中共对大法的打压即将走过第十个年头了,那些一意孤行做坏事的人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但结果是什么呢?只能是赔掉了他们自己的江山,也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而大法弟子呢?得到的却是金光灿灿的永恒。就像田尚珍一样,如果没有警察那种最卑劣的迫害,怎么能够显示出法轮功的神奇呢?怎么能够让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这么坚强与神勇呢?人间有句俗话说,吃亏是福,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可是中国纳粹组织610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简直是打一巴掌给一座金山。你看他们有多“厚道”啊!他们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在“成就”大法弟子啊!但是,这也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啊!有哪个法轮功学员愿意面对这样的结果呢?十年了,法轮功学员受尽了魔难,天天都在呼吁停止迫害,是为了自己吗?不是,更多的,我们是为了世人的觉醒,为了所有人的最终归途与生命。然而,机会一再失去,现在还双手紧抱邪灵,一心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可怜生命,你们为什么不悟,为什么非要一意孤行啊!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